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惡狼難馴!?
  • 原文書名: オオカミは懷かない!?
  • 集數: 第0集
  • 作者:原作:高崎とおる 作者:黑川 実
  • 插畫: 武藤此史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許昆暉
  • 出版日期:2010/2/11
  • ISBN: 978-986-10-5112-3
  • 新台幣售價:200 元
內容簡介
夭折的女學生幽靈(?)與勇太約會!?(Strawberry Time)。前往海邊短程旅行的日奈等人被住在廢棄飯店裡的「思念體」耍得團團轉(回憶中的迷途孩子)。檸檬在SPA中心被偷走了重要的耳環後赤裸展開大追捕行動!(亞麻色頭髮的少女)。詭計多端的和臣在聖誕夜的企圖與驚人的告白真相為何?(──一個都不放過──)……以傳說中能實現人們願望的土地「宵見里」為舞台,每回當主日奈及其身邊的固定班底都大為活躍──讓人期待已久的短篇集堂堂登場!! (2010年2月11日上市)
相關資訊
Strawberry Time

夜深了,下弦月高掛在空中,隱約照出昏暗的舊校舍輪廓。
藍色帆布覆蓋於建築物老朽的外牆上。在白天的日光中只會覺得這裡是即將被拆除的廢墟,但如今在月色下浮現的美麗影子卻讓我覺得感覺充滿了夢幻氣息。
一位少女以這異樣的建築物剪影為背景佇立著。
潔白的水手服包裹著她那纖細的身軀,編成辮子的美麗長髮垂在肩旁,少女亦散發著令人恍惚的如夢似幻氣氛。
低垂的頭部與視線加上看似寂寞的表情,完全嗅不到半點對他人的惡意或敵意。輕輕掛在少女鼻樑上的膠框眼鏡後方還透出一雙不停眨動的柔弱雙眸。
然而儘管現在是五月,在夜半時分的宵見里中,穿著短袖上衣在外遊蕩難保不會著涼受凍。
但仔細一瞧,可以發現少女的腳尖離底下的草地略微浮起了三公分左右。
在昏暗的夜色下,只有少女的身影浮現出朦朧的白色這點也很異常。恐怕我眼前所見的,就是在學期間夭折的女學生所遺留下之思念──也就是所謂的「思念體」吧。
由於思念太過強烈所以才會被宵見里這塊土地所束縛。世間又通常將之稱為『幽靈』。
「……喂,勇太,你不會覺得對方完全沒有『邪惡』或『威脅』嗎?」
聽見呼喚我名字的說話聲後我將目光從白皙少女身上移開,打量就站在我身旁的日奈側臉。
「看起來像是無傷大雅的嫻靜少女沒錯,但誰也不能保證吧?」
「嗯,既然會在半夜於學園現身,至少不是什麼普通人類……」
日奈腳踩在草坪上、雙手交叉在胸口前,念念有詞地回答道。
她身上這襲以黑與紅色為基調的套裝,是十年前就開始使用的本校高中部女生制服。我覺得比起白裝束或巫女公主的正式裝扮,這套制服更適合日奈。
她那直挺的背脊與暗夜中依然亮眼的側面充滿了領導者的威嚴……雖然這是我單純的感想,但也可能是身為『守護者』的一種自賣自誇吧。
「……吶,日奈,在接觸對方前要不要先變身為狼呢?」
檸檬小心翼翼地問道。日奈聽了後則緩緩地搖著頭。
「沒有必要。就算勇太或檸檬不變身,只要我上去威脅對方幾句,對方應該就會哭著消失了吧?」
「此話當真?」
「……什麼嘛,勇太你有意見嗎?掌握那個女孩的心靈創傷簡直是輕而易舉,我想我一定可以挖掘出她的隱私。只要是普通人類,不,就算不是普通人也行,我都可以讓對方變成喪家之犬、毫無鬥志。」
日奈得意洋洋地說道。
諏訪部的力量確實有這種效果沒錯。只要能以「說服」消減那些太過強大的思念,思念體就會兵不血刃地主動離去。
不過,日奈本身的實力真的有到她自誇的這種程度嗎?
基本上比起尋找他人的弱點,日奈似乎更為擅長發掘他人的長處。當然,面對我的時候就完全不是這樣了。
「我會緊迫逼人到對方完全不敢對我起敵意為止。」
「妳是剛從哪個戰場回來的嗎……」
「哥哥也說過,讓對方心處劣勢並屈服才是最有效的!」
「日奈,關於人際關係妳最好不要以和臣為榜樣,那樣會使妳的人性蕩然無存喔。」
「勇太你這傢伙,對我哥哥有什麼意見嗎!?」
光是把我歷來對和臣的不滿與怨言說一遍給她聽天應該就亮了吧。
當我腦中正在尋找對當主家長公子合適的咒罵之詞時,檸檬用指尖戳了戳我的側腰。
順著她的手指方向,我發現那位白色水手服少女正抬起頭,目不轉睛地凝視我。
在眼鏡後方閃閃發亮的那對瞳孔,此刻也漸漸露出了鮮血般的赤色。
我趕緊向前擺出應戰態勢,並將檸檬與日奈擋在身後。
原本失魂落魄望著我的白皙少女,這時卻突然眉頭深鎖、濕了目眶。
唉──接著對方唇間又嘆出一口深長的氣。
『──竟然犧牲自己充當情人的擋箭牌……』
「……嘎?」
白皙少女再度長嘆了一聲,隨後便轉身背對我們三人。
她迅速反仰身子對著星空,以雙手抵住嘴邊、比出大聲公的手勢──大喊道。

『……人家也好想談戀愛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凌晨兩點響徹舊校舍中庭的慘叫──不,正確地說這不是「慘叫」,而是一種幾乎可直達腦門的魔音,或許也可稱之為思念波吧?
檸檬似乎也因為這穿腦的魔音而頭昏眼花。
「……勇太。」
日奈眨了眨猶如貓咪般的大眼睛後,對我微微蹙起眉。
「ㄌ一ㄢˋㄞˋ……她剛才是說戀愛沒錯吧?就是交往或戀情的那個意思?」
「應該吧。她的心願可能與初戀、戀人、風流韻事、男女朋友之類的有關。」
「……原來如此。那,勇太,這事就交給你囉。」
「喂喂!等一下。妳剛才的自信到哪去了?妳不是保證可以說服對方嗎?」
「我改變主意了,還是交給你吧。」
「什麼!跟戀愛有關的問題我也不擅長處理啊。」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不過,當主人有困擾時身為奴僕的不是應該捨身相救嗎!?」
「奴僕!?雖然這是實話,但也不要在本人面前大剌剌地說出口吧,會讓我心靈受打擊的!話說回來,妳只是想逃避而已,這哪算什麼困擾!?」
「既然你討厭奴僕這兩個字我就用小狗狗來稱呼你吧!都已經是高中生了,對這種與戀愛相關的問題還不知該怎麼處理,不覺得很丟臉嗎!」
「既然如此,就請身為主人的妳對身為奴僕的我先示範一遍。為了不讓我丟臉,請妳說明一下嘔心瀝血的戀愛究竟是怎麼回事。唔……好痛好痛,別踢我啦!」
對我與日奈這種小學生等級的吵架,檸檬淡淡地插了一句。
「看吧,我就覺得你們每天都相處得很開心。」
「……我現在可是被主人施予沒天良的暴力行為耶?」
我先是對檸檬提出不得不的抗議,接著才轉向那位白皙的少女。

──今晚我們的『輪值』工作就是要完成她的願望,讓她能從宵見里這塊土地的束縛解放出來並獲得淨化。

* * *

在我們就讀的私立宵森學園中,所謂的『舊校舍』即是指默默聳立於校地角落、被群櫻隱蔽起來的這些古老木造建築物。
由於設備逐日老朽加上遭凶惡的野狗盤據,所以這些舊校舍已被列入逐一拆毀的計畫。然而,自從上個月的「事件」發生後,拆除行動又面臨了停工的危機。
諏訪部本家擔心,如果繼續進行工地的作業,可能得承受不知會挖掘出「什麼」的強大風險。
諏訪部不但是學園法律上的經營者,也是這塊宵見里的守護者。
所以,這塊土地上沒有人敢違抗諏訪部當主所下達的命令。
至於同時浮上檯面的處理方式,則是由夜間擔任『輪值』工作的有志之士們所提議的『舊校舍重新調查與淨化』計畫。
「……勇太,在舊校舍中可能封印著連過去『輪值』前輩們都無法處理的凶惡思念體唷。」
就在大約一個禮拜前的中午,日奈以嚴肅地表情瞪著我表示道。
日奈是統治宵見里的諏訪部家下任當主,至於我則是侍奉諏訪部的山神家嫡子,也是貼身保護日奈的『守護者』,因此,上述對話本身並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如果不是神情緊張的日奈膝頭上還擱著五顏六色的手製便當,那剛才那段也不過是護衛宵見里的這對主僕間認真對話罷了……
我侍奉的這位「主子」只要是天氣好的日子就必定會來到屋頂上享用午餐,而且還命令我必須隨侍在側。
襲來頂樓的強風吹亂了日奈的長髮,只見她似乎很舒服地瞇起眼睛。
「摧毀舊校舍後會引發什麼樣的危險其實我們也無法確定,所以,必須在繼續動工前先徹底調查一番才行。」
只要一想到這間學園每逢夜半都會化為異世界的特殊環境,就無法對日奈的提議視為杞人憂天並一笑置之。
超乎常識的現象接二連三出現──這所宵森學園就是如此奇特的場所。
不過對當時的我而言,比起舊校舍難以捉摸的潛在威脅,日奈那不知為何突發奇想親手製作的便當反而更吸引我的注意。
略微燒焦的煎蛋加上只有四根爪子的章魚形香腸、外觀歪歪扭扭的飯糰。我雖然很想抱怨,但還是只能以悠然的表情誇獎「味道還不錯」。
──如果當時的自己出現於現在的自己面前,我一定會使盡全身之力把當時的自己踹到再也爬不起來為止吧!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