小說書籍資料

天之弱1 《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天ノ弱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原作:164/作者:柄本和昭
  • 插畫: 鳥越タクミ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許昆暉
  • 出版日期:2014/6/5
  • ISBN: 471-094-554-353-6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首刷限定版:隨書附錄「誠實面對自已實景立牌」》
因為中學時代一場憾事而陷入孤獨封閉世界的天野悠,原本以為自己會永遠形單影隻地活下去,然而在邂逅到同樣愛好音樂的夥伴及一位少女後,他的人生徹底改變了。
只可惜美好的未來並沒有就此展開,那位少女在成為他的女友之後某天突然音訊全無,令悠幾乎要發瘋。而這時現身拯救他的,卻是另一位行動神祕且愛說反話的調皮女孩……(2014年6月5日上市)
相關資訊
1. 虛與我

與奏的邂逅,是發生在殘暑依舊逼人的九月尾聲。

我喜歡音樂。
在即將上台現場演出前,天野悠瞪著後台化妝間的鏡子,習慣性地在心底對自己說。
我的人生只有音樂。把音樂拿掉就是個空殼子。空洞的心只有虛無,冰冷的風將一吹而穿。
為了填補這個空洞,我非喜歡音樂不可。
「怎麼啦,你還在緊張啊?」
在一旁上妝的樂團同伴對我出聲道。
這才讓我頓時回過神。
「不,沒有啦……」
「真的嗎?你每次口頭上都是這麼回答,但上了台膝蓋卻會發抖呢。」
「……老實說,或許是有點緊張吧。」
「喂喂,主唱要是聲音出不來的話表演不就完蛋了嗎。MC(饒舌者)的部分也是你負責。爭氣點。」
「啊,嗯。總之這是我想好的內容,你覺得呢?」
取出寫有MC歌詞的筆記,悠試圖徵詢同伴的意見,但對方正專心一意地化妝,根本沒空理會自己。
「……唉。」
悠嘆了口氣,重新檢視鏡中的自己。
映照在鏡子裡的悠,到了今年春天才剛滿廿一歲,是個毫不起眼的青年。頸部髮際自然留長的棕髮,配上好像營養不良的消瘦下顎。
因此自己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表演結束後的慶功宴就算想點啤酒,也經常被店員投以狐疑的目光。
悠認為,自己除了音樂以外就一無所有了。運動神經劣於常人,而學業也是好不容易才擠進三流大學的程度。
最致命的一點則是缺乏與人相處的能力。跟初次碰面的對象說話,悠就會緊張到聲音發抖,即便是透過郵件或SNS(社群網站服務)溝通也一樣。不論是多麼枝微末節的事光是要思考郵件的內文就會使自己心情沉重,煩惱的結果就是放著不管,最後心情低落到極點的情形可說是屢見不鮮。
也因為如此,說起悠的朋友,除了樂團同伴以外的就屈指可數了。
理所當然地自己也沒女朋友。
不過悠卻不會沒事就咒罵『現充爆炸吧』,或朝擦身而過的牽手情侶背後發出詛咒,自己就像潛入深海的魚一樣,平凡而不起眼地安靜呼吸著。
這就是,被世界所淡忘的天野悠其人其事。
對悠來說,唯一會令自己感到快樂的,就是從兩年前開始的樂團活動了。
樂團成員包括悠在內共有四人。其餘三人為團長一樹,鼓手康司,以及鍵盤手阿噤。
一樹與康司是在悠大一的秋天,透過大學同學介紹認識的。起初是因為他們預定要參加校慶表演的團體臨時缺人,不知為何就找上悠了。
「你是大一的天野悠吧?」
在風吹枯枝告知冬季來訪的十月末某日,第五堂的『經濟學概論』結束後,正打算返回公寓的悠,被冷不防冒出來的雙人組叫住了。
兩個都是生面孔,從言行舉止來猜應該是學長吧。
右側那個男的可能是帶頭的,身高比一百七十公分的悠還高一個頭,雙肩寬闊魁梧。配上他所穿的黑色皮衣,散發出一種無言的威嚇感。
另一人則是頭髮染成紅色,半邊眼睛被頭髮擋住的視覺系。
使人印象深刻的雙人組,悠才剛看到腿就軟了。
「呃……有事嗎?」
悠低聲地問,同時為了尋找逃跑路線而左顧右盼。這種怯生生的舉動,簡直就像誤踏陷阱的小兔子。
然而悠卻無處可逃。兩名男子瞬間分成左右兩邊,以包圍的方式從悠的兩側接近。
悠的心跳速度加快。難不成當了大學生還會被人恐嚇?自己的錢包裡可是沒幾個錢。
正當自己在妄想的時候,已來到跟前的帶頭男子,突然對悠低下頭。
「不好意思突然打攪你,你可以幫我們一個忙嗎?」
對方這麼說完,將束手無策的目光投向悠。
「……嘎?」
這意外的發展讓悠的脈搏速度恢復正常,不過這下子又換成聲帶出現異常了。平常根本不會使用的高音,從悠的口中衝了出去。
「喔喔……」
聽到悠這麼發音的雙人組,不知為何開始竊竊私語起來。兩人迅速交換過視線後,輪流讚許地點著頭。
「你的音質很不賴啊。果然我的眼光不會錯。」
「實際上,挺棒的。」
表示同意的那位視覺系,仔細看雖然妝畫得很濃,但五官卻長得頗純樸親切。
「呃,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還沒有自我介紹啊,我們是這所大學的樂團【半球(Hemisphere)】裡的成員。」
「【半球】?」
悠根本沒聽說過這個樂團。在社團招收新生的時期,悠因為討厭混雜在校園裡滿滿的人群中,於是幾乎都躲在公寓裡,不知道對方也是無可厚非的。
「……找我有什麼事嗎?」
「想拉你進我們的團。實際上我們的主唱,在打工時受傷,腿骨折住院了。距離校慶只剩下三個禮拜。可能的對象都找過了,已經沒有其他候補人選。」
「這、這種要求讓我很困擾啊。」
這突如其來的請託讓悠感到很迷惘。跟完全陌生的樂團成員臨時登上校慶的舞台表演,對內心的負荷未免太沉重了。
悠模稜兩可地搖搖頭打算逃離現場,但對方卻拚命糾纏不放,根本不肯放人走。
「拜託你。正如你所知,我們今年就要畢業了,最後一次的演唱務必要成功才行。」
帶頭的那位學長對悠雙手合掌拜了又拜,個性軟弱的悠也無法強硬地拒絕對方。
「可是,突然叫別人當主唱也太……我又不知道你們的曲子,能不能學會也是個問題。」
「我知道這對你來說是強人所難。不過,能請你至少先聽我們說明嗎?」
兩人輪番懇求自己,還把悠拉進了附近的咖啡廳。
「你喝咖啡吧?麻煩三杯調豆咖啡。」
帶頭的學長沒問悠的意見就對打工女服務生點了飲料,接著才正式自我介紹。
「我叫神代一樹,是樂團的貝斯手。叫我一樹就可以了。」
五官雖然長得強悍,但性格卻意外地率真。接著一樹指向旁邊那位視覺系。
「這傢伙是樂團的鼓手康司。唸法不是在「康」發重音而是把「康」拉長啊。如果弄錯了他會恨你,當心點。」
「請多指教。」
康司雖然沉默寡言,不過這似乎正代表他很堅持個人原則。他手上那精心設計的銀色十字架指甲彩繪顯得很耀眼。
「我叫天野悠。」
「這我已經知道了。」
一樹咧嘴笑道,隨即追根究柢地問下去。
「你很有才華啊。怎麼樣,對樂團活動感興趣嗎?」
「呃……」
「剛才也說過了,我們的主唱住院陷入危機。你就行行好嘛。」
一樹開始熱心地勸說悠。儘管悠沒有經驗,不過這跟平常社團拉新生的光景是一樣的。例如自己的樂團活動有多好玩,對大學文化的發展有多大的助益等,一樹喋喋不休地持續說著。
悠剛開始也被一樹的口才所折服,明白對方不是壞人後內心的緊張感也逐漸解除了。
再加上又擁有音樂這個共通的喜好,很意外地沒多久雙方就熟稔起來。
「不過,為什麼會找上我呢?」
等一樹的音樂理論告一段落後悠鼓起勇氣這麼問,原來是跟自己念同一間大學的高中同學,想起悠在高中時加入過輕音樂社才幫忙介紹的。
雖說自己加入過輕音樂社,但那個社團人數不足根本沒什麼像樣的活動。而且因為中學時代發生過的某些事,悠待在休社狀態的社團還比較開心。
然而私底下悠還是沒放棄彈吉他與作詞的活動,放學後經常到學校附近的河灘上獨自彈奏著自己作的曲子。
這並非為了在別人面前表演,不過這種行為好像還是被同學目睹到了。
上了大學以後悠還是低調地持續練習,只是沒想到今天竟然會遇到這種機會。
「我們的曲子已經準備好了。接下來只要找到主唱就能設法度過難關。樂團已經通知校慶籌備委員會表演的事,如果這時突然撒手就會讓節目表開天窗。更嚴重的是對滿心期待的客人會很不好意思。」
被拉進咖啡廳兩小時後,在雙手撐著餐桌不停低頭的一樹熱情勸說下,悠終於點頭同意了。
然而,不知為何就在那一刻,悠說了句自己連想都沒想過的話。
「我明白了。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你儘管說吧。」
「至少要讓我要唱一首我自己創作的曲子。」
雖然明知一樹他們陷入了束手無策的窘境,但悠仍然覺得,平白無故接受他們的要求讓人有點不太痛快。
對於這種不像自己平日風格的發言,悠是如此說服自己的。
「喂,你說呢?」
一樹與康司兩人交頭接耳地討論著,但似乎很快就明白他們沒有選擇的餘地。
「我知道了。如果你覺得這樣就可以,其實並不難辦。」
「挺棒的,就這樣吧。」
兩人站起身,交互與悠握手致意。
悠也畏畏縮縮地回應他們。
「那麼以後就請多多指教。」
「對了對了。我對你也有項要求。」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