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異世界魔王與召喚少女的奴隸魔術
  • 原文書名: 異世界魔王と召喚少女の奴隷魔術
  • 集數: 第6集
  • 作者:むらさきゆきや
  • 插畫: 鶴崎貴大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黃筱涵
  • 出版日期:2017/2/2
  • ISBN: 978-986-482-635-3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魯瑪琪娜想要扳正腐敗的教會,迪亞布羅一行人為了協助她,終於要前往王都。這麼做的話,勢必得與聖騎士交手,但情況比想像中樂觀,因為從《寶物庫》中取得的新裝備,在這個異世界具有壓倒性的優勢。然而,手無縛雞之力的信徒擋住他們的去路。魯瑪琪娜不希望戰鬥──卻被關進教堂,並背負背德的汙名,明明是聖女卻遭受許多不合理的對待……讓迪亞布羅再也無法坐視不管。「連敵我都分不清楚的愚者,沒有存活的價值!」他將用強大的魔術摧毀教會!? 震撼全世界的魔王(演技派)以絕對強大的力量,勇闖異世界的冒險物語,第六幕!

(2017年2月2日上市)
相關資訊
前情提要

  在MMORPG十字幻想曲中,?本拓真因壓倒性的強大實力,以及比正牌大魔王更像樣的演技,受其他玩家讚譽為『魔王』。
  拓真是整個遊戲裡第一位打倒《大腦魔王安格巴洛斯》的玩家,藉此取得了超級稀寶《魔王的戒指》──能夠反射各種魔術,堪稱十字幻想曲中的最強裝備。
  某天──拓真被召喚進神似十字幻想曲的異世界裡。
  這似乎是豹人族少女蕾姆及精靈少女雪拉同時進行召喚儀式所造成的,因此她們都號稱自己才是召喚主。
  「……妳是不是弄錯了?這隻召喚獸是我召喚出來的,妳的魔術並未成功。」
  「才怪,明明是我的!」
  但是,召喚術卻被《魔王的戒指》反射回她們身上,使《奴隸的頸環》套在她們身上。
  拓真對兩人的爭執感到不知所措。他雖然是個優秀的玩家,溝通能力卻近乎零。困擾至極的他,索性扮演起遊戲內的魔王。
  「停止無謂的爭執吧,妳們現在可是在《迪亞布羅》的面前啊!」
  後來,三人便以地方都市法德拉市為據點。
  其中,蕾姆其實懷抱著祕密──原來,她的體內封印著《魔王克雷布斯庫爾姆》的靈魂。雖然迪亞布羅暗自感到害怕,但仍透過魔王演技虛張聲勢,扛起解決這件事情的責任。
  甚至阻止了魔族艾德爾卡特的襲擊。

  於是法德拉市的領主加爾弗德,向迪亞布羅等人委託任務。
  由於精靈宗主國古林伍德王國的王子奇拉威脅道:『不交出雪拉的話,將不惜開戰。』所以任務的內容就是要化解戰爭。
  個性一絲不苟的國家騎士艾莉西亞,則以監視的名義與迪亞布羅等人同行。
  這次,迪亞布羅仍舊跨越重重難關,守護了雪拉。

  一行人讓蕾姆體內的魔王克雷布斯庫爾姆復活了。
  但是魔王卻喪失了一部分的記憶,成為只喜歡比司吉的幼女,並暱稱為庫爾姆,與迪亞布羅等人度過了一段平穩的日子……
  但是艾莉西亞卻背叛了他們,喚醒了庫爾姆的魔王本質,使她大肆暴走。
  幸好透過迪亞布羅的極大魔術,以及蕾姆與雪拉的溫情呼喊,克雷布斯庫爾姆才恢復成庫爾姆的模樣。但是他們仍必須保證庫爾姆不會再狂暴化,所以便由迪亞布羅對她施加奴隸魔術。

  迪亞布羅救了聖女魯瑪琪娜。她雖然貴為教會最高階的《大主神官》,卻因為想端正腐敗的風氣而遭人追殺。
  魯瑪琪娜想前往聖騎士巴杜塔所在的城鎮──屬於舊魔王領域的危險地帶吉爾肯塔市,因此便聘請迪亞布羅等人以冒險者的身分護衛她前往……
  沒想到他竟然是個大壞蛋,為了錢而透過詛咒散播《告死病》。
  迪亞布羅在地下祭壇與巴杜塔陷入苦戰,最終仍舊打倒了對方,但是魯瑪琪娜卻也跟著倒下了。從她身體浮現出來的,是代表告死病的黑痣。

  一行人逃過了吉爾肯塔市領主拉姆尼堤斯的追擊,並為了獲得治癒告死病的道具,開始攻略迪亞布羅自己建造的地下迷宮。
  闖過了數道陷阱(?)之後,一行人終於到達了地下迷宮最底層,等在那兒的則是魔導機女僕蘿婕。
  迪亞布羅不僅拿到了目標道具,還取得了許多新裝備。
  這時,魔族貝納克內斯率領著魔王軍襲向吉爾肯塔市,以壓倒性的戰力瓦解了人族軍隊。及時趕到的迪亞布羅,基於某種理由發揮了《魔王真正的實力》打倒對方。從結果來看,他還是拯救了吉爾肯塔市。

    序幕

  災害、戰爭、犯罪……
  無論人們聽到了多少次關於這方面的警告,仍舊會抱持著「我應該不會那麼倒楣」的心態。
  人們總是相信這些蠻不講理的壞事,不會降臨在自己的人生。
  但是,災厄總在轉眼間造訪。
  就算是善良、努力且行事謹慎的人,或是強壯且步步為營的聰明人,仍可能毫無理由地遭遇逃不掉的災難。
  不幸──
  人們有時會因為只能用這個字詞形容的不合理事件而失去性命。
  位在舊魔王領域的吉爾肯塔市,在毫無脈絡也毫無道理的情況下,突然迎來了毀滅的危機。
  在某地覺醒的魔王,派遣新組的魔王軍攻打這座城鎮。
  居民太晚才開始避難,理應防衛城鎮的軍隊兵敗如山倒,這樣的情況使虐殺這件事情成為難以避免的事情。
  整座城鎮陷入九死一生的絕境。
  但是,城鎮獲救了。迪亞布羅打倒了魔王軍的指揮官,使這場戰局逆轉勝。
  得救了!
  這樣的奇蹟讓城鎮到深夜都還處於歡欣鼓舞的氣氛中。
  儘管白天經歷了一場戰爭,人們理應疲憊困頓,但是即使過了午夜,城鎮裡的喧鬧仍然毫無休止的跡象。
  這麼吵的話我可睡不著啊──迪亞布羅暗忖。
  但是這裡的居民之所以如此開心……
  都是因為迪亞布羅的功勞。這麼一想,迪亞布羅的心情就沒那麼糟了。
  「不過,能成功保護城鎮真是太好了。」
  迪亞布羅撲上床。
  由於這次立下非常大的功勞,因此領主為他們安排了吉爾肯塔市裡最高級的旅店。
  他終於能夠睡到彈簧床了。迪亞布羅在床上彈動著身體,使床墊發出咿軋聲。
  「好軟。」
  由於他獨自住在單人房裡,因此便以真實的自我,吐露出如此感想。
  他的同伴還有豹人族少女蕾姆、離家出走中的精靈族公主雪拉、大主神官魯瑪琪娜、草原妖精荷魯恩(十二歲),她們都待在各自的房間裡。
  魔導機女僕蘿婕的重量似乎會壓垮地板,所以就沒有投宿於此。
  由於不能讓她獨自露宿街頭,因此便只有蘿婕回到據點《魔王的地下迷宮》。
  迪亞布羅已經破壞了大部分的陷阱,因此蘿婕也必須回去修復迷宮內的設施並看守寶物庫。
  所以現在房內只有迪亞布羅一個人──
  久違的獨處啊。
  好久沒有體會到這種聲音直接傳到牆壁上的感覺。
  在大床上盡情地伸展雙手,讓他有種解放的感覺……但是又有點寂寞……
  他「呼啊啊啊」地打了哈欠。
  戶外又傳來了不曉得第幾次的合唱。他不曉得那是國歌還是軍歌,但是都已經快記下旋律了。儘管戶外如此喧囂,睡意仍逐漸降臨。
  雖然他已經用藥水恢復了HP(生命力)與MP(精神力),但是連日的戰鬥仍然讓身體累積了相當大的疲勞。
  迪亞布羅閉上雙眼,讓意識逐漸沉入泥淖。

  咚咚!
  與戶外噪音不同的聲音,從近處響起。
  他這才意識到有人敲門。
  迪亞布羅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刻意表現出具魔王風範的言行舉止,藉此隱藏真實的自己……
  他盡可能地壓低嗓音。
  「哼哼哼……哪個傢伙竟敢打擾本魔王的睡眠?」
  迪亞布羅不擅長與人對話,尤其面對女性時更是不知所措。要是用真面目面對其他人的話,就幾乎說不出話來。
  因此,他只能用遊戲中演繹的魔王態度偽裝自己,多虧了這種做法,他才能與其他人對話。
  但是同時也因為魔王演技,讓他引發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不過要是他打算以真實的自己說話,就只能吞吞吐吐地說出「啊~」或「唔~」這類單音,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有道嗓音從門的另一端響起。
  「是余。既然汝醒著的話就正好,余有話想與汝談談。」
  ──余!?
  他本來以為一定是蕾姆或雪拉等夥伴,但是響起的聲音卻不屬於她們,而是屬於更成熟的女性。
  這座城鎮中會自稱『余』的人,在他的認知裡只有一個人。
  但是那個人具有相當高的身分地位。
  有可能在深夜造訪旅店中的其中一室嗎?
  迪亞布羅半信半疑地下了床,開啟門鎖並打開門。
  有個披著黑色長袍的人站在那兒。
  藏在長袍深處的臉蛋相當端整,眼瞳呈現出燃燒般的深紅。果然,他並沒有認錯人。

    *

  來訪的正是吉爾肯塔市的主人──這座城鎮的領主法妮絲‧拉姆尼堤斯。
  她勾起抹有豔紅胭脂的唇瓣笑道。
  「請余進門吧,迪亞布羅。」
  領主竟然獨自來訪!?
  雖然迪亞布羅非常震驚,但是對地方領主表現出敬意就不像魔王了,所以他佯裝平靜回答:
  「妳來做什麼,拉姆尼堤斯?」
  「余不是說了,是來找汝談話的嗎?」
  明明是個地方領主,卻自稱『沙漠國度之王』,由此即可看出她的大膽。她似乎擁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他還沒同意她進房,拉姆尼堤斯就擅自踏入了房間。
  迪亞布羅以鼻哼氣。
  「哼……好吧……不過若是什麼無聊的小事,妳可得做好覺悟喔?」
  「絕對不會讓你無聊的。」
  拉姆尼堤斯脫下了長袍,披在椅背上。
  她現在並非以往的鎧甲打扮。
  她穿著背部大大敞開的晚禮服。
  一對豪乳幾乎要溢出,腹部則敞開著,讓迪亞布羅忍不住將視線投往該處,雖然他慌張地想別開視線卻失敗了。
  她將雙臂交疊在胸前,將胸部擠得更高,強調了那非比尋常的深刻乳溝。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