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討伐魔王之後不想出名,於是成為公會會長2(首刷附錄版)
  • 原文書名: 魔王討伐したあと、目立ちたくないのでギルドマスターになった
  • 集數: 第2集
  • 作者:朱月十話
  • 插畫: 鳴瀬ひろふみ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偽善
  • 出版日期:2019/9/9
  • ISBN: 471-094-556-108-0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前公會會長瑟列妮帶來一件危險的委託,找上了為追求和平的日常生活,而經營著『銀水瓶亭』的迪克。
「主人已看清事情的全貌……!」
迪克依薇蕾妮所言,解開隱藏的謎題,前去救助仰賴自己的獸人少女及公會會長姊妹。但是,震撼王都眾公會的重大事件幕後黑手,似乎是熟知迪克過往、情仇交織的女性!?
「如果有一天我要求你動手,你一定要殺了我喔?」
網路上人氣首屈一指的病嬌女主角登場!不想引人注目的英雄,其不為人知的過去即將揭曉──!
相關資訊
艾爾貝王國的曆法,以稱為『星神』的眾神之名命名,也用於公會的名稱。我的公會就是取自水瓶神的名字。因此名為『銀』之『水瓶』亭。
  這個名字不是我取的,是前公會會長取的。她在我就任成為會長的三個月前,以公會業績不佳為由,免除公會會長一職。
  前會長絕對不是一個無能的人,只是熱愛賭博。
  她現在也會偶爾來我店裡露面。
  事情發生在今天晚間營業時段開始之後不久,我一如往常地坐在吧台角落的位子喝酒。
  在我旁邊,一名留著長長的碧色秀髮、服裝宛如舞孃的女子坐下──她總是不問一聲就直接坐在我旁邊。
  「又來借錢嗎?」
  「哎呀哎呀,別這麼冷淡。我有時也會為了那件事之外……不對,為了包含那件事的事情而來喔。」
  笑得滿不在乎的她,名字叫做瑟列妮‧蘿拉。原本是S級冒險者,據說有望晉升SS級,但是因為運氣很差,甚至有『倒楣女神瑟列妮』之稱,導致她舉債潛逃出王都。
  聽說她賭博連連失利卻賭性堅強,不惜借錢也要孤注一擲,結果差點被債主扣押公會資金。為了不連累公會成員,她選擇辭去公會會長一職,徹底以個人債務的名義償還。
  她在我成為公會會長的一年後毫無預警回到王都。據傳她之前都在艾爾貝國內流浪,回到王都後依然故我地來到我的公會小屋投宿,從那之後每隔幾個月就會來造訪這家店。
  薇蕾妮一看到瑟列妮,表情就變得有點慍怒。其他客人可能看不出來,但每天看薇蕾妮的我分辨得出來──不過,她為什麼生氣?
  「……客人,請問要點什麼呢?」
  「請給我迪克推薦的酒。只要是迪克推薦的酒,就不會錯吧。」
  「請您在店內不要像這樣提到其他客人的名字。那是本店的規矩。」
  「啊啊,的確說過那種規矩。那麼,他是我的小弟,就叫他小弟好了。」
  瑟列妮大模大樣地笑著。雖然不聽別人的話,但她並不是壞人,總之我決定先為她上酒。
  「小、小弟……雖然我的年紀比妳小,但妳一點都沒有姊姊的感覺喔。」
  我用眼神向薇蕾妮指示配方──她應該接收到了才對,卻顯得很不高興。
  (呃──妳在生什麼氣?)
  (我並沒有生氣。主人和瑟列妮閣下的距離很近是主人自願許可的事情,我也不能怎樣。)
  (唔……是、是她總是愛靠過來。該說是她特別中意我嗎……)
  瑟列妮只是坐在我旁邊面向我,豐滿的胸部就快抵到我的手肘。從剛才開始,每當她若即若離地碰到我,薇蕾妮就會散發不高興的緊繃氣氛。
  (……哼,現在就原諒你們。我只要以客人的身分上門,也一樣可以和主人坐得那麼近。)
  薇蕾妮雖然鬧在脾氣,卻不動聲色地按照我的指示調酒。
  首先取出由深紫色的『紫暗果實』製成、香甜濃稠的酒,再注入和麒麟奶酒不一樣的『賢人山羊』奶酒。紫暗果實有益眼睛,濃縮了該成分的酒,具有能夠一舉消除各種眼睛疲勞的功效。
  瑟列妮的職業是『魔法射手』,勤於護眼。我設計這款調酒不僅是為了她,也為了提供給自家公會的其他射手──瑟列妮將紫白酒混合後品嚐,似乎相當中意,滿足地笑了。
  「嗯……這甜美的香氣與濃醇調和的味道……好像會讓人上癮。居然為我準備了這種酒……小弟,你很期盼我會再來對吧?你這樣招待我,會讓我忍不住窩在這裡不走啊!」
  「唔……客、客人。這款調酒從很久之前就是這裡的招牌之一。雖然暫且只提供給特定客人……」
  「是嗎?對不起,好像是我想太多了。說到這個,老闆換人了對吧……小弟,你是從哪裡勾引到精靈的?而且還是這種美女。」
  「不是勾引,是發生了許多事……」
  假如知道薇蕾妮是魔王,就算是膽識過人的瑟列妮也會感到吃驚吧。因此,目前先暫時隱瞞事實。
  「不過,幸好她是精靈。如果她是獸人,我就必須提醒你注意了。」
  「提醒注意,請問是要注意什麼?」
  薇蕾妮代替我回應。
  瑟列妮察覺我的意圖,彷彿閒話家常般,面向薇蕾妮的方向,傾斜著酒杯娓娓道來。
  「我這陣子在王都外四處走訪,期間造訪了幾座獸人的村子。獸人大多住在山中或森林深處,但是為了知道『外面的世界』或者是『其他種族的生活』,有時會來到外界。可是人類大多將獸人視為『亞人』。好像也有人類看到擁有獸類特徵的獸人便會打歪主意。」
  「艾爾貝的法律不允許歧視獸人。如果對他們為非作歹,必定會遭到制裁吧。」
  「對,是那樣吧。但是你們要記住,黑暗正是因為光明照不到才會是黑暗。」
  看到獸人產生的歹念──是想要剝取毛皮之類的嗎?
  伯貝奇亞兵曾經試圖捕捉並迫害虎獸人,艾爾貝人民之中也的確有人歧視獸人。
  「……瑟列妮,妳是來通知我某件事的嗎?既然妳會講這件事,就表示和獸人有關……」
  我問到一半,瑟列妮就豎起一根手指伸到我面前,制止我說下去。如果手指再往前一點,就會碰到嘴唇──她時常會靠得太近。
  「這是你身為公會會長的信念吧?不管任何情報都具有支付代價的價值。然後我要求的代價是……你明白吧?」
  瑟列妮取出兩顆骰子,放在桌上。她很愛用賭博決定大小事──然後總是拿荒謬的東西當作賭注。
  對,瑟列妮沒錢的時候,就會拿『自己』當賭注。她會離開王都討生活,就是在導致她辭去公會會長的那盤賭博中借了賭金,而遭到債主逼婚。
  一賭博就失去理智的瑟列妮夢想一次翻本,因此『用自己當擔保品』借錢。據說原本是工作還錢的意思,但對方完全誤會了。瑟列妮認為是自己不好,說了讓對方誤會的話,於是離開王都避風頭,不過據說冒險者的流浪生活很合個性,她似乎很享受現在的境遇。
  「要是我贏了,就提供我一點情報嗎?關於那個牽涉獸人的案件。」
  「拿『我』當賭注,就表示我會服從小弟喔。但是,在得手之前得按照程序才行。五次決勝負如何?」
  「好吧。我就接受這盤賭局。」
  「客人,儘管我也很在意賭局的內容,但根據剛才的說法,我擔心能否收到這次的帳款。白吃白喝讓人……」
  很困擾──在薇蕾妮這麼說之前,瑟列妮諂媚地笑了笑,將自己錢包中的所有錢倒在掌心。只有三枚銅幣。
  「事情就是這樣……我已經一貧如洗。所以,如果你們能夠不計較賭局結果,收留我過夜,我會很開心。」
  賭局使用的骰子是稀有金屬製,只要變賣換錢,想必能夠輕易籌措到住宿費和餐費,但瑟列妮為了和我賭一場,因此找了藉口將骰子帶來吧。她有重視那種『情調』的傾向。
  因為薇蕾妮也對骰子感興趣,我於是遞給她。不料,她彷彿想到什麼般微微一笑。
  「怎、怎樣……?」
  「沒事。我本來以為她是麻煩的客人,但請容我訂正。她似乎曾經是一位擁有『玩心』的迷人女性。」
  「我自認不是曾經,而是現在進行式的好女人喔。因為小弟不輕易露出破綻,我們互相都覺得自己的女性魅力受到考驗呢。」
  「我有同居這項壓倒性的優勢……」
  「妳們兩個是不是莫名地意氣相投……?」
  薇蕾妮不等我指示,直接幫瑟列妮再續一杯。瑟列妮以嫵媚的動作舉起玻璃杯湊到嘴邊,朝我送秋波──再配上那身宛如舞孃的服裝,實在太撩人,希望她節制一點。
  
  艾爾貝的曆法,一年分成十二個月。現在時值五月,稱為『獅子神月』。艾爾貝──全年氣候溫暖,只有八月很熱。據說是因為艾爾貝王國的氣候受火精靈王影響,八月是火精靈力量最強的時候。
  王都人口密集,有時到晚上都還殘留著暑氣,穿少一點會比較舒適。
  「……就算是這樣,那也太暴露了吧?」
  打烊後,我們走上二樓,決定在客廳和瑟列妮進行賭局,然而──特地換掉女僕服的薇蕾妮,不知為何打扮得比我和瑟列妮更像要『決勝負』的人。
  「呵呵……答應玩骰子的是主人吧。說到骰子就想到賭場,說到賭場就想到這套服裝。」
  「唔……妳、妳不要彎那麼低,快要穿幫了。」
  「薇蕾妮很內行喔。從看到骰子時就決定這麼做了吧。」
  瑟列妮和薇蕾妮互相眨眼示意──簡直就像十年老友,我卻懶得吐嘈她們明明今天才剛見面。
  該吐嘈的是薇蕾妮的服裝吧,存在感果然太過強烈,無法視而不見。
  「在討論獸人議題之後,那副打扮是怎麼回事?」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