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我和她的青春辯論
  • 原文書名: 俺と彼女の青春論争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喜多見かなた
  • 插畫: ぶーた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周庭旭
  • 出版日期:2019/3/18
  • ISBN: 978-957-262-627-6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本作榮獲第18屆Sneaker大賞《特別賞》!
「我從稱作人生的比賽中退出了。」「這樣不行!」
我──新木場高志,孩提時期是個神童,而現在靠著過去努力所學的知識,過著無氣力的生活,也就是個「吃老本的人」。
我經常享受著在保健室摸魚的高中生活,卻因為一場糟糕的邂逅,認識了全力少女‧向原玲,所有的日常因為她為之一變。我(不由得)開始了每天接到手機來電,幫美少女解決問題的青春生活!為了奪回我美好的灰色高中時光,我和向原的青春辯論(noisy game)就此爆發!
相關資訊
莊嚴的入學典禮開始了。
我手拿急忙準備好的白紙站上講台,裝出朗讀的模樣背誦著新生致詞的內容。從稍微瞄到的教務主任臉上那種滿足的表情來看,應該和他交給我的內容一字不差才對。這算是不錯的結果了吧。
不過……高中生活的第一步也實在太悲慘了。
原因出在那個撕破致詞紙的少女。這令人手忙腳亂的序幕,讓我打從一開始就累得筋疲力竭。
但是,這真的只是名符其實的『序幕』而已。



回到教室後,便迎來最初的班會。
以稍微低沉的聲音表示名叫千川真琴的班導,說完幾件連絡事項之後,坐到教桌旁邊的鐵椅上說「那麼,按照座位號碼一個一個自我介紹吧」。
「報上姓名與畢業的國中……其他就交給你們自由發揮。可以盡量講沒關係。」
與黑色長髮的清純外表相反,千川的口氣聽起來頗為豪邁。
畢業的國中啊。竟然做出如此多餘的指示。可以的話真不想提到國中的名字。我好不容易才壓抑下想咂舌的衝動。
自我介紹立刻開始。坐位號碼1號的首位登場者是名叫安達的男孩子,或許是被班導的氣勢震懾了吧,只見他結結巴巴地說出「興趣是足球,想加入足球社」就結束了。然後就是千篇一律的零落拍手聲。該怎麼說呢?就是日本常見的光景。
也不知道千川到底有沒有在聽,眉毛動都不動的她只說了句「下一個」。
雖然多少會出現想搞笑或因為緊張而漲紅臉等例外的傢伙,不過大致上自我介紹還是相當平穩,接下來終於輪到我。
「我叫新木場高志。畢業於聖湯瑪士學園國中部。沒有特別的興趣與嗜好。以上。」
班上同學因為我的聲音──不對,正確來說是因為「湯瑪士學園」這個名詞而產生騷動。
果然會變成這樣……我只是若無其事似地坐回位子上。
班上同學腦袋浮現的一定都是「在九州角落的知名全校住宿制完全男子中學」、「東大、醫科考取率全國第1」還有「許多政治家、企業家、官僚、學者等知名人士的母校」等等經常出現的說詞。今天如果立場相反,我也會這麼想。
然後應該會這樣想:
「為什麼這樣的傢伙會在這裡呢?」
我可以感覺到班上同學的視線。但我沒什麼好說的,只是低著頭一直凝視桌子。
最後,可能是對毫無反應的我感到膩了吧,騷動逐漸平息下來。我才剛這麼想,班上卻又突然出現另外一陣騷動。
「啊,是小千。」
「真的是小千嗎!?」
視線往上一抬,就看到一名嬌小的女孩子正要站起來。或許是習慣受到矚目了吧,她的表情看起來泰若自然。這傢伙是什麼人啊?
「我是月島千景。嗯……正如大家所說的,是在『Ptile』擔任讀模的小千。現在也有許多工作,可能有許多時候沒辦法跟大家一起上課,這一點必須先跟大家說聲抱歉。」
看來是知名的演藝人員。我也聽過『Ptile』這本雜誌。是以低年齡層青少年為對象的流行雜誌。
聽月島本人這麼一說,才發現她散發出來的氣氛確實跟一般人不同。
她身材嬌小,休閒穿法的制服底下可以感覺到豐滿的胸部,結果卻有一張可愛的蘿莉系臉龐,以及微捲蓬鬆的半長淡褐色鮑伯頭。就算不願意也會吸引其他人的目光。
「接下來的1年請大家多多指教。」
她行了一個禮後,朝眼神剛好對上的我笑了一笑,可說是破壞力十足的笑容。嘴角竟然可以上揚到那麼高的地方?我不得不對她感到佩服。
月島就在帶著可愛表情的狀態下靜靜坐回位子上。但教室依然處於騷動當中。也難怪大家會這樣。從今天開始的高中生活,竟然出現「演藝人員」這樣的刺激。嗯,雖然和我無關就是了。
「大家自己的話都到哪裡去了!?」
某道似曾相識的聲音突然間在教室內響起,彷彿要撕裂騷動。
往該處看去,就立刻看見巨大的紅色蝴蝶結。
我不可能忘記該名少女,因為就是她撕毀致詞文。這個時候她雙手扠腰並環視整個班級。眼神跟今天早上看著我時一樣認真。
……怎麼會這樣?竟然跟這種瘋狂的傢伙同班。
我環顧一下周圍,發現同學們基於跟剛才不同的原因產生騷動。
「我是向原玲。請多多指教。」
應該還沒輪到她自我介紹吧。只見向原報上姓名後低下頭繼續說:
「然後呢,難得老師都說可以盡量講沒有關係了,只是打這些徒具形式的招呼根本沒有用唷。我們是接下來1年要朝夕相處的同班同學,為了能夠瞭解彼此,應該以自己的話來多說一些自己的事情啊!」
看不下去了。
老實說,我的感想就只有這句話。
應該說,又是「自己的話」啊。這是哪裡的自我開發課程啊?
明明是美少女,卻被這種性格搞砸了。我再次窺探周圍的反應,發現在向原纏人的說教面前,大家只能露出茫然的表情。只有千川一個人例外……
她的嘴角浮現帶有深意的笑容,靜觀事情的發展。
「尤其是新木場同學!」
向原的聲音忽然變大。突然遭到指名的我整個人為之一震。向原在面前豎起食指,以透視般的眼神凝視著我。
「新木場同學只有聖湯瑪士學園嗎?」
「……咦?」
「你最後說了以上吧?既然是以上,就表示沒有其他介紹自己的事情了對吧?除了從聖湯瑪士學園畢業之外,就沒有任何關於自己的事情好說了嗎?」
還是不要跟這種奇怪的傢伙扯上關係比較好。
但是──
自傲能進入聖湯瑪士學院就讀的自己,以及對沒辦法繼續待在那裡感到可悲的自己。就像被看透這樣的過去一般,讓我無法保持沉默。
至今為止的人生──消費過去的努力,靜靜一個人靠著吃老本活下去。腦袋明明接受了這個事實,內心深處卻依然盤據著對過去的留戀吧。
「跟妳沒關係吧?」
……明明什麼都不知道。我在內心如此咒罵。
回過神來才發現,我們現在正瞪著對方。
「屬於新木場同學的發言在哪裡?」
「誰管那種東西啊。」
「剛才的新生致詞也是一樣。難得我給了你一個能用自己的話跟大家致詞的機會。」
「所以妳就把紙撕掉嗎?多謝妳的雞婆。」
「你們兩個,到此為止吧。」
千川以沉靜但極具威嚴的聲音制止我們。
「但是……」
向原像是還有話想說般張開嘴巴。然而,面對千川嚴厲的視線,她也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坐回位子上。我則因為得到解放而鬆了一口氣。
這時,千川對著這樣的我丟出一句話。
「向原說的沒錯。新木場的自我介紹確實有問題。」
我因為這出乎意料之外的攻擊呆住,但是千川不理會我的反應,說著「繼續自我介紹吧」,嘴角再次浮現帶有深意的笑容。似乎自己一個人在享受些什麼。
……這樣簡直就像個我是讓人不忍直視的傢伙。
我瞄了向原一眼,發現她的背影宛如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輕鬆。巨大的紅色蝴蝶結與下垂的馬尾彷彿在嘲笑我。
我有好一陣子都無法把視線從她的背影移開。



順帶一提,既然能夠指責他人,向原在這之後的自我介紹應該也不會太差才對。我卻完全無法聽進去。因為「全力」這個單字實在太令我在意了。
「我要全力度過高中生活。」
「什麼事情都要全力以赴。」
「我想要全力活下去。」
總之就是充滿了「全力」這個單字,屈指算了一下,她總共說了19次。由於在意這一點,導致我根本無法注意她所說的內容。
事實上,開始學校生活之後,向原確實是一個「全力少女」。
「男女行周公之禮的『周公之禮』是什麼意思?請詳細地告訴我。」
這是古典文學課的一幕。向原不論上哪個學科的課都很認真,只要有不懂的地方就會當場舉手提問……話說,別深究到底什麼是「周公之禮」好嗎?搞得老師開始含糊其辭,男生臉上都帶著曖昧的笑容了。
「絕對不認輸!」
體育課也是她發揮本領的時刻。即使是枯燥的體力測量,她依然充滿鬥志,踢著體育館的地板,一邊劇烈搖晃馬尾一邊不斷反覆橫跳。但是途中就因為腳打滑而跌了一個大筋抖。只得到低於平均值、令人遺憾的測量結果。
「聽說掃除能夠洗滌心靈!」
連掃除時間她都全力以赴。只見她擅自橫跨班級,獨自一人拿著抹布從走廊的這一頭一路擦到另一頭,然後因為過於快速從頭撞上牆壁。不過她本人依然相當認真。
即使用盡全力,但方向還是一直有點錯誤。還是別跟這個傢伙扯上關係比較好。這就是我的結論。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