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
  • 原文書名: ロクでなし魔術講師と禁忌教典
  • 集數: 第10集
  • 作者:羊太郎
  • 插畫: 三嶋くろね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意凱
  • 出版日期:2018/3/30
  • ISBN: 978-957-260-739-8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魔人亞瑟洛‧葉羅在人世復活後,即將引爆毀滅菲傑德的術式──【米吉多之火】。為了阻止災難發生,葛倫等人動員了學院和宮廷魔導士團的總戰力。
「我知道……或許可以擊敗那傢伙的手段。」
葛倫的萬用王牌。為了使用那個殺手鐧,葛倫必須再一次面對自己那染血的過去。
「明明知道不應該留在這裡……我卻還是依賴了大家。」
此外,在出身的秘密曝光後,魯米亞下定決心要犧牲生命戰鬥,這時另一個自己出現在她的眼前……
在世界邁向毀滅之時,兩人和自身的罪惡與過去展開了對峙!
相關資訊
序章 毀滅的序曲
  
  『葛倫,這是試煉。』
  在烈焰騰空的赤紅色天空下。
  感覺亦正亦邪,有著詭異翅膀的少女向他嚴正聲明──
  『你必須設法從稍後發生的災變中存活下來──』
  她的眼神黯淡無光,泛著如深沉地獄的幽幽黑暗。
  『不只是為了未來──也是為了過去。』
  「呵……這笑話還真是教人笑不出來啊。」
  葛倫只能乾笑。那個畫面實在過於脫離現實,葛倫根本無心陪納姆露絲胡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他眼前的,是身上被一層特別濃郁的黑暗包覆,發出輕蔑笑聲的魔人──《鐵騎剛將》亞瑟洛‧葉羅。
  頭頂上則是即將帶來毀滅的深紅色方舟──《炎之船》。
  無論天空或是大地,所有的一切都紅得像鮮血一樣,彷彿末日降臨的世界。
  「……這是怎麼了啊?到底是發生什麼情況……?」
  啊啊,好像虛幻故事。葛倫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那能讓夢與現實、瘋狂與理智的界線為之崩解的景色,感覺自己的理性一點一滴地被削弱。
  「到底是怎麼了啊啊啊啊──!」
  當他忍不住要把崩壞的自我,隨著吼叫聲一起宣洩出來的時候──
  『葛倫,不要被對方的氣勢吞沒!盡量保持冷靜!』
  納姆露絲及時發出一聲大喝,讓葛倫勉強維繫住了理性。
  納姆露絲突然出現在葛倫正前方,她那燃燒著陰鬱憤怒的頹靡雙眸,讓葛倫像看到振奮之火一樣猛然回神。
  「嘶哈──!嘶哈──!呼!咳咳、咳咳……」
  『真是的……人類的意志力實在有夠薄弱……真會替人找麻煩。』
  納姆露絲語帶不屑地嘲諷了因呼吸過度而嗆到的葛倫。
  葛倫回過神,全身噴出了大量的冷汗,他忍受著渾身是汗的不快,環顧四周。
  旁人的狀況和葛倫大同小異。
  就連瑟莉卡、崔斯特男爵、梨潔兒也不例外,他們都因為自己的常識無法理解這個荒謬的現實,茫然若失地放棄了思考。
  哈雷甚至口中嚷嚷著「不可能,不可能……」,用雙手把頭髮抓得亂七八糟,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正在嚴重傷害他平時最呵護的髮根。
  從校舍觀察情勢的學生面對這幅景象,有的看到渾然忘我,有的像小孩子一樣無助地哭天喊地,甚至有人嚴重到失神和失禁。
  當所有人都陷入自我崩壞的阿鼻地獄的時候──
  『……好了。準備進入正題吧。』
  「……!」
  唯獨魯米亞無所畏懼,絲毫不受動搖,意志堅定地和魔人對峙。
  『魯米亞‧汀謝爾……我和妳雖然無冤無仇,可是妳必須死。』
  魔人那雙從兜帽深處綻放出黯淡光芒的雙眸瞪著魯米亞,如此說道。
  『為了我等的大導師。也為了我所信奉的神!』
  「……神……嗎?」
  魔人點頭回答魯米亞。
  『沒錯,「雙生子的義體」啊。今世的妳確實已經非常接近「空之巫女」了……不過,仍稱不上完整……我的信仰、我的神需要完美無缺的「空之巫女」……』
  「『雙生子的義體』……?『空之巫女』……?那是什麼……?」
  『下一個妳。下下一個妳。下下下一個妳。一直重複,直到『空之巫女』成為完全體為止……一如我等過去所經歷的一樣。』
  雖然魔人這番話的含意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冒牌的巫女。獻出妳的生命來吧……為了我偉大的主!』
  然而唯一確定的是,魔人釋放出了強烈的殺意,想要殺死魯米亞。
  「……別做夢了。」
  葛倫拚了命鞭笞頹靡不振的身體,把魯米亞保護在身後。
  「雖然我完全聽不懂你說的那些事情,也不知道那個神和信仰到底是什麼鬼……總之我不會讓你碰魯米亞任何一根寒毛……我一定會擊敗你。」
  葛倫舉起手槍,瞄準魔人。
  『好。那你就試試看吧……由我《鐵騎剛將》亞瑟洛‧葉羅來當你的對手!』
  魔人就像現在才注意到葛倫的存在般,悠悠地轉身面向他。
  剎那──空氣因為即將掀起的腥風血雨而顫動起來。

  第一章 層級


  和源源不絕地噴發出黑暗靈氣與存在感的魔人展開對峙的同時。
  (呿……回歸現實,接下來要怎麼辦?該如何戰鬥?)
  葛倫極其冷靜地在腦海內分析這個令人絕望的戰況。
  (我手上僅剩的武器……防身用的護符兩枚,投針三根,閃光石一顆,裝了六顆普通子彈的預備彈匣一個,魔力快耗盡了……接連不斷的戰鬥也讓我的體力所剩無幾……)
  葛倫瞥了本來是拉查爾的魔人一眼。
  (相對的,那個混蛋……從頭到腳都充滿了力量……)
  麻煩的問題不是只有這樣而已。
  (對了……那傢伙的《力天使之盾》現在還好好的……那面盾牌的絕對防禦……雖然瑟莉卡幫忙想出了破解法,但處理起來還是一樣棘手……而且他的那把槍同樣充滿威脅,只是鋒芒被盾牌蓋過去了而已……)
  葛倫定睛注視著魔人手上的長槍,挖掘埋在記憶深處的從軍時代知識。
  (那把槍……十之八九是聖艾里沙雷斯教會聖堂騎士團的『聖劍』。把自身的魔力轉化成光之斬擊,進而釋放……讓使用者可以施展『法力劍』的武器法具……使用者的實力愈強,威力也會愈高,就某層面而言,可說是世界最強的武器……)
  假如拉查爾真的是六英雄,那麼他的愛槍就是《聖槍洛奇塔力亞》,這把武器堪稱是聖劍系列中最高的傑作之一,威名遠播。
  《聖槍洛奇塔力亞》和《力天使之盾》。
  兩者都是出自遠古時代聖人之手的傳說級武器法具。
  (……無法想像魔人的力量和那組槍盾搭配起來威力會有多可怕……如果和他正面對決,我根本毫無勝算可言……!)
  既然如此,那該怎麼做?
  (果然……首先得靠瑟莉卡那把唯一能突破那面盾牌的『真銀劍』……)
  該如何破解魔人所倚仗的,最強的盾與槍?正當葛倫絞盡腦汁思考的時候──
  四周突然尖銳地響起了金屬爆裂的破碎聲。
  「……什麼?」
  沒想到……魔人居然自行捏爆了《聖槍洛奇塔力亞》和《力天使之盾》。
  傳說的知名武器法具變成支離破碎的碎片,往四面八方噴濺。
  葛倫目瞪口呆地望著碎片的光芒在視網膜烙下殘影的光景。
  「……你是白痴嗎?」
  半晌,他錯愕地喃喃說道。
  「粉碎掉這世上最高等級的兩樣裝備……你到底在幹什麼?……瘋了嗎?」
  『哼,可笑。』
  聞言。
  『使用比自身的力量還弱的武器和防具,有什麼意義?』
  魔人像在闡述真理般如此回答道。
  『我已經不需要那種愚者打造出來的武器了。我乃《鐵騎剛將》亞瑟洛‧葉羅。我自身就是世界最強的武器與防具。』
  魔人的宣言讓葛倫倒抽一口氣,一臉茫然。
  「…………你在虛張聲勢。」
  一會兒之後,葛倫悶哼一聲斷言道。他也只能如此一口咬定。
  魔人說的是事實,這件事葛倫心裡有數。
  可是一旦意識到這個事實──剩下的就只有絕望了。
  以某個故事為例,有個罪孽深重的女人因為禁不起誘惑,打開了封印著這世上所有絕望的「盒子」。雖然「盒子」裡面的絕望通通飛散到世界中,使人們備受折磨與痛苦……可是,據說「盒子」裡面最後還留著一個希望。
  然而,留在「盒子」裡面的其實不是希望,而是名為『知道了一切真相』的絕望。
  正因為那個絕望留在「盒子」裡面沒有在世上曝光──所以才會矛盾地變成「希望」。
  正因為不知情,被蒙在鼓裡,人們才能懷抱希望。
  所以葛倫選擇不要往「盒子」裡面窺看……
  「這混帳,把人瞧得這麼扁……!」
  相對地,他蹬了一下地板,以爆發性的速度向魔人發動突擊。
  他早已進入白魔【體能爆發】全開的狀態。
  葛倫的體能大幅強化,連肌肉與骨頭都發出了悲鳴,速度快到無法看清身影。
  「喝啊啊啊啊啊──!」
  假動作。衝刺到一半,葛倫忽然九十度往旁邊飛撲──
  「去死吧!」
  在如湍流般橫向流動的風景中,葛倫舉起手槍──連續扣下扳機。
  從槍口噴出的六道銳利火線精準地貫穿了魔人的手腳──
  啪!下個瞬間,世界一陣白熱,變成白花花的一片。
  葛倫丟掉射光子彈的手槍,同時點燃了最後一顆閃光石。
  以此做為障眼法後,葛倫迅速切進魔人的死角,大聲唱出咒文:
  「《原初之力啊‧附著在我的爪牙‧綻放猛烈的光輝吧》──!」
  黑魔【武器附魔】──強化武裝的咒文。
  葛倫把剩餘的最後魔力灌注到右手,使其變得比鋼鐵還要堅韌。
  葛倫的右手綻放出燦爛的魔力光輝。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