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
  • 原文書名: ありふれた職業で世界最強
  • 集數: 第4集
  • 作者:白米 良
  • 插畫: たかやKi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憲權
  • 出版日期:2017/2/9
  • ISBN: 978-986-482-636-0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在彼此仍有誤解的情況下,始等人與勇者一行人道別,返回中立商業都市弗連。在冒險者公會得到月與希雅的狀態板後,他們決定在此短暫休息。為了答謝希雅救了愛子,始與希雅一同前往弗連的觀光區約會,卻被捲入糾紛──隨著事態發展,與祕密組織對抗後,始救出海人族小孩‧繆……!?
「可以不要叫我哥哥嗎?」「那……爸爸。」
最強少年變成幼女的爸爸!? 走在『最強』之路的異世界奇幻故事,第四集!

(2017年2月9日上市)
相關資訊
終章 瘋狂與迷惘與逼近的銀色魔手

「可惡! 可惡! 搞什麼啊! 開什麼玩笑!」
  時間是深夜。旅館都市霍爾亞得郊外的某座公園,一名男子邊捶打整齊種植在公園裡的無數林木其中一棵樹,邊壓低聲音不斷咒罵著。他是檜山大介。
檜山的眼神因為憎恨、動搖和焦躁而激烈晃動。他的雙眼醜陋混濁,說是瘋狂也不為過。
「不出所料,你果然氣瘋了……不過,也無可厚非啦。畢竟你最心愛的寶貝香織,就在眼前被其他男人搶走了,難怪你會生氣,對吧?」
檜山背後出現一道充滿嘲諷和些微同情的聲音。檜山以彷彿會發出「啪」一聲的氣勢猛然回頭。他發現站在身後的人物是密會對象後,瞬間露出放心的表情,接著又緊握拳頭,以野獸嘶吼般的聲音回應對方。
「閉嘴!可惡!不應該……不應該這樣的!為什麼那傢伙還活著!你以為我為了什麼才做出那種事的……」
「你別一個人發神經,好好跟我對話,好嗎?要是被人看見我們密會的場面,要找藉口矇混過去可是很麻煩的。」
「……我沒有理由聽你的了……我的香織已經……」
檜山一邊朝身旁的樹木揮拳,一邊苦澀地對著宛如剪影般潛伏在月光於林間製造出來的陰影中的那名人物說道。
檜山協助這名人物的計畫,是因為聽說這麼做就可以讓香織變成自己的人。既然香織已經不在了,他當然沒有沒有理由協助對方,就算對方威脅他要將他嘗試殺害始一事公諸於世,但反正既然被害者本人也可能自己說出去,事到如今當然更沒有必要聽從對方指使。
但是,黑暗中的人物咧嘴露出上弦月般的冷笑,再次如惡魔般誘惑著檜山。
「被搶走的話,再搶回來就好啦,不是嗎? 幸好,我手上也有不錯的誘餌。」
「……誘餌?」
那名人物邊咧嘴笑著,邊朝不明白這話什麼意思而露出詫異表情的檜山點頭。
「沒錯,誘餌。她雖然以自己的心情為優先,選擇離開夥伴……但我很懷疑在她知道她那群朋友和青梅竹馬的困境後,究竟能不能丟下他們不管……?」
「你……」
「要把她叫出來是很簡單的。你不需要悲觀。尤其是這次的事,雖然嚇得我提心吊膽……不過只看結果的話,還算不錯。嗯,可以說是僥倖。等回王都之後,就進入最後階段吧? 這麼一來……你的願望就會實現了喔?」
檜山明知是白費工夫,但仍狠狠瞪著潛伏在樹影裡的共犯。眼前那名人物無動於衷地承受著檜山的視線,依舊咧嘴冷笑。
檜山並不清楚對方的全盤計畫,但他從剛才那番話中,發現計畫中確實包含了將會危及班上同學的打算。他也發現自己差點為了自己的目的,就輕易背叛了同甘共苦的同學。甚至還對背叛絲毫沒有任何罪惡感,檜山察覺了自己的冷酷,一股涼意竄過背脊。
(這傢伙還是一樣令人作嘔。……不過,我已經無法回頭了。為了搶回我的香織,也只能硬著頭皮幹了……沒錯。沒必要迷惘。我這麼做是為了香織。我的選擇是對的!)
檜山並未發現自己的思考已經變得雜亂無章。他無視於自己一直以一名共犯的身分,遵照對方的指示行動,並不斷正當化自己的所作所為,並將責任全歸咎於香織身上。
樹影裡的人物早就看穿沉默不語的檜山心中作何想法。因此,他嘴角浮現笑意,等待著早就已經知道的回答。
「……我知道了。我就照老樣子,繼續協助你。不過……」
「嗯嗯,我知道。我拿我想要的,你拿你想要的。Give and take(公平互利),真是一句好話,對吧? 接下來就是關鍵時刻了。回到王都後,也要拜託你囉?」
那名人物並未特別在乎表情扭曲的檜山,他轉過身去,消失融入在樹林之中。
只留下一名原本如汙泥般混濁黑暗的雙眼,現在變得炯炯有神的墮落少年。

另一方面,郊外公園正在進行可疑密談的同一時刻,另一個地方也有兩名少年少女佇立在月光之下。
不同於另一邊的密探場所,這地方在一座小拱橋上。拱橋就架設在穿梭城鎮小巷和商店之間的水路上。
由於餐廳和住宿設施不少,迫於需要開鑿了許多水路,緩緩流動的水面上映著下弦月,反射的月光照亮了站在橋上直盯水面的少年俊秀臉龐。
正確來說,他其實不是盯著水面,「垂頭喪氣」還比較貼切,而他俊秀的臉龐蒙上一層陰影,跟平常明亮開朗的模樣相去甚遠。
一副簡直就像公司倒閉還背負巨額債務的小公司前任老闆模樣的是「勇者」天之河光輝。
「……妳什麼都不說嗎?」
光輝望著水面上的月亮說道。說話的對象是十年來的青梅竹馬。也是遠去的女孩好友,八重??。
?和光輝不一樣,她背靠在橋的欄杆上,彎身向後仰望著浮在空中的月亮。她的註冊標誌,長長的馬尾像是被微風把玩著一樣,在欄杆的另一邊隨風搖曳。
聽見視線直盯水面月影的青梅竹馬那句話,?也沒有轉過頭去,她凝望著月亮,靜靜地回答。
「你希望我說什麼嗎?」
「……」
光輝什麼也沒回答,不,是回答不出來。他即使望著映照在水面上的月亮,但腦海裡想的都是香織向他表明心意時的光景。看見香織將不安和歡喜藏在心底,如祈禱般向他說出了真正的心意,再配合上她的表情,即使是遲鈍到有病程度的光輝,也確信她說的話是真的。
光輝和香織的交情有十年,但她從未看過香織露出過那麼惹人憐愛又直搗人心的表情,而且看著看著,甚至讓自己感到惆悵心疼。所謂的晴天霹靂,就是如此。
每想起她的表情,光輝胸中便有一股無法言喻的感情湧上心頭。那是一種沉重灰暗,而且泥濘黏稠的感情。
一直以來都無條件、毫無根據,並理所當然地相信的事情。他一直以為青梅竹馬香織會永遠待在自己身邊,以前是如此,以後也不會變。甚至,他根本認為香織是自己的東西。這股感情正是嫉妒。
嫉妒究竟來自於戀慕之情,還是來自獨佔慾,光輝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是總而言之「她被搶走了」這樣的想法,正在他胸中捲起一道猛烈的漩渦。
但是,決定跟「搶走她」的始作俑者始(本人堅決否認)一起走的,是香織本身;再者,因為想否定自己覺得不可能的現實,而決定跟始決鬥,結果三兩下就被解決了,自己的可悲、對始的憤怒、對香織的懷疑等等,各種複雜的念頭混合在一起,讓光輝腦海裡就像打翻的垃圾桶一樣一片混亂。
因此,他才會希望不知不覺間佇立在他身邊卻什麼也沒說的另一個青梅竹馬關心他……但是,她的回答卻是冷淡至極。找不到可以繼續說下去的話,光輝只好沉默。
?朝身旁默默不語的光輝一瞥,她緊蹙眉頭營造出「拿你沒辦法」的氣氛,開口說道。
「你現在心裡想的,是錯的喔!」
「……錯的?」
聽見?突如其來的這句話,光輝只能像鸚鵡般重複她的話。?將視線從月亮轉向光輝身上,繼續說道。
「沒錯。香織她呢,從一開始就不是你的東西喔?」
「妳什麼意思……不然,她是南雲的東西嗎?」
?一語中的,光輝的眼神開始晃動,他痛苦得忍不住以幾近惡劣的態度反駁。對此,?則朝他額頭用力一彈回應。?冷眼看著喊了聲「好痛!?」並不禁按住額頭的光輝,並以冰冷的聲音斥責他。
「笨蛋。香織當然是屬於她自己的呀!她想選擇什麼、想去哪裡,都是她自己決定的。當然,她想成為誰的人……也是她自己決定的。」
「…什麼時候開始的? 妳早就知道了吧?」
?沒有問「知道什麼」。她點了點頭。
「香織是在中學的時候碰見南雲的。不過,他已經忘了這回事……應該說,他好像連他們見過彼此的事情都不知道就是了。」
「……那什麼意思?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有機會再自己問香織吧!那不是我可以隨便說的事。」
「那麼,香織好幾次在教室裡跟南雲搭話……也是……因為喜歡他囉……真的嗎?」
「對呀,沒錯。」
「……」
?一派輕鬆說出了他最不想聽的事實,光輝怨恨地望向她。不過?根本無動於衷。
大概開始是對她的態度火大了起來,光輝像個胡鬧不聽話的小孩一樣,說出心中的念頭。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