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惡狼難馴!?
  • 原文書名: オオカミは懷かない!?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原作:高崎とおる 作者:黑川 実
  • 插畫: 武藤此史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杜信彰
  • 出版日期:2008/4/17
  • ISBN: 978-986-10-1707-5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我的任務是保護諏訪部一族的公主‧同時亦是我兒時玩伴的諏訪部日奈。然而身為當事人的公主殿下卻不肯乖乖接受我的保護,不但無視我的存在擅自行動,還會主動一頭栽進麻煩當中,每次開口就只會拋出一句「勇太,給我趴下!」││哇咧,日奈妳這八婆!真當我是小狗不成啊!縱使妳長大之後,變成了還有點看頭的美少女,但因此而抱有一絲絲期待的我,未免也太笨了吧…… 謹為各位獻上這部以具有不可思議力量之地.『宵見里』為舞台,由固執逞強的公主,以及悶騷狼少年共同演出的動作愛情喜劇!(2008年4月17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黑狼.山神勇太,受命前來覲見諸位長老。」
我一報上自己的名號,眼前的紙門隨即無聲地分向左右兩側開啟。
「哦哦,來得好啊,山神。至今已睽違整整六年之久了吧?」
一直待在昏暗走廊上等待的我,對紙門後的光芒感到頗為刺眼,而不禁反覆眨了數次眼睛。
只見一間深度約等同於二十片榻榻米的長方形房間,出現在紙門後面。而在房間深處有個以欄間為界線,在後方高出一個階梯高度的上座││上段之間。也就是在古裝時代劇裡面,時常出現在臣子謁見將軍或殿下的場景中的那玩意啦。
並肩坐在上段之間的三人,正是諏訪部一族的眾長老之首領們。
據傳比惡鬼妖魔都還要可怕的諏訪部『三婆』,在我抬起頭的同時,三張臉孔便不約而同地展露出笑容。
「看來你並沒有忘記前來這間屋子的路線呢。」
「你長得還滿一表人才的嘛。」
「跟你曾祖父年輕時的模樣頗為相似喔。」
雖然這三句話的口吻都相當溫柔、也露出使皺紋滿面的臉看起來更加皺巴巴的笑容,但是雙眼……唯有那三對眼睛幾乎看不見任何笑意,而且為了不錯放我的任何言行舉止,更加顯得格外炯炯有神。
││天啊,我的胃好痛。
我將視線從要是在走夜路之時看見,必定會嚇到心臟病發作的驚悚笑容上移開,再次低頭行禮來掩飾自己的緊張情緒。
房間的左右兩側各有許多名面帶險峻表情的長者們一字排開。身上穿著純白無垢的白色裝束,挺直腰桿在一旁待機的他們,均是具有諏訪部血統的族人。
這群人不同於三婆,似乎並不打算仔細觀察我。只是他們那帶有疑慮及敵意的眼神,卻一再刺痛我的肌膚。
「││那就是從『外界』召回來的山神長男嗎?」
「竟然將下任當主大人的『守護者』這個重責大任,交託給這種毛頭小子││」
「諏訪部的威信真可謂是盡掃落地了啊……當主大人究竟在想些什麼呢││」
面對這番擺明講給我聽的竊竊私語,我依舊保持著低頭姿勢,但內心卻已開始對前來這裡的決定感到後悔不已。
││仔細想想,一旦與諏訪部扯上關係,根本不可能輕易告終。若要以天真來形容未能領悟事態之嚴重性的我,那我確實是太過天真了點。
坐在上段對面右手邊的黑衣老婆婆,輕輕拍了拍手,打斷了我的思考。
「山神,過來這裡。」
我遵照儀節向她鞠了個躬之後,才邁步踏入房間。
從並排於左右兩側、身穿白色裝束的眾人面前通過,筆直朝著上座走去。
老頭子及老太婆們分別自左右兩側向我投出打量般的眼神,無數道毫無客氣之意可言的視線飛縱交錯,冰冷地不斷刺中我的臉頰及背部。
然而我抱著緊繃之情所踏出的腳尖,卻不慎勾中榻榻米的邊緣。
「……!」
我差點被榻榻米絆倒,只得踉蹌地停下腳步。
瞬間,從我的斜後方湧現出一陣失笑聲與嘆氣聲。
「││我就說嘛,這種年輕小毛頭豈能擔起此等重責大任。」
「遲早會因為粗心大意而丟掉性命吧。」
「小子死掉也就算了,但要是繼任當主發生什麼萬一,那還得了……」
「畢竟山神一族的黑狼先生,曾經留下很不好的前科啊……」
夾帶惡意與侮蔑的笑聲,使我的胃部附近頓感一股沉重壓力。
看樣子我的壞名聲,似乎也已在這群人之間造成轟動。
這群人其實只是看不慣山神一族獲得『守護者』││這個對他們而言,堪稱極具榮耀的地位罷了。縱使我再怎麼優秀完美,他們也一定會想方設法地在雞蛋裡挑骨頭。要是我犯下什麼錯誤,他們肯定會欣喜若狂地狠狠挖苦我一番。
懶得再理會這些雜音。現在我只想盡快完成這項無聊儀式,早一秒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依循禮節走至上段之間的前方,並在三婆面前屈膝下跪。
「看來你過得頗為平安呢。」
「是,這一切都是拜諏訪部的諸位所賜。」
這也是依照禮節所做出的應答。
實際上,我很少有覺得曾因為諏訪部一族的關係而嚐過什麼甜頭。
反倒是因誕生於位居服侍諏訪部家眾多下屬之首的山神家,由於這個薄弱立場而被迫接下許多麻煩事的記憶,已經多到數不清就是了││
「由今日此時此刻起,將此重責大任,託付與身為山神之汝」
「當主大人任命黑狼.山神勇太擔任諏訪部家下任當主.諏訪部日奈小姐的守護者。」
「日奈小姐乃是遲早有一天將會承繼諏訪部天命,統領全族的尊貴之身。」
「同時也以維幔公主的身份,肩負起再次封印這扇隔開現世與幽世,位於狹間之『門』的宿命。」
「託付在你身上的,乃是保護日奈小姐之尊貴生命的重責大任。」
「山神,你該不會抱有任何異議吧?」
對於在腦海中對他們口中所謂『尊貴之人』的印象,只有滿身泥濘地在山裡四處奔跑、以及手持棍棒胡亂揮舞的我而言,雖然聽她們說這是什麼大任、什麼重要工作,仍舊無法使我心中產生尊貴的實感,但我也沒有任何立場,可以靠『其實我有點提不起勁』這樣的理由,來違抗諏訪部一族。
於是我露出一張誠惶誠恐的表情,擺出端正的姿勢,開口回答三婆的詢問:
「屬下不敢。」
「你願意以公主的旨意為指標,跟隨公主直到碧落深淵、黃泉盡頭嗎?」
「縱使是三千世界的盡頭,我都將隨侍於公主身旁,直至氣盡命絕為止。」
我遵循禮法,一字不差地照本宣科之後,三婆便心滿意足地彼此點了點頭。
「善哉,此時正式允許你參見公主。」
「維幔公主、維幔公主,請您現身。」
「請您在我等諏訪部的眾多子民面前,現出您尊貴高雅的身影。」
三婆異口同聲地呼喚,位於下段待命的白裝束老頭們則立刻調整坐姿。
頃刻之間,位於上段之間右側底邊的紙門,彷彿呼應三婆的聲音般緩緩打開。
置身於房間裡面的一干人等,見狀馬上同時伏地參拜。
充斥於房間內部的緊張空氣當中,夾雜著輕微的衣服磨擦聲。
心臟急速跳動。
下任當主拉著以銀色絲線繡上流水花紋的白色絹布所縫製而成之高雅小袖和服裙襬,伴隨著衣服磨擦聲出現。
我因為維持著低頭鞠躬姿勢,所以自然只能看見她的腳跟。
每當少女撥著白色小袖和服的裙襬踏出一步,便會飄散出一股清香之氣。這會是沾染在和服上頭的薰香氣息嗎?
││聲音戛然而止。
少女在我面前停下腳步。
「你是山神勇太,對吧?」
一道留有些許稚嫩氣息的冷淡聲音。
「是。」
「勇太,你當真想要擔任我的守護者一職嗎?」
「││啥?」
出乎意料之外的問題使我頓時慌了手腳。在我所學到的禮儀作法當中,照理說應該沒有包括這個問句在內才對啊。
「日奈小姐!」
老婆婆語帶責備地叫出下任當主的名字,而三婆驚慌失措的神情,也使在場所有觀禮長老們開始傳出輕微的鼓譟聲。
然而少女卻毫不膽怯地再次開口詢問:
「回答我,勇太。你是真心希望擔任我的守護者一職嗎?」
「……是。」
「真的嗎?」
我將頭壓得比剛剛更低。
│││『真的嗎?』就算妳這樣再三確認……
即便我壓根就不打算接下守護者這個撈啥子工作,但在諏訪部眾多顯要人士齊聚一堂的這個地方,我根本也無法脫口說出『其實呢……』這句真心話嘛。
於是我只能維持著低頭的姿勢,認真地再次做出回應:
「是的。」
「……這樣子啊…」
少女輕輕地嘆了口氣,隨即撥著小袖和服的裙襬,由上段之間走了下來。
這當然也是違反了原定儀節作法的行動。
在我視野一角,瞥見三婆挺直腰桿,並作勢準備起身。
少女筆直朝我這邊走來。
由於薰香的氣味過於接近,令我不由得感到有點頭暈腦脹。
少女在我的面前停下腳步,並以聲量不太、卻充滿凜然氣勢的聲音下令。
「抬起頭來。」
我瞬間陷入困惑。
我應該死守禮儀作法,繼續進行問答呢?
還是應當遵從少女的命令呢?
不過我並未考慮太久,就自然而然地依照少女所言,抬起自己的頭。隨後,我便維持跪地仰望她的姿勢,整個人完全無法動彈。
只見一名身穿白裝束、深藍袴裙,披著一件純白小袖和服的少女,佇立在我面前。
這是一名個子嬌小、膚色白皙,擁有一張瓜子小臉及楚楚可憐之端整容貌的少女。
臉上薄薄敷上一層香粉,並於眼角及嘴唇畫上一抹胭紅所搭配而成的古典化妝。
她那雙筆直凝視著我,眼尾有點上吊,看起來格外好強的盈盈大眼,給人一種全力拒絕接受只等著受眾人疼愛及保護的強烈印象。
││她就是日奈?
我彷彿著了迷一般,心不在焉地仰望著眼前這名少女。
六年前總是每天跟著我一起四處亂跑,不到日落絕不回家的孩子王.日奈。
眼前展露出堅強眼神俯視著我的美少女││既是諏訪部家下任當主,同時亦為現任當主親生女兒的諏訪部日奈。
他們究竟是用了什麼手段及方法,才能讓當年那個宛如野獸的小妮子,搖身變成眼前這名美少女啊?
更誇張的是,過去身為我兒時玩伴的日奈,照理說根本就不具有像現在一樣,只是單純地站在我面前,便幾近將我完全吞沒的壓倒性氣勢。
日奈就這麼默默俯視著我,並動也不動地佇立在我面前,我察覺到她似乎不太高興地微微皺起她那雙柳眉。
「勇太,你…」
話才說到一半,日奈突然停下一切動作。
溚……一顆紅色液體滴落在純白色的小袖和服上,隨即暈染成一片鮮豔的紅色漬痕。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