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月光島之淪落的五課
  • 原文書名: 月光島之淪落的五課
  • 集數: 第1集
  • 作者:藍揚
  • 插畫: 黑色豆腐
  • 系列別:原創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限制級
  • 譯者:
  • 出版日期:2018/9/12
  • ISBN: 978-957-261-754-0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聽好了,關於你的調教,只有五課──楊冽的父親苦心經營楊氏集團數十年,事業正達到巔峰,伯父卻綁架了他一家老小,還將楊冽賣到惡名昭彰的月光島上……面對冷艷高傲的調教師孤月,楊冽只有一個請求──希望孤月不要打破他最後的人性。然而,在一次次的調教中,楊冽才驚覺,似乎自己所有沒見過、沒體會過的東西,都會被眼前這個妖嬈的男人打破,所謂的第一次,都將不再是第一次……
相關資訊
「早上好,主人。」
  孤月對問安不置可否。
  「今天早飯吃得好嗎?」
  何止是好,對於舔了整整二十一天營養糊的楊冽來說,簡直就要吃得熱淚盈眶了,因而苦笑了一下,據實回答:「好多了,主人。」
  孤月點點頭,「你體重比剛來的時候下降了三點一公斤。我雖然不要求你再胖回去,但今天開始,也不允許你再低於現有體重。今天起你的飲食會逐漸恢復正常,自己留意監控,聽懂了?」
  ……這是不只要管吃喝拉撒睡,連體重也要納入控管範圍了。
  楊冽覺得自己所有的自由和權利都被剝奪了,滿心牴觸,卻礙於孤月的種種手段,不得不俯身應「是」,接著又聽到孤月說:「對你而言,強壯的體魄和力量是你取悅主人的一部分,一身肌肉不維持多可惜。所以從今天開始,健身納入你每天的訓練計劃中,以後每天早起一個小時,早飯之前先過來,練夠了一個小時再去做別的。」
  一個小時的運動量對楊冽來說不是什麼難事,但他現在身體裡插著按摩棒,這幾乎就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是想問又不想節外生枝,因而只猶豫了一瞬,他就打消了說明的念頭,換了另一種形式……
  他先是低聲又答了句「是」,接著按孤月的規矩,雙手捧著按摩棒的遙控器,舉過頭頂給孤月呈了上去,以此試探他的調教師到底是什麼意思,「主人?」
  可是孤月沒接。
  「你自己拿著。」
  調教師示意他。
  「起來吧。」
  他聽命地站起來,抬眼的時候,才著著實實驚了一下。
  ──他身處的,竟然是一間有兩百七十度全景落地窗的健身房。
  從進了孤月這棟房子的那天開始,到現在三個禮拜了,楊冽多數時間都困在那只有一個小天窗、四周封閉密不透風的調教室裡,他房間小窗戶看出去就是外面窮極無聊的一片林子,二十一天,他沒踏出大門一步,在有限的視野裡,每天看的都是同樣的東西,悶得發慌。
  現在乍然看見窗外天高海闊的全海景,視野廣闊的窗外,銀沙白浪、藍天碧海,他連日來壓抑無比的心情有一瞬都因而變得明亮廣闊起來。
  孤月說:「吹空調還是開窗戶吹海風都隨你,那邊是配套的淋浴間。你看看,這裡有沒有什麼東西是你不會用需要我教的?」
  楊冽隨著孤月的話,目光老老實實地在所有器械上掃過一遍。
  出乎所料,竟然是一間陳設再正常不過的健身房。
  器械齊全,非常正經。
  老實說,只要是健身房裡有的東西,他都會用,說會用都不確切,得用「精通」來表達。但是在孤月面前,他不想精通。所以看了一圈,垂著眼低下頭,對調教師謹慎地表示:「大致都會,主人。」
  孤月站在跑步機旁邊,對他勾勾手指,隨意地招呼他,「過來。」
  那態度有點想在召喚小貓小狗,楊冽看了眼那跑步機,心裡千百個不願意,還是不得不遵從命令。
  孤月沒接那遙控器,他就知道了,後面插著的那根東西,這會大概是拔不出來的,怕是要跟著他跑完今天的健身項目。
  屁股裡插著東西上跑步機是什麼感覺他沒體驗過,不過用腳趾頭想,也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受的滋味。
  他不想上去,但是無從拒絕,只好在孤月不以為意的目光中,盡量忽略身體裡的東西,行動如常地上了跑步機。
  孤月撩著眼皮看了他手裡的遙控器一眼,淡聲吩咐,「開一檔。」
  楊冽咬著牙,狠下心,親手把按摩棒的檔位推了上去。
  靜音的按摩棒深埋體內聽不見動靜,這麼多天來,楊冽早已親身體驗過各種肛塞、假陽具的厲害,如今是可以承受這種粗細的按摩棒和這種程度的震動的,那東西也沒戳到前列腺上,所以雖然不適,卻也沒有怎麼難受。
  ──但這些都是在楊冽靜止不動的狀態下才有的話。
  他夾著這東西從三樓走下來都覺得不舒服了,現在開著震動上跑步機跑步?不用跑也知道,這幾乎就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可孤月不這麼認為。
  「原地踏步,走走試試。」
  跑步機還沒開,跑台還靜止不動。
  楊冽硬著頭皮踏步走──他怕動作大了那東西掉出來,只能用力夾緊,可是一夾緊那震動著的軟矽膠在體內的存在感就更加明顯,左右腳一踏步,就連帶著左右臀部都跟著一起動,按摩棒震動的同時又被自己的動作帶得在甬道內左右摩擦。
  他走得艱難,孤月卻不滿意,「腿抬高,動作快點。」
  楊冽眉毛都擰成疙瘩了,卻只能聽命,按著孤月的要求動作。
  沒走幾步,額頭就冒了虛汗,痠痛感從膝蓋一直爬到大腿根,又蔓延到了屁股上,屁股裡那根東西卻逐漸震得敏感的腸道有了麻癢感。即使心裡早有準備,但真到了這個份上,楊冽只覺得這痛苦比想像中還多了三倍。
  這樣的「運動」帶來的折磨比疲累還難受,跟他以往習慣的方式天差地別,楊冽在孤月的盯視下踏步了三分鐘就有點堅持不住了,他想停一下喘口氣,忍不住去偷看調教師的臉色,可目光才剛挪到孤月臉上,卻先看見孤月連個招呼也不打,就抬手開了跑步機……
  ……要不是怕摔了下意識趕緊調整了速度和步伐,楊冽的一句娘差點都罵了出來。
  低速四檔。
  跟他剛才原地踏步的速度其實差不多,但問題在於,踏步他能偶爾稍稍放慢速度偷個懶,現在這樣,他就必須保持著這個速度一直走。
  可身後的按摩棒本來就磨得他心裡發慌,要堅持不住了。
  他呼吸亂了,盡量挺拔從容的姿態也不見了。到了後來,是真堅持不住了,再繼續下去他就得隨著跑台滾下去。混亂中,他為了阻止這種事情發生,下意識地抬手,直接關了跑步機……
  但這其實不能怪他,運動器械對他來說實在太熟悉了,簡直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開關跑步機的動作幾乎是下意識的,甚至自己都來不及想現在身在何處、處境如何,這個動作就已經完成了。
  然後,他才反應過來。他只能赤裸地站在跑台上,伴著深深淺淺的呼吸和輕輕打顫的雙腿,侷促不安地看著他的主人,試圖做些辯解:「主人,我……」
  孤月什麼都沒說,抬手打斷他的話,看了眼被他放在儀表盤前面的遙控器,「換二檔。」
  楊冽背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主人……」
  孤月也不生氣,眼角一勾,斜睨著站在跑台上、比他高出些許的奴隸,挑了下眉。
  楊冽只能硬著頭皮把遙控器的檔位往上推了一格,霎時間那東西震得更加明顯強烈,孤月等了他幾秒鐘,給了他一點適應的時間,才重新開了跑步機,從四檔調到了五。
  四檔跑步機加一檔按摩棒楊冽就已經受不了了,何況現在身後插著的東西和腳下踩著的東西都同時向上提升了檔次,霎時間整得楊冽頭皮發麻,卻不得不跟著跑台疾步而行──這下他長了記性,不敢擅自關跑步機了,撐了沒兩分鐘,就直接從上面摔了下來。
  他一百八十七公分的身高,乍然從跑步機上摔下來,轟然一聲響,磕得渾身骨頭關節都疼,摔下來後卻也沒敢躺著,連忙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朝著孤月的方向端正跪好──
  「主人,這樣不行,請……」
  孤月眼睛都不眨一下,漠然地打斷他,「上來。」
  楊冽閉了閉眼,額角青筋都鼓了起來。
  沉默了半晌,他聽從命令,重新站在了跑台上。
  孤月還是像上一次那樣,又把檔位從五開到了六,把楊冽體內的按摩棒調到了中檔。
  他簡直就是在有意為難楊冽,彷彿讓他上去就是為了讓他再摔下來,而楊冽也不負所望,在跑台上從走到跑,這次連兩分鐘都撐不住,就又摔了下來。
  渾身到處都疼,腰部以下的肌肉全是痠楚麻軟的,屁股裡震得愈發來勁的東西則兀自地刺激他的慾望。
  他來到孤月身邊接受調教開始,就被嚴格控制著高潮。二十一天,孤月無數次讓他在高潮的邊緣徘徊,卻沒允許他真正高潮射出來過一次,他早就憋得不行,因此身體愈發敏感。
  按摩棒雖震得厲害,在甬道裡四處摩擦,卻又戳不到正確的點,他一邊累得渾身乏力,一邊被撩得空虛不安,再摔下來,鈍痛夾雜著丟人的狼狽,跟不上不下又無處發洩的情緒揉在一起,轉眼就逼得他失控了……
  「我不行,我做不到!」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