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魔彈之王與戰姬
  • 原文書名: 魔弾の王と戦姬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川口士
  • 插畫: YOSHI☆WO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玟伶
  • 出版日期:2012/4/5
  • ISBN: 978-986-10-9763-3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吉斯塔特王國的統治體系由國王和七名戰姬組成,七位戰姬各自統領七塊領地,揮舞著超乎想像的強大武器『龍具』馳騁在戰場上。布琉努王國的貴族少年堤格爾在與吉斯塔特王國的戰爭中碰巧遇見了其中一位戰姬,「銀閃的風姬」艾蓮。艾蓮對堤格爾高超的弓箭技巧一見鍾情,竟然對他說「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並將他帶往自己的領地……(2012年4月5日上市)
相關資訊
長劍的劍尖正指著他。
拿著長劍的人是位美麗的少女。及腰的銀色長髮讓人印象深刻,她居高臨下地坐在馬上,以冷酷的眼神看著少年。
「把弓扔了。」
少年老實地將手上拿的弓放在地上。
他絲毫沒有反抗的意思。箭矢也早已用盡。
在他周圍倒臥著無數的屍體。折斷的劍和長槍看起來彷彿墓碑般豎立著,迎面吹來的風帶著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我是艾蕾歐諾拉‧維爾塔利亞。你是誰?」
少女清脆的嗓音彷彿能夠將這股血腥味吹散。
還有那對奇妙的紅色雙眼,凜冽卻又明亮。
少年語帶困惑地回答:
「……堤格爾維爾穆德‧馮倫。」
少女接下來又問了幾個問題,然後看似滿意地將劍收進腰上的劍鞘中。
她對少年淡淡地笑了笑。
「你從現在開始就是我的人了。」


1 與戰姬相遇

「堤格爾少爺。」
伴隨著熟悉的少女嗓音,他感覺自己的身體正被人搖動著。
由於窗外相當明亮,他知道現在已經是早上了。
但他還是很睏。
「再一下……再讓我睡一下就好。」
「您所謂的一下到底是要睡多久啊?」
「反正今天也沒有要打獵,就讓我睡到中午……」
「別鬧了,請您快點起床!」
少女大喝一聲。
先是掀開堤格爾身上的毛毯,接著又抓住他的肩膀硬是把他從床上拉起來。
一睜開雙眼,就看到少女因憤怒而漲紅的臉龐近在眼前。
那是張就算生氣也沒什麼威嚴的娃娃臉。栗色的頭髮綁成雙馬尾,嬌小的身軀穿著黑色的長袖上衣和長及腳邊的裙子,再加上相當乾淨清爽的白色圍裙,一看就知道是侍女的裝扮。
「啊……早安,蒂塔。」
(P9圖)
堤格爾以還帶著睡意的緩慢聲音呼喚比他小一歲的侍女。知道他大概是醒了,蒂塔才終於鬆開她的手。
「士兵們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都在等待堤格爾少爺喔!」
堤格爾楞楞地在腦中重複了她所說的話好幾次。
然後他的臉一下子血色盡失。
「……慘了!」
他幾乎連滾帶爬地下床,蒂塔隨即遞上摺好的衣物。而在她腳邊則放了個裝滿水的小桶子。
「謝謝。妳還是一樣這麼周到呢。」
「因為我早就料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了。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請少爺洗完臉換好衣服後到餐廳用餐。」
蒂塔收起怒顏,露出明亮的笑容行了個禮,便拉起裙擺踏著輕快的步伐離開房間。
堤格爾洗了個臉,清爽的感覺讓他終於徹底清醒過來。他穿上衣服奔出房間,在走廊上邊跑邊扣上鈕扣。
「雖然沒多少時間了……但也不能偷懶呢。」
原本打算直接前往餐廳,但在這之前堤格爾卻朝著走廊盡頭的小房間前進。
這是間無法讓三個成人一起坐下來的小房間。正面有座裝飾得相當華麗的平台,上頭放了一把弓。
弓弦繫得很牢固,看來隨時都能使用。
若要用一個字來形容這把弓的話,就是黑。
不論是曲線平緩的握把還是弓弦都是毫無光澤的黑色。
要說這把弓是從黑暗中切割製作出來的,所有的人也絕對會認同。
──只要看到這東西,就會有種苦悶感啊……
這把帶有神秘氛圍的弓,是馮倫家曾為獵人的先祖所使用過的物品,也是馮倫家的傳家寶。
堤格爾的父親在死前留下了一段關於這弓的遺囑:
「你只能在真正需要這把弓時使用它。除此之外絕對不可妄用。」
由於父親的這段遺囑和從這把弓上隱約察覺到的不快感,堤格爾不僅從未失去對先祖的敬意,也因此選擇盡量不去碰觸這把弓。
他立正站好,調整自己的呼吸,握起拳頭在胸前水平一舉,向歷代祖先行禮。
結束這個動作後他安靜地走出房間,快速朝餐廳前進。


堤格爾維爾穆德‧馮倫今年十六歲,出生於布琉努王國的伯爵家,在兩年前父親過世後繼承家業。
這個聽起來有點複雜的名字也是獲得伯爵地位的先祖繼承下來的,可是名字太長叫起來感覺很麻煩,所以才要求跟他較為親近的人稱呼他堤格爾。
堤格爾一走進餐廳,便有股甜美的香氣撲鼻而來。
簡樸的餐桌上放著夾了火腿的煎蛋和黑麥麵包,還有牛奶及蘑菇濃湯等食物,正冒出陣陣熱氣。
而蒂塔就站在餐桌旁待命。
「我喝湯就好了。」
「不行。」
只要一講到吃飯的事情,蒂塔就會變得相當頑固,絲毫不退讓。
「就算肚子突然在大家面前叫起來也沒關係嗎?這實在太難看了。」
她兩手叉腰筆直地瞪著堤格爾,看起來完全不像是個侍女,充滿了魄力。比剛才叫他起床時的態度更恐怖。
堤格爾很清楚自己贏不過她,於是乾脆地屈服了。
他抓起麵包沾了些牛奶,拿起盤子吞下煎蛋,再快速地把湯給喝光。
「我吃飽了。」
他一邊說一邊站起身子,手上拿著餐巾和梳子的蒂塔隨即走上前來。
「嘴上還有殘渣,請仔細擦乾淨。」
蒂塔微慍地說著,用餐巾擦拭堤格爾的嘴角。
「還有您的頭髮也睡翹了。」
接著她伸出拿著梳子的手,仔細地梳著堤格爾暗紅色的髮絲。
「看,衣領也歪了喔。」
她將梳子和餐巾放在桌上,伸手碰觸堤格爾的衣領。堤格爾老實地任她擺佈。
「──堤格爾少爺。」
「怎麼了?」
蒂塔的聲音突然變得怯懦,堤格爾溫柔地表示關切。他一直把這個小他一歲的侍女當成自己的妹妹看待。
「為什麼堤格爾少爺非得上戰場不可呢?」
堤格爾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他忍不住搔搔自己暗紅色的頭髮。蒂塔偶爾會說出這種相當直接的話,讓他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對。
「這是國王陛下的召集令。身為布琉努王國的馮倫伯爵家主人,這麼做是理所當然的。」
「但、但是……」
她泫然欲泣地抬頭看著堤格爾,激動地說道:
「我們光是要募集一百名士兵就得花上好大一番功夫了……」
貴族或伯爵也是有很多種類的。
而馮倫家的情況雖然還稱不上是窮困,但也是跟簡樸這類形容詞差不了多少的貴族。
這塊領地亞爾薩斯不僅位於距離中央很遠的鄉下地區,面積小又大多是森林或山地,收入不多。
就連堤格爾自己的生活起居,也和貴族這種聽起來很奢華又有權勢的名詞相差甚遠。
雖說房子本來就不大,但光是從只有蒂塔一個人在處理家務看來,可說是再明顯不過了。
「而且我還聽說敵人是吉斯塔特王國。既然這樣,堤格爾少爺根本就不應該待在這裡才對啊,因為從亞爾薩斯越過一座山就是吉斯塔特了。」
「是這樣沒錯啦,但這裡可是鄉下到不能再鄉下的地方,吉斯塔特不會攻到這裡來的。」
對堤格爾來說,這裡不會成為戰場反而更好。
「還、還有……他們不是都瞧不起堤格爾少爺的弓術嗎?」
「要立下戰功的確是沒辦法啦。」
「戰功這種東西根本不重要!」
蒂塔大聲喊著,將頭埋在堤格爾胸口依偎著他。
「我只希望……您不要勉強自己,毫髮無傷地平安回來。」
侍女纖細的身體輕輕抱住堤格爾,為他擔心。
「別太擔心。兩年前我第一次上戰場,最後不也全身而退回來了嗎?」
「但那個時候烏魯斯老爺還……」
接下來的話蒂塔沒有說出口。烏魯斯是堤格爾在兩年前過世的父親。
似乎是為了讓蒂塔安心,堤格爾輕敲了一下她的頭。
「在這次的戰爭,我的隊伍一定會被安排在後方,很安全啦。就算有什麼問題……算了,總會有辦法的。」
他伸手拭去蒂塔眼角的淚珠,蒂塔說了聲「是」點點頭。
「聽、聽好囉,堤格爾少爺。請不要像平常那樣在戰場上還睡過頭喔。」
「妳這種說法聽起來好像我總是睡過頭耶。」
「這是事實。堤格爾少爺只會在打獵的日子準時起床不是嗎?」
對於蒂塔這無奈的反應,堤格爾完全無法反駁。
但他很清楚蒂塔很努力地在幫自己加油打氣,所以他又再度抱住她。
蒂塔也放鬆身體任由堤格爾抱著。
她的體溫隔著衣服傳過來,栗色的頭髮散發淡淡香味。
雖然還想再維持這種狀態久一點,但卻無法如願。
堤格爾依依不捨地輕輕放開她的身體。
「拜託妳看家了,蒂塔。」
蒂塔捲起袖子擦掉眼淚,笑著說:
「我知道,堤格爾少爺也多加小心。」


堤格爾背上弓和箭筒走出屋子,就看到士兵們已經整好隊伍在等待他。
一位穿著皮革鎧甲的矮個子老人走上前來,對堤格爾低頭行禮。
「少主,所有人都已經到了,裝備也都準備齊全了。」
「辛苦你了,巴多蘭。」
這老人是堤格爾的侍從。跟年紀較輕的堤格爾比起來,參與戰爭的經驗相對豐富,在這群人之中能騎馬的除了堤格爾之外就只有他。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