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言語之花
  • 原文書名: 言ノ葉ノ花
  • 集數: 第1集
  • 作者:砂原糖子
  • 插畫: 三池ろむこ
  • 系列別: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限制級
  • 譯者: 文渠
  • 出版日期:2015/6/17
  • ISBN: 978-986-431-552-9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首刷特別限定:隨書附贈「衝動宣言」典藏卡》

(全一冊)
余村從三年前開始突然聽得見別人內心的聲音,自此以來就不太能相信他人。某一天,他聽見了似乎對自己抱持好感的同事──長谷部的心聲。余村雖然懷有罪惡感,但透過言語和「心聲」一心一意灌注的愛情讓他感到相當愉快,逐漸喜歡上長谷部這個人。儘管他終於接受了長谷部的告白,但長谷部得知他能夠聽見心聲之後,反應令人相當意外……。心痛程度200%!!甜中帶苦的戀愛故事。

(2015年6月17日上市)
相關資訊
這是發生在三年前的事情。
  余村和明記得那一年冬天非常寒冷。
  在氣溫比往年還要低上許多的平安夜裡,女友很期待白色耶誕節的來臨。無論是一個月前就訂好的餐廳,還是同時訂好的景觀優美的旅館高層房間,她都常常掛在嘴邊,所以他不可能忘記。
  他不禁會心一笑,深感女生不管到幾歲都是浪漫主義。他甚至肉麻地想著,希望老天能為女友降下雪。
  那一夜不僅是耶誕節,還另有特殊意義。他把要送給女友當作耶誕禮物的昂貴戒指藏在口袋裡。那是花了整整三個月薪水才買到的鑽戒。
  女友比他小三歲,今年二十三。個頭嬌小,有一張可愛的臉蛋,真要說的話,是較為拘謹溫柔的女性。雖說余村並不是特別喜歡乖巧的女生,但任何人都會喜歡個性溫柔的人。余村認為和她在一起的話,便能共同組織出理想的家庭。
  在餐廳吃晚餐的期間,余村求了婚。女友先是一驚,接著露出羞澀的笑容。她的回答當然是YES。余村並未特別感到緊張。他們交往順利,而且他在知名軟體公司擔任工程師,年僅二十六歲就表現傑出,公司高層甚至推薦他擔任企劃負責人。女友的雙親理應會舉雙手贊成他們倆的婚事。
  每一件事都在他的盤算之中。
  就連坐在周遭餐桌的客人也和精美盤子上的料理一樣,看起來像是事先準備好的。世界的中心是自己,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也是自己。余村的人生一帆風順到有一瞬間產生這種愚蠢的念頭。
  自己絕對是幸福的。他把今天是耶穌生日一事拋到九霄雲外,在偌大的床上和女友翻雲覆雨,然後滿足地沉入夢鄉。
  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晨了。原本應該躺在自己臂彎中的女友苗條身子已不見蹤影,他驀地起身。在各處角落都暖呼呼的房間裡,即使只穿著浴袍也感覺不到寒意。
  略為乾燥的空氣溫和地包住身體。
  屋外一片雪白。
  在窗簾敞開的窗外,可以看到漫天飛舞的雪花。
  雪靜靜地下著。在距離地面很遠的這層樓裡,窗戶另一邊只能看到低垂密布的雲朵和雪花。女友坐在桌腳華美的窗邊椅子上,和他一樣穿著藏青色浴袍,背對著他。
  「結衣……」
  他才剛喚出女友的名字,下一瞬間便屏住了氣息。
  只見她靜靜舉起了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閃爍著淡淡光芒。她深深靠在椅背,凝視著手。
  余村耳邊傳來小小的聲音。
『唔,也就是這樣吧。』
這句話他聽得一清二楚。接著,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話語接二連三地流入他耳中。
『真不想當什麼家庭主婦,一定無聊死了。只不過絕對比工作輕鬆吧。』
那聲音聽起來好像就要嘖出聲了。
『我會不會答應得太快了?算了,他應該可以讓我過上好日子。唉,本來還想再逍遙一陣子的,說不定能遇到更好的人呢。』
這是在自言自語嗎?余村懷疑自己聽錯了。
「結……衣子?」
他的嘴唇乾得不太好張開,聲音僵硬到這三個字聽來不像女友的名字,彷彿是機油耗盡、即將報廢的機器一樣。
「啊,你醒啦?早安,和明。」
女友轉過身,立刻露出平時那張笑靨,然後有點不好意思地捋了捋睡亂的頭髮。
「你怎麼了?臉色很怪異耶。」
「沒什麼……」
他坐在床上僵著身體,接著又聽到她那清冷的聲音。
『是睡糊塗了喔?真是個怪人。』
「吶,快看快看,你睡著的時候已經變成白色耶誕節了呢。」
明顯有哪裡不太對勁。
溫暖的房間,以及寒冷的窗外景色。毫無煩憂的笑容,以及冰冷刺心的話語。
她笑著向他招手。看到她輕輕揮動的手,他便下了床。陽光感覺沒什麼真實感。雪反射著淡淡朝陽,窗邊染上朦朧的白色。
「和明你看,雪很漂亮吧?」
「咦?嗯……」
『是很賞心悅目啦,但下這麼多真傷腦筋。唉,靴子會濕掉耶。我才剛買的說。』
  「結、結衣子,妳……從剛才開始都在說些什麼啊?」
  余村注視著她。
  她那張白皙的臉蛋則佈滿疑惑地望著他。
  「咦?哪有什麼?」
  『是怎樣?』
  「我是在說,下雪了,景色真漂亮。」
『有沒有在聽人說話啊?』
「和明你啊,真是一點也不浪漫耶。」
『什麼浪漫,我自己都想笑。呀哈哈哈。男人還真是單純。我可是為了取悅你才裝作一副很開心的模樣。蠢死了,女人到我這個年紀,怎麼可能因為看到雪就興奮起來啊。』
余村退卻了,雙腳自然地想要遠離她。這是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懼。眼前這張不斷微笑的熟悉臉龐,感覺在突然之間化成披著女友外皮的人偶,生硬地對自己說話。
「和明?」
完全不合邏輯。
余村意識到了一件事。
──沒有在動。她的聲音明明聽得一清二楚,但是每次冷言冷語的時候,雙唇就像是屏住呼吸一般沒有在動。
他退後,很想大叫出聲。而現實當中,余村吭都不吭一聲,只張著嘴往回走。
他不顧女友阻止的聲音,逕自衝出了房間。
這是惡夢。為了前往夢境的出口,他在通道上全力奔跑,陣陣衝擊襲向身體。
他在衝出電梯大廳的時候,撞到了旅館的男服務生。
「……噢,客人您不要緊吧?」
『搞什麼鬼,走路不長眼啊?』
「您有沒有受傷呢?」
『喂,快道歉。可別仗著自己是客人就不打算道歉了。』
男人不斷向呆立在原地的余村說著。溫和的話語、冰冷的話語──有一半並不是話語。
嘴唇沒有動的,不只有女友而已。
「啊……」
余村始終張開的嘴裡,發出像是從肺部硬擠出來的沙啞嗓音。
哪裡都沒有夢境的出口。

        ◇ ◇ ◇

  「唔唔,今天好冷啊。該不會要下雪了吧?」
  一邊碎碎唸著好冷好冷,一邊經過電腦賣場的,是連碎碎唸也講得很大聲的增岡。
  現在是十二月,正值歲末商戰。店長剛才似乎是去查看街上狀況,一注意到站在原地一副閒閒沒事做的余村,便走了過來。
  「余村,不好意思,如果你有空的話,就幫我在店外發傳單吧。只有工讀生在,實在很不令人放心。」
  「知道了,我這就去。」
  「好,拜託你了。」
  雖然店長這樣拜託他,不過他在這裡也只是約聘員工。
  二十九歲──以和兼職人員相去不遠的約聘員工來說,這個年紀稍嫌大了點。他半年前開始在這裡擔任看中知識方面的銷售職位,簡言之,就是電腦銷售員。這間家電行開在靠近大街車站的地方。
  相較於擴展到全國的量販店而言,算是規模較小的店,位在私鐵電車的高架下。雖然沒有直接連著車站,但就在旁邊而已,因此也吸引到不少客人上門。
  只不過,今晚客人不多。臨近歲末,雖然營業時間延長一小時,但是比起客人,穿著藍色夾克衫制服的店員還比較顯眼。
  不僅僅是因為已經晚上八點了,和今晚是特別的一夜也有關聯。
  ──平安夜啊,真是討厭。
自上個月底以來,他不知道冒出這個念頭幾次了。
耶誕節──這是余村一年中最討厭的日子。從整整三年前開始就如此定下了。
從那個讓他的人生出現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耶誕節早晨開始──
  店的正門口頗為熱鬧。那裡設有抽獎專區,打扮成耶誕老人的店員正在將廉價贈品發給客人。
  「哦?還要發啊?」
發傳單的工讀生閒閒地坐在椅子上,一副早就完成工作的模樣。那是很有工讀生感覺的濃妝女孩,短得要命的裙子露出看起來很冷的裸腿。
  「這是店長的吩咐。」
  「可是,不是還有一個小時就關門了嗎?」
  「今天拿到傳單的人,可能明天就會上門啊。」
  「好吧,我發就是了。那這是你的份。」
  她將一半傳單用力塞給余村,而余村則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撞擊嚇了一跳。
  他聽到了『心聲』。
  『這個臭大叔!我看乾脆把這些傳單扔掉好了。』
  就算是短期打工,態度也不能這樣吧。雖然說出這種話大概馬上就會被炒魷魚,不過也沒什麼特別的問題。無論『內心』有多抗拒,但是大家都有叫人臭大叔的自由,無人有權阻止。
  從三年前的那天早上開始,余村的耳朵便一直能聽到『心聲』。
  人的『心聲』理應不可能讓他人聽到,卻不斷在余村耳邊迴響著。二十四小時,三百六十五天,就像止不住的打嗝一樣。
  如果是打嗝就好了。身體不管出現多麼細微的不適,不治好的話都會痛苦,但他人起碼能根據症狀瞭解情況,也可以去與之相應的醫院。
  余村無論去哪間醫療機構看病,都會被轉去精神科,說他撒謊,或是有精神官能症、強迫症之類的。雖然有各式各樣的說法,但共通點都是『心聲』一事徹底遭到否定。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