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為所欲為的前勇者再度轉生,開始強大而愉快的第二輪遊戲
  • 原文書名: 自重しない元勇者の強くて楽しいニューゲーム
  • 集數: 第2集
  • 作者:新木 伸
  • 插畫: 卵の黄身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王仁鴻
  • 出版日期:2018/9/6
  • ISBN: 978-957-261-750-2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儘管繼承了勇者在第二輪遊戲裡的逆天能力,但在這次的人生裡,我決定隨心所欲地活下去。
我領著兩名女孩前往最終迷宮陪她們鍛鍊,彷彿去郊遊一般;將襲擊我們的山賊作為實際「教材」,讓女孩們練習如何將敵人趕盡殺絕;並在「吃到飽」的店家,恣意地大快朵頤美味的烤全龍。
而在夜晚的綠洲,甚至忽然有神秘美女投懷送抱,見面三秒就合……(以下消音);從怪物手中救出被俘虜的女冒險者一行人後,對方隨即芳心暗許,我順利地得到了新的僕從!
為所欲為的前勇者,時而行善、時而作惡,今天也同樣恣意妄為地和女孩們一起展開冒險!大受歡迎的自由系奇幻小說!第二集隆重登場!
相關資訊
?噠、?噠。
我一邊聽著馬蹄發出規律的悅耳聲響,一邊任由上半身隨著馬車的搖擺晃動。
我現在的這種狀態……
如果是老頭子的話,八成會被人說成是『夢周公』去了──
但是我其實並沒有在打瞌睡。
我的意識相當清醒。
頭頂上是枝葉扶疏的鬱鬱蔥蔥;而在那片綠意的上頭,則是一片萬里無雲的天空。
馬車穿行於樹影婆娑的林間,只見綠蔭光影不斷交錯生輝。
雖然這只是一幅稀鬆平常且理所當然的光景──但如此微不足道的景象,卻讓我感到無比愉快。
無論是前前世的勇者時代也好,還是前世的黑心現代生活也罷──
我都從未有機會像現在這樣,優哉游哉地任由馬車信步前行。
我獨自一人享受著「旅行!」的醍醐味。
哎呀呀……感覺真的是被療癒了呢……
這種徹底放空的時間……尤其難能可貴。
『虛擲光陰』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人生就是得這樣才行啊。
白白浪費所有的時間,不去做任何有意義的事情,被百分之百的垃圾時間給填滿的人生,或許會是最完美的人生。
我真心認為,只有這樣的人生才叫做「活得像自己」。
無論是為了打倒魔王而奉行效率至上的勇者人生,還是淪為黑心打工和黑心企業的小齒輪、日日夜夜都慘遭壓榨的人生。
那樣的東西,都完全不配稱作人生。
因此──
我每天都會儘量抽出時間坐在車夫的座位。
雖然我也可以把駕車工作交給亞蕾妲、絲珂魯緹亞,或者莫琳,但亞蕾妲那丫頭沒兩三下就會嚷著「好無聊!」;交給絲珂魯緹亞的話,則是我回來探班的時候,才發現她已經把馬兒扔在一旁,自個兒跑去追蝴蝶了(蜘蛛的天性使然)。
不過,儘管駕車的人跳下馬車、兩眼放光地在一旁追逐蟲子,馬車卻還是能正確無誤地走在道路上,徑直地朝著目的地前進──
?噠、?噠。馬蹄聲規律地響著。
我的上半身跟著搖擺晃動。
馬車是走在沒有鋪面的農用道路上,所以顛簸得相當厲害。
韁繩──被我輕輕夾在腋下。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操縱韁繩的必要。
「駕、駕。」
我探身向前,伸手拍拍馬兒的屁股。
這匹馬兒,真的是個好女孩呢。
買到了一匹好馬。聰明又聽話,是匹溫良的好母馬,沒話說的好女孩。和某匹劣馬相比,可真是天差地別──
「哎,歐里昂。」
就在我腦海浮現這種想法的瞬間──說人人到,那匹『劣馬』突然從車篷裡探出頭來。
「幹嘛?要開飯了嗎?」
「還沒喔……還沒有要吃飯啦。」
「那妳叫我幹嘛?」
「……欸嘿嘿……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隨便妳。」
儘管會損失一些旅行的雅趣,不過這樣也不算壞。
即使肌肉發達,亞蕾妲畢竟也還是個女孩。在隨著馬車搖晃的同時,用身體的一側感受女性身體獨有的柔軟觸感,也別有一番滋味──
「歐里昂,你對馬兒真是溫柔呢。」
亞蕾妲伸出手去撫摸馬兒的屁股。馬兒高興地嗷嗷嘶鳴起來。
「我向來都對女性很溫柔。」
「大騙子。」
被亞蕾妲這麼一說,我稍稍思索了一會兒。
好吧,訂正一下。
「我向來都對自己的女人很溫柔。」
「超級大騙子。」
亞蕾妲這麼說完──整個人縮到我的身旁。
這傢伙怎麼好像把整個身體都擠了過來?兩個人一起擠在車夫的座位上,確實有點捉襟見肘,但她根本沒必要貼我貼得這麼緊嘛。
我之前遇過一次同樣的情形,誤以為亞蕾妲是來主動求歡,於是把她拉進附近的樹叢,摁倒在樹幹上,直接從後頭霸王硬上弓。
這是先前發生過的事情。
?噠、?噠。
我一邊聽著馬蹄發出規律的悅耳聲響,一邊任由上半身隨著馬車的搖擺晃動。
我現在的這種狀態……
如果是老頭子的話,八成會被人說成是『夢周公』去了──
但是我其實並沒有在打瞌睡。
我的意識相當清醒。
頭頂上是枝葉扶疏的鬱鬱蔥蔥;而在那片綠意的上頭,則是一片萬里無雲的天空。
馬車穿行於樹影婆娑的林間,只見綠蔭光影不斷交錯生輝。
雖然這只是一幅稀鬆平常且理所當然的光景──但如此微不足道的景象,卻讓我感到無比愉快。
無論是前前世的勇者時代也好,還是前世的黑心現代生活也罷──
我都從未有機會像現在這樣,優哉游哉地任由馬車信步前行。
我獨自一人享受著「旅行!」的醍醐味。
哎呀呀……感覺真的是被療癒了呢……
這種徹底放空的時間……尤其難能可貴。
『虛擲光陰』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人生就是得這樣才行啊。
白白浪費所有的時間,不去做任何有意義的事情,被百分之百的垃圾時間給填滿的人生,或許會是最完美的人生。
我真心認為,只有這樣的人生才叫做「活得像自己」。
無論是為了打倒魔王而奉行效率至上的勇者人生,還是淪為黑心打工和黑心企業的小齒輪、日日夜夜都慘遭壓榨的人生。
那樣的東西,都完全不配稱作人生。
因此──
我每天都會儘量抽出時間坐在車夫的座位。
雖然我也可以把駕車工作交給亞蕾妲、絲珂魯緹亞,或者莫琳,但亞蕾妲那丫頭沒兩三下就會嚷著「好無聊!」;交給絲珂魯緹亞的話,則是我回來探班的時候,才發現她已經把馬兒扔在一旁,自個兒跑去追蝴蝶了(蜘蛛的天性使然)。
不過,儘管駕車的人跳下馬車、兩眼放光地在一旁追逐蟲子,馬車卻還是能正確無誤地走在道路上,徑直地朝著目的地前進──
?噠、?噠。馬蹄聲規律地響著。
我的上半身跟著搖擺晃動。
馬車是走在沒有鋪面的農用道路上,所以顛簸得相當厲害。
韁繩──被我輕輕夾在腋下。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操縱韁繩的必要。
「駕、駕。」
我探身向前,伸手拍拍馬兒的屁股。
這匹馬兒,真的是個好女孩呢。
買到了一匹好馬。聰明又聽話,是匹溫良的好母馬,沒話說的好女孩。和某匹劣馬相比,可真是天差地別──
「哎,歐里昂。」
就在我腦海浮現這種想法的瞬間──說人人到,那匹『劣馬』突然從車篷裡探出頭來。
「幹嘛?要開飯了嗎?」
「還沒喔……還沒有要吃飯啦。」
「那妳叫我幹嘛?」
「……欸嘿嘿……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隨便妳。」
儘管會損失一些旅行的雅趣,不過這樣也不算壞。
即使肌肉發達,亞蕾妲畢竟也還是個女孩。在隨著馬車搖晃的同時,用身體的一側感受女性身體獨有的柔軟觸感,也別有一番滋味──
「歐里昂,你對馬兒真是溫柔呢。」
亞蕾妲伸出手去撫摸馬兒的屁股。馬兒高興地嗷嗷嘶鳴起來。
「我向來都對女性很溫柔。」
「大騙子。」
被亞蕾妲這麼一說,我稍稍思索了一會兒。
好吧,訂正一下。
「我向來都對自己的女人很溫柔。」
「超級大騙子。」
亞蕾妲這麼說完──整個人縮到我的身旁。
這傢伙怎麼好像把整個身體都擠了過來?兩個人一起擠在車夫的座位上,確實有點捉襟見肘,但她根本沒必要貼我貼得這麼緊嘛。
我之前遇過一次同樣的情形,誤以為亞蕾妲是來主動求歡,於是把她拉進附近的樹叢,摁倒在樹幹上,直接從後頭霸王硬上弓。
這是先前發生過的事情。
老實聽話的馬兒固然很好,但一邊聽著冥頑不靈的馬兒放聲嘶喊,一邊和她做著那檔事,也有種難以言喻的升天快感……
但那次我被亞蕾妲罵了個狗血淋頭,說什麼「不是這樣!」隨即一陣拳打腳踢。
我實在搞不懂她在想什麼。
那妳幹嘛跑來坐在我旁邊啊?
「怎麼?……你有不滿嗎?」
不曉得她是察覺了我內心的想法,還是基於別的理由──亞蕾妲如此開口問道。
「沒事。我只是在想說,如果沒有劣犬在旁邊糾纏,我現在應該能更悠游自在。」
「劣──劣犬!?」
對於自己被稱作「劣犬」一事,亞蕾妲似乎大受打擊。
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我是這麼想的,我最近工作過頭了,應該把步調放得更緩慢一些。」
「歐里昂你什麼時候有在工作啊?你明明總是強迫我和阿助去工作而已。就算有跟著我們一起去迷宮,也只是站在後頭,抱著雙臂冷眼旁觀。還一邊露出惡魔般的邪笑,一邊喊著:『妳們趕緊把這些傢伙收拾了行不行啊~』」
「……妳平常是怎麼看我這個人的,我這下終於曉得了。」
「哎──我什麼也沒說!但是,你不會來幫我們是事實吧?你有沒有在後頭露出惡魔般的邪笑,就先姑且不論。」
「所以我不是有在工作嗎?我工作超級認真的好不好?」
「你到底是什麼時候有在工作了啊?」
「為了預防劣犬工作偷懶,我不是有在一旁認真監督嗎?」
「……!!」
劣犬一聲不吭,就這樣沉默了下來。
真是的。亞蕾妲這丫頭,完全不明白我做了多少苦工。
要把她們兩個扔進剛好能在生死一線掙扎的樓層,其實是相當費功夫的事情。
每座迷宮都有所謂的難易度存在。而我所掌握的難易度資訊,已經是幾十年前的過時情報,因此必須親自走一趟迷宮,才能確認現在的狀況。
若是一個不小心出了什麼差錯,從而導致她們兩個陣亡的話──嗯,我自己是覺得就算這樣也無所謂啦──我完全不會在意這種事情──真的不會在意──我是說真的喔?
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情,我可能會有好幾天睡不好覺──
因此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我做了許多準備工作。
在帶領兩人前往迷宮以前,我自己──又或者和莫琳兩個人──都會事先前往迷宮進行調查。
為的就是實際確認迷宮的難易度,好將她們這支兩人隊伍,扔進剛好能在鬼門關徘徊的樓層。
喏,我這不是有在好好工作嗎?
飼主大人可是超級認真工作的好不好!
不過,我也在想差不多要再增加一名成員了,兩個人有點不夠用啊~
不不不,我不是在說做那檔事的對象──呃,確實也有部分是啦──
這支兩人隊伍,目前是由能夠自我治療的盾系被虐狂坦克,以及巧妙操縱蛛絲戰鬥的蜘蛛子所組成。
可以說已經集齊了前衛和中衛。
若是再加入一名「後衛」,就能夠形成一支相當完整的隊伍──
「又是那種眼神。你又在想什麼下流事情了對吧?我可不要喲,在荒郊野外做那種事情什麼的,我絕對不奉陪。」
滿腦子下流念頭的人明明是妳才對吧?
妳現在不就是在引誘我立刻把馬車停下來,把妳拖進旁邊的樹叢摁倒在樹幹上,從後面直接霸王硬上弓嗎?
所以妳到底是不是來找我求歡的啊?特意跑來我身旁坐下,還整個人貼得這麼緊,可以請妳說明一下理由嗎?
暫且不說這些。後衛有各式各樣的可能選項。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