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龍王的工作!
  • 原文書名: りゅうおうのおしごと!
  • 集數: 第6集
  • 作者:白鳥士郎
  • 插畫: しら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王昱婷
  • 出版日期:2018/7/23
  • ISBN: 978-957-260-882-1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你罹患了重度蘿莉控。治療方法只有死路一條。」
成功防衛龍王的八一,晉升史上最年少的九段棋士。兩名弟子也都如願當上女流棋士,萬事一帆風順……才這麼以為,沒想到新年馬上就發生了問題!?
被失眠症及奇怪夢境煩擾心神,新年參拜又抽到可疑的籤;在第一場JS研究會被全體小學生告白,弟子的棋士室出道以大失敗收場;除此之外,愛更穿上了足以殺死蘿莉控的衣服,逼迫八一生米煮成熟飯。想殺人嗎!!
而就在此時,銀子迎來了晉升獎勵會三段的關鍵對局──
新角色大量登場!火熱度急速攀升的第六集,即將開啟全新篇章!!
新時代的將棋歷史,就此揭開序幕。
相關資訊
「神?」
「正是。」
記得那是我剛入門不久的事。
師傅帶著當年六歲的我,以及四歲的銀子(那時我還未稱她為師姊),赴往當天來回的旅行。
我與銀子並肩坐在師傅駕駛的車輛後座。才剛駛出福井縣的深山,前所未見的關西景色已徹底擄獲我的心。
……然而關西出生的銀子對景色絲毫不感興趣,一直命令我快點當她的將棋對手。
銀子搶先兩週入門,她的命令絕對不容違抗,況且我也很想下將棋,於是我即刻聽命。
就這樣,我們用銀子總是緊擁懷中的磁鐵式摺疊將棋盤,在後座下個沒完。若是現在,只要用腦內將棋盤便能對局,但當時不用棋盤與棋子的話,便無法好好下將棋。
大概是差不多下完五局的時候吧。
車子停了下來,師傅開口了。
「到了喔。」
我們抵達的場所……是個瀰漫著神祕香氣的地方。有位比我們稍微年長的女孩等候在那,為我們三人領路。明明是個女孩,卻是個揮舞玩具刀的神秘孩子。
就在此時,師傅又對我們說了一件更加神秘的事。
那是有關神明之事。
「在這個世界,被將棋之神討厭的話,是無法向上爬的。」
「沒辦法變強的意思嗎?」
「可以變強。但無論變得再怎麼強,被將棋之神討厭的人可無法成為職業棋士,更別提成為名人了。」
「變強也當不上職業棋士……?」
聽聞這番話,我不禁渾身打寒顫。
因為我想成為像師傅那樣的棋士。
我是渴望成為職業棋士,才千里迢迢來到大阪。
然而『將棋之神』這種不知所謂的存在,竟可能堵上這條道路。一聽到這,我不由得顫抖不已。
我很清楚如何變強。
只要拚命下將棋就行了。只要努力就能辦到。
可是……
「要怎麼做才能受將棋之神喜愛呢!?」
我緊揪師傅的褲管,拚命乞求他告訴我。
師傅溫柔安撫我的頭,將能受將棋之神喜愛的方法,一一告訴渾身顫抖的我。
耳聞那些話之後,我的不安逐漸消散了。
但銀子卻不同。
「……世上才沒有什麼神。」
當年的銀子(應該說現在也是),對他人的意見基本上都抱持反彈態度,是個一點也不惹人愛的孩子。
她外貌宛如真正的天使。初次見到銀子時,我真心以為她不是人類,而是繪本裡讀到的妖精或精靈。總而言之是個比人類更加崇高、身懷神性的存在(當時銀子一直沉默不語,站在遠處直盯著我也是原因之一)。
──職業棋士的家裡住了一位將棋妖精!
首次目睹銀子的存在時,我心中對職業棋士的敬意著實攀升了許多,心想:『好厲害──!職業棋士超厲害的──!』
於是我同樣毫無抗拒地相信了將棋之神的存在。然而銀子早就對自己的外貌習以為常,對那種超次元的存在抱持否定態度。
明明自己就相當於奇蹟的結晶,卻壓根兒不肯相信神或奇蹟,不過她比一般人加倍害怕殭屍和怪物(現在也一樣)。
「才沒有什麼神。」
銀子以堅定的口吻反覆強調。
師傅沒有發怒,只是向銀子如此說道:
「有的,這世上確實有神。祂此刻也正守望著銀子和八一。」
「那將棋之神在哪裡?」
銀子的語氣愈發堅決。
她將塑膠製的隨身棋盤緊擁懷中,以挑釁的目光仰望師傅,沉默地吶喊:
『不告訴我的話,我絕對不相信你!』
雖然來往時間還不長,但我深知銀子的這個動作,彰顯出了她絕不退讓的意志。
因此我惴惴不安地觀望著事態會如何發展──
師傅漾起笑容。
「這裡。」
他將雙手擺上了將棋之神寄宿的場所。
「和這裡。」


那之後,我們在那不可思議的場所親眼見證到了。
見證到將棋之神降臨的瞬間。
自那天起,我與銀子從此深信不移。
將棋之神確實存在。


第一譜
女流2級
雛鶴愛
女流棋士編號 62
出生年月日 2007年10月7日(10歲)
出生地 石川縣七尾市
師傅 九頭龍八一龍王


    ?  看診

「九頭龍八一先生……對吧?今天有什麼問題嗎?」
於看診室與我面對面的醫生,是位戴著眼鏡、貌似頭腦相當聰慧的女子。
我坐在椅子上,向女醫師開口訴苦。
「…………消不掉。」
「消不掉什麼?」
「…………棋盤……」
「咦?」
女醫師滿臉疑惑。
「……腦海裡的棋盤沒辦法消除……!」
我雙手抱頭,傾訴自己迫切的煩惱。
「嗯……」
女醫師凝視手中的病歷表。
「職業是……『將棋職業棋士』。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她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並向我發問。
「您平時一直在思考將棋的事嗎?」
「我想……應該比常人思考得多,但也不是毫無止境地想。以前只要我想轉換心情,便能輕易消除腦中的棋盤……不過現在腦子就好像擅自開啟了開關一樣……一旦進入狀態,就無法憑自己的意志消除……」
「原來如此,您得放鬆心情才行。」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您的意思是?」
「……時間穿梭了。」
「???」
「本想稍微思考一下將棋的事,眨眼間一天就結束了……」
「哦……」
「這種狀況持續不斷……我甚至無法區分眼前的將棋盤究竟是現實還是幻覺……壓根兒無法入眠……」
「畢竟將棋職業棋士的工作就是思考嘛。大概是鑽研過度,導致神經緊──」
「就說沒這麼簡單了!我不是憑自己的意志在思考!甚至徹底喪失了時間概念……請您想想辦法吧!!」
「這樣啊……」
女醫師沉默不語,陷入深思之中。接著她拋出了一個問題。
「您喜歡小女孩嗎?」
「啊?」
「我說,您喜歡小女孩嗎?」
「咦?呃,算是吧……普普通通……」
「您平日有機會接觸幼女嗎?」
「嗯……那個,其實我正在和弟子同居……不,不是什麼奇怪的意思喔?這在將棋界可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唷?」
「小學生?」
「四年級。」
「那個……您只有一位弟子嗎?」
「內弟子……有一位正在同居的弟子。然後還有另一名弟子,也是小四生。此外弟子的朋友偶爾會來家裡玩……年紀是小四和小一。呃,我可沒有專挑小女孩喔。畢竟內弟子正值那個年紀,一併聚集而來的孩子也必定年齡相近。」
「這樣啊……嗯。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女醫師在病歷表上書寫著什麼,點點頭,彷彿已了然於心。接著她再次望向我,並如此開口:
「蘿莉控。」
「……什麼?」
「您的病名。『蘿莉控』第五期,重症。請您立即住院治療。」
「咦?……咦咦!?」
因為蘿莉控住院!?天底下有這種事嗎!?蘿莉控是一種病嗎!?
話說──
「我根本就不是蘿莉控好嗎!!」
「無病識感……嗯。」
只見女醫師在履歷表上振筆疾書。怎麼一副很嚴重的樣子!?
而且該怎麼說呢……被醫生直接親口點明,害我都開始覺得自己真的罹患蘿莉控重症了!
「醫生,治得好嗎!?我還回得了家嗎!?」
「這病相當棘手,不可能徹底痊癒。到死為止你都得接受治療。」
「怎、怎麼會……簡直就像『笨蛋得死一遍才治得好』一樣……」
「事實上這是不治之症,因此只能靠治療抑制病情。」
「也就是所謂的集體輔導嗎?像治療酒精成癮症那樣……」
「哪可能做那種治療。把蘿莉控集合起來可是會出大事的。」
女醫師以蘿莉控漫畫雜誌總編的口吻如此說道。
「那要如何治療才好?」
「外科手術。」
「外……!?」
不僅宣告罹患蘿莉控,還被告知要進行外科手術,我難以置信地盯著女醫師的臉。
就在此時,我赫然驚覺。
女醫師……異常地年輕。
不,不是年不年輕的問題。與其說『年輕』,這已經達到『年幼』的地步了。無論怎麼看都只有小學生年紀──
嗯?
這名女醫師……
「……天衣?」
「別碰我好嗎?蘿莉控會傳染的。」
如此口吐惡言的人,毫無疑問是天衣。
身穿白衣及緊身裙的二號弟子──夜叉神天衣換邊翹起腿。她泰然自若地痛斥師傅後,向靜候身後的護理師下達指示。
「快點準備進行手術。」
「明白了。」
看見答話的護理師後,又愈發震驚。
「小、小綾乃!?」
那一身白衣的女孩,是如假包換的貞任綾乃。小學生、弟子的摯友、眼鏡女孩。
渾然天成的護士打扮,真是太可愛了?
「不對不對不對!我在陶醉什麼啊!?這件事不重要……實、實在太奇怪了吧!?為什麼小孩子會在醫院裡擔任醫生和護理師!?以醫生遊戲來說,未免太真實了──」
「把他五花大綁,免得他胡鬧。蘿莉控一看到幼女,就會激發出難以置信的力量。」
「「是的──」」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