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封劍靈域
  • 原文書名: 封劍靈域
  • 集數: 第4集
  • 作者:平和萬里
  • 插畫: 重花
  • 系列別:幻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 出版日期:2017/1/6
  • ISBN: 978-986-482-090-0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天恩大陸一年一度的暗黑女神罪惡祭,廢材團馬不停蹄地趕場!

看似超好康,實際上意外不斷的淑女茶話會終於落幕。
廢材團帶著忐忑不安、尚未平靜的心情,馬上趕往暗黑女神罪惡祭!
原以為自己會忙翻的班長,意外地閒了下來。
果然!閒著就沒好事!
廢材團昔日的債主來襲,他們能再次度過難關嗎?

這是一個積極報恩,恩人一直在身邊,卻毫無自覺的故事。
都已經給了這麼多線索,這孩子行不行啊……

(2017年1月6日上市)
相關資訊
第一階段  先烤個甜點?
  
  
  夜深人靜,應該悄無聲息的廚房裡,除了滋滋的油炸聲外,是水滾的啵啵聲,偶爾有刀子剁在砧板上的聲音,這些以外,更有美味的糕點甜味香飄四里。
  「我以為有小偷闖進來了。」一片黑暗中說話的是一位銀髮少女。
  明明沒有開燈,她卻靠著淺淺的爐灶紅光,看清了廚師是誰。
  「哼。」依舊忙著煮東西的他,一句話都不想回。
  「總不會是暗黑女神拒絕了……不對,回來的就你一個。」銀髮少女很快把滿腦子的糟糕慘烈猜想忘掉,「如果一切順利,你哪來的不愉快?是誰招惹你了?以你的高強武力,沒把對方弄死?」
  做為犯了錯就差點被剁掉尾巴的受害者,銀髮少女表示不服!她絕對不接受差別待遇!
  「死人還能怎麼弄死?」他半嘲諷的說著,手上的動作愈發激烈。
  聽著湯匙用力刮鍋底的聲音,雖然湯滿多的,聲音沒多刺耳,銀髮少女還是抖了兩下。看來,這位東方來的劍靈大人心情超惡劣。
  「那個鍋子是特別請矮人大師打造的……求你放過它。」
  銀髮少女最後能說的,除了為鍋子求情,還能有什麼呢?
  依舊暴怒中的某人,終於停下作孽的手,把湯匙從鍋子裡取出來。
  「呃……那個……所謂的死人,不會是烏墨吧?」銀髮少女不是隨便猜猜的,而是劍靈大人武力值兇殘到敢跟他親近的人並不多,然後廢材團都沒人死的話,唯一能扯上關係又已經死了的剩一個而已。
  「嗯,是烏墨。」某人的怒氣值總算稍微降了那麼一點。
  「烏墨活了七、八千年還不夠嗎?墮落成亡靈族?不對,真是墮落,你根本不會氣成這樣,畢竟不想死的話,不管做什麼變化,全是個人意願跟自由。那麼,不是墮落,是被誰進行了什麼?獻祭嗎?」
  銀髮少女猜得很快,然後從對方鐵青的臉色確定猜得八九不離十。
  「呃……獻祭類的又跟暗黑女神扯上關係,還是算自願的吧?」
  銀髮少女這輩子都沒有這麼尷尬過,可她依然吞吞吐吐的努力說話。
  不說沒辦法啊!真要讓這尊陰陽怪氣的大神不斷礙她的眼嗎?她辦的是茶話會、茶話會,淑女茶話會啊啊啊!能求不要毀掉她的宴會嗎?
  去掉小淑女們彼此認識、熟悉的第一天,第二天的化妝教學跟舞會已經被蜘蛛精靈別亞各突來的意外錯過了,現在是第二天晚上,不,過了十二點的話,是第三天的凌晨,今天尚有反省會跟交際茶會要進行。
  做為負責警戒工作的警備班中武力最強大的一員,在今天要送小淑女們離開時,是絕對要出席的,銀髮少女現在卻不敢想那一幕會變成什麼樣。
  「我說,自願獻祭往後大多都會過得不錯,不管是神燈精靈、亡靈劍侍、魅魔、器靈、狼人管家。要、要不然,比這個等級差一點,唔,亡靈侍從、眷屬魔物……不好意思,低等的我實在是不太熟悉。」
  銀髮少女一向走高端風,她對於等級太低的種族們接觸不多。
  某人在她說話時,抽空把一鍋甜湯從爐子上端進了保溫箱,接著把包好的酥餅們推進烤箱,順手把兩、三盤不同的麵團放進蒸籠裡蒸。
  等這些行動做完一輪回來,某人冷冷笑著給了三個字,「再低點。」
  嗯?什麼東西再低點?銀髮少女茫然一瞬間後,眼神兇狠起來。
  任何一個職業做上百年,都能自成一種格調與水準,更別提烏墨在傭兵這個行當上,他做了足足數千年,這是什麼概念?這是當他自以為人脈不夠廣、朋友不夠多,其實他已經舉世無敵,因為朋友的朋友全是朋友。
  把自己的人際關係經營到如此可怕地步的烏墨,是遭遇了什麼?
  「我有個不太好的預感。」銀髮少女沉重地冷下了臉。
  「死亡投影。」某人乾脆俐落地報出答案。
  啪的一聲,像某樣巨大的東西在極怒狀態下拍擊到地面的聲音響起。
  銀髮少女忍了又忍,她本來沒膽子在這位劍靈大人面前露出尾巴的……她對這種舉動有根深柢固的畏懼,但是,實在是忍不下去。
  「艾阿.諾恩允許?」她不認為那位精英班長會同意這種事。
  「妳知道小艾阿跟烏墨關係很好?」某人挺驚訝的。
  「拜託!最初請求我把淑女茶話會的警備工作委託給艾阿.諾恩的人,就是做為引薦者的烏墨啊!」銀髮少女訝異對方的一無所知。
  「嘖。」某人扼腕的撇過頭,烏墨到底瞞著他私底下做了多少事?
  「那麼,艾阿.諾恩呢?」銀髮少女挺疑惑沒看到他出現。
  「呵呵,我把他們全拋下了,我需要做甜點冷靜一下。」
  是的,而某人覺得離他最近且他能使用的廚房,理所當然就一個!
  畢竟任務還在進行中,他總不能拋下其他廢材不管,乾脆回到空中閣樓。
  銀髮少女立刻把關於艾阿為什麼沒回來的話題放下,因為她有種一提到這個,對方怒氣值會再度狂飆的直覺,唔,滿室的殺氣蠢蠢欲動。
  「說回烏墨吧?」銀髮少女小心翼翼的提議。
  「說他什麼?」某人就是不想看到卷軸裡的他才會直接轉頭走人。
  「他現在是死亡投影?解除條件是什麼?死前的遺憾是什麼?」
  銀髮少女好歹是西方人,對於最被厭惡也是最後一種掙扎方式的死亡投影,她是不陌生的,只是完全沒料到,烏墨也會有這麼一天。
  「等艾阿他們回來,妳再去問吧!」某人冷笑著,他真心不想管。
  既然烏墨可以拿自己的死做籌碼,那就恕他不想下注賭這一局!
  當你認認真真想在一件事上把前因後果弄明白、講清楚,偏偏某人死不妥協,不是冷笑就是一問三不知,完全不配合時,感想是?
  ──好想揍他!銀髮少女心裡這個想法至少反覆了上百遍。
  「想動手?行,我成全妳。」某人悠哉放下手上的麵糊,右手隨意的從懷裡掏出一個奇怪的小木盒後,一共十二把迴旋劍陣的虛影在空中顯現。
  下一刻,身穿西方劍士服的少年,變成一位年約上百歲,白髮白鬚,穿著黑紅色寬袍大袖的老人,同時,在他的左手上出現一把亮晃晃的劍。
  並不是實質的劍,同樣是力量濃縮而成的劍影,卻十分霸道冷冽。
  銀髮少女常年偽裝成冰屬生物,卻因為劍氣的冰寒狠狠打個冷顫。
  不小心捋虎鬚是什麼感受?銀髮少女連一秒都沒有遲疑,轉身,跑!
  磅的一聲巨響,響在夜半的空中,卻不像碰撞聲,更像雷鳴。
  底下的小木屋們,有很多睡熟的小淑女頂多咂下嘴就繼續熟睡;而有些年齡大一點,更有危機意識的淑女們,則是太信任銀髮少女優蘿女士的戰力;至於優蘿本身的下屬們,也大多是同樣的想法,他們在第一時間開啟了隔絕上空與小木屋之間的防護罩後,就再沒有第二個行動。
  做為簡直被下屬們跟小淑女們集體拋棄的可憐人,優蘿閃躲兩劍不果,在身上留下淺淺劍痕,意外沒有見血後,依舊不得不展開了原形,她是勒耳那的水蛇許德拉一族,被暱稱為巨毒水蛇,又稱勒拿九頭蛇。
  九頭蛇?沒有錯,但是外形比較特殊一點,不是想象中的蛇身上頭有九顆頭,那個是東方系的兇獸九嬰,而八岐大蛇則是八顆頭八個蛇身。
  說回來,許德拉一族的蛇身有點半龍化,上半身有九顆蛇頭和長長的蛇頸,下半身則是一個龍體雙翅加上雙足雙腳以及一個粗壯蛇尾。
  因為擁有半龍體的關係,皮粗肉厚程度是可以跟龍族相媲美的。
  見鬼的是,優蘿現出原形之後,之前只能在她皮膚上砍出淺淺白痕的那把劍,如今是一劍一劍的在給她放血!疼死了啊啊啊,救命!
  一言不合開打沒什麼,能求別這樣把她往死裡打嗎?
  「吼?」能休戰咩?優蘿表示快被打死時,賣萌是毫無壓力的。
  「呵。」再一次揮劍的某人,差一點點又要下意識朝某蛇尾下手,好在他這次揮劍雖然是為了攻擊,卻不是要攻擊某隻九頭蛇。
  刷的一聲,毫無阻礙般直接劈開了防護罩,差點劈中某個人。
  彷彿整個空間被扭曲,那個人仰頭站在最邊緣的小木屋外,不屑的看著他們,然後?然後被某位少年狠狠地用紙卷「巴」頭,打得他踉蹌幾步,消失在黑暗裡的樹蔭下,而那個人……當然是艾阿.諾恩不成材的親人。
  「吼。」優蘿不是普通地討厭杰斯特.諾恩,誰給他看不起人的資格?
  「明天送別時要小心點。」收起劍的某人,丟下這句後,朝廚房的窗口飛回去,他剛剛放進蒸籠裡的甜點該取出來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