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龍王的工作!
  • 原文書名: りゅうおうのおしごと!
  • 集數: 第5集
  • 作者:白鳥士郎
  • 插畫: しら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王昱婷
  • 出版日期:2018/4/2
  • ISBN: 978-957-260-554-7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阿~囉哈~」
八一的初次防衛戰終於展開。為了與以挑戰者之姿現身的最強名人一戰,八一造訪常夏之島……但不知為何,竟然連弟子及師傅都跟來了!?這是一門(家族)旅行嗎!?
不僅如此,八一還與銀子在夜晚的街道約會!?
這樣要怎麼勝過名人!?
而愛、天衣與桂香的Mynavi本戰也開始了。她們日以繼夜地不斷戰鬥,每個人都傷痕累累、筋疲力竭。由將棋牽繫的羈絆,卻因為將棋幾乎要四分五裂。然而……「再也不會放手。」
察覺到最重要的事物之際,滿身瘡痍的龍將再度展翅翱翔──!!
名為將棋的奇蹟,將下達最終審判。激昂熱鬥的第五集!
相關資訊

  「……師傅…………」
  一道細微的聲音傳入了耳際。
  那聲音宛如羽毛搔弄耳邊,又猶如水晶鈴鐺宛轉,既心癢又舒適……真想就這麼一直聽下去……
  「師傅……您醒著嗎?」
  對方拉了拉毛巾,於是我睜開眼簾。
  我望向扯著毛巾的人……只見嬌小玲瓏的弟子正不安地窺探著我。
  「……嗯?怎麼了?」
  「對不起,您在休息嗎?」
  「只是稍微打個盹而已。」
  我在寬大的毛毯中『嗯~!』打了個呵欠,並望向窗外。
  一片漆黑暗夜,窗子上反映出了自己的臉。看來離目的地還很遙遠。
  拿著玻璃杯的弟子再次向我搭話。
  「師傅,這裡有冰水。」
  「哦,Thank you~」
  「You‘re Welcome!」
  弟子用才剛記住的英文回應。我撫摸她的頭,她隨即高興地『唔嗯~?』一聲做出反應。
  弟子在飛機中仍手腳俐落照料我,實在太口愛了。
  「……呼,飛機內相當乾燥呢……」
  我以冰水滋潤喉嚨,一旦開始喝就停不下來了。
  為了前往龍王戰第一局的對局場,我們搭乘了國際線商務艙。
  搭飛機或新幹線移動時,唯有對局者及見證人能乘坐商務艙和綠色車廂,其他相關人員通常會搭乘一般座位。
  只不過獨自度過足足九小時的移動時間,實在免不了寂寞,說白了就是很無聊。
  為此,這回在主辦單位的顧慮下,安排內弟子坐在我隔壁的座位。讓我可以如在自家般放鬆。
  絕對不是因為我是蘿莉控,所以特別禮遇我一位JS。
  挑戰者名人應該就坐在稍遠處。為了不讓對局者碰面而尷尬,故意把我們的位子分開來。
  我將空玻璃杯遞給愛,並問道:
  「所以呢?有什麼事嗎?」
  「那個……有個問題我不管思考多久,都想不出來……」
  「什麼?如果是數學問題的話別問我,去問觀戰記者鵠小姐吧。畢竟她是現役的女大學生。」
  對只有國中畢業,而且義務教育期間也幾乎都在下將棋的我來說,就連小學四年級的作業都負擔過重。
  最近的棋士很多都是高中畢業,上大學的人也不在少數,像我這樣的人,或許反而很罕見。
  順帶一提,我的暑假自由研究題目是『一手損角交換腰掛銀研究』。雖然學校老師說看不太懂,但在將棋界可是大獲好評。
  不過那種事先擺一邊。
  「是這個……」
  說完後,愛戰戰兢兢地遞出一本書。
  「這是……這次的龍王戰特輯嘛!是《將棋世界》出的特刊嗎?」
  平時頭銜戰是不會發行這種刊物的,但由於這次關注度天差地遠,因此緊急出版了大開本雜誌。明明是龍王戰刊物,封面卻沒有半張龍王(我)的照片,只有名人身穿和服面對棋盤的莊嚴照片,光鮮亮麗地印刷在封面。不僅如此──
  『終於要向永世七冠祭出王手!』
  『史無前例!名人會拿下頭銜總計一百期嗎!?』
  這類的文字更大剌剌地躍然紙上。
  「這根本就是名人專刊嘛……不過聽說只要是將棋相關書籍,銷售量完全取決於是否以名人照片當封面……」
  多虧如此,《將棋世界》的封面幾乎都是名人的照片。
  愛用有些辯解似的口吻說道:
  「那、那個……我只是想研究一下師傅的對手是什麼樣的人……」
  「原來如此,這還真叫人欣慰。」
  這孩子大概是想用自己的方式,調查龍王戰的挑戰者──也就是身為我敵人的名人的弱點吧。
  我摸了摸愛滑溜溜的額頭,綻露笑靨。堅毅努力的弟子著實惹人憐愛。
  「然後呢?妳對名人的哪一點感到在意?」
  「這裡……」
  語畢,愛指向了『名人語錄』的頁面,上面將各種名人至今說過的謎之將棋發言彙整了起來。
  愛小巧的指尖攀上了其中一句話:
  『只要沒有打步詰,即為先手必勝。』

  「所謂的打步詰……不是禁手嗎?不可以打入持駒中的步,當作將死敵方玉將的最後一手……」
  「沒錯。那就是『打步詰』。」
  將棋界特有的這一手,略稱為『打步』。將死對手的人會違規輸棋。對初學者而言,是有些難以理解的違規。
  「為什麼沒有打步詰規則的話,就是先手必勝呢?」
  「唔嗯……只要沒有打步詰,即為先手必勝啊……」
  這在為數眾多的名人語錄中,也是特別神秘的一句發言,讓眾多人煩惱至今。
  我和師姊當然也針對這句話的含意,展開過多次爭論──
  「誰知道?應該沒什麼特別意義吧?」
  「唔咦!?」
  愛大為震驚,探出身子,覆上我的身體。
  「但、但是但是!名人可是稱霸七冠頭銜,而且除龍王以外握有所有永世冠位,是個非常了不起的人對吧!?那種人為什麼會……?」
  「唔嗯~應該只是心血來潮說的吧?」
  「咦咦──!?」
  愛不由自主叫出聲來,隨即慌慌張張掩住自己的嘴。
  飛機內照明已然暗下,有許多人已經睡了。
  況且名人本人也應該就在附近。
  再加上這次還有許多與將棋無關的媒體記者隨行,要是引起奇怪的騷動,可不知道他們會在報導上寫些什麼。
  我們湊近臉龐繼續悄聲交談,近到額頭幾乎要相觸。
  「那麼……這是名人隨便說的囉?」
  「該說是隨便,還是出於感性,或者說是直覺呢……總之應該是他憑感覺做出的發言吧?不過姑且算是能成立理論就是了。」
  「什麼樣的理論?」
  「禁止打步詰這項規則,有一說是權貴基於『步兵討伐王者太不知恥了!』這種理由制定的。本來就不算是很正規的將棋規則。」
  「並不是為了讓將棋更有趣而制定的囉?」
  「沒錯。所以這項規則讓人感覺有些不對勁。」
  「千日手又如何呢?」
  「那是無論如何都避免不了的狀況呢。」
  所謂的『千日手』,即為先手與後手反覆同樣棋步的狀態。
  雖然情境相距甚遠,但只要想像成拳擊中的扭抱,應該就很容易理解了。
  要是發生那種情況,比賽永遠也結束不了,因此只好強制使其終止。
  「關於如何處理千日手……在現今的規則範疇內,是陷入同一局面四次後,先後手交換並重下一局。但有些人的意見是『千日手為將棋毒癌』,他們認為若先手沒能破除這種局面,就應該視為先手戰敗。」
  「破除局面比較不利吧?」
  「就是因為雙方都認為率先行動的人比較不利,才會陷入千日手的。」
  在戰鬥漫畫當中,也經常出現這種情節。
  如果是漫畫,通常會是主角背負陷入不利的覺悟而率先展開行動,最後取得勝利,不過被冰冷計算支配的將棋世界中,幾乎不可能發生這種事。
  「只不過,假如規則變成『若先手沒能破除局面,視為先手戰敗』的話,後手恐怕一開始就會以那為目標,經常使用容易陷入千日手的戰術。」
  由於一手損角交換很容易陷入千日手,搞不好會一躍躋身流行戰術……不,要是那樣的話先手就會迴避,說不定反倒會從此滅絕?
  「總之就算不是故意的,千日手也不算少見,所以可能沒什麼差吧。」
  「『連續王手千日手』則是四次中祭出王手的那方輸棋對吧?」
  「那也是讓人不太明白的規則呢。」
  千日手是先後手交替重下一局。
  但若千日手有王手的話,則由祭出王手的那方戰敗。
  真不曉得為什麼會演變成這種規則。
  「說到其他規則……」
  「像是『二步』。」
  這應該是最有人氣的違規了吧。
  將其列為禁手的意涵也清晰明瞭。
  「我想之所以禁止二步,是為了與『能夠使用叫吃的棋子』這個規則間取得平衡。」
  「畢竟二步有很多優秀的棋路嘛!」
  「嗯。如果容許二步,那麼步的價值便會過度提高,導致遊戲平衡瓦解。」
  「那麼打步這個規則,也是為了降低步的價值囉?」
  「也是有人這麼認為──」
  腦袋昏昏沉沉,不知是氣壓的關係,抑或是睡意襲來導致,我深呼吸一口氣,為大腦輸入氧氣。
  「一般情況下,將棋都是持先手較有利。」
  「畢竟是先攻嘛!」
  「沒錯。實際上先手勝率也的確較高,能夠先攻的那方,通常會率先移動步對吧?先手能先一步發動攻勢,也就可以先祭出王手。所以簡單來說,禁止打步詰的規則,可以解讀為『束縛先手的規則』。」
  「原、原來如此!」
  「多虧了打步規則,先後手才能取得平衡。名人想說的,或許就是這點吧。」
  『將棋本質上為先手必勝。』
  『多虧了禁止打步詰的規則,始能令先後手勉強維持平衡。』
  『所以只要沒有禁止打步詰的規則,即為先手必勝。』
  或許就是基於這種理論。
  只有結論被記錄在名人的神祕語錄裡,單獨被傳誦開來了啊……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