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百鍊霸王與聖約女武神
  • 原文書名: 百錬の覇王と聖約の戦乙女
  • 集數: 第12集
  • 作者:鷹山誠一
  • 插畫: ゆきさ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呂郁青
  • 出版日期:2017/9/7
  • ISBN: 978-986-486-738-7
  • 新台幣售價:200 元
內容簡介
「那麼多的士兵,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基於神帝頒詔的對《鋼》討伐令而結成的五氏族聯合大軍,總數多達三萬人!
由法古拉培爾率領的聯軍,兵力不但高於《鋼》,而且還有為數眾多的英靈戰士。空前絕後的戰力攻向位於《鋼》東部的靼偉城砦。
可是這時,勇斗還來不及從西方趕到戰場上──他有辦法解決這前所未見的困境嗎?
人氣爆發的異世界奇幻戰記,激戰的第12集!

(2017年9月7日上市)
相關資訊
PROLOGUE

第一次見到希格德莉法,是法古拉培爾八歲的時候。
在首次造訪的巴拉斯佳爾宮殿中,被那宏偉、莊嚴的場面震懾的心情,法古拉培爾至今仍深深烙印在心。
當時,希格德莉法出生約兩週而已。
「媽媽,這小嬰兒是誰?」
法古拉培爾窺視著被母親抱在懷中的小嬰兒,開口發問。
「這不是里格吧?」
小嬰兒的外表與兩週前出生、三天前死亡的弟弟截然不同。
雖然普通嬰兒看起來全都長得差不多,但是這小嬰兒卻明顯不同。
不論頭髮或肌膚,都白皙到像是沒有顏色似的,有種神祕的透明感。
所以,這是神明派來的使者嗎?
法古拉培爾還記得年幼的自己是那麼想的。
「對,不是里格哦。這位是神帝陛下的公主殿下。」
「神帝陛下的公主殿下!?」
法古拉培爾驚訝地複述著母親的話。
八歲的她,某種程度上已經可以明白家裡的情況了。
法古拉培爾的家庭是所謂的下級官吏,然而住在這座金碧輝煌的宮殿裡的人則是身分高貴的大人物。在門第方面,兩者可說是判若雲泥。
至於神帝,則是這座宮殿中最高貴、偉大的貴人。照理來說,像自己這樣的人根本無緣拜見,是地位高不可攀的存在。
「因為媽媽接到命令,從今天起會是公主殿下的乳母哦。」
「乳母?」
對於非上流階級出身的法古拉培爾來說,這個詞聽起來相當生疏。
「就是代替生下寶寶的媽媽,餵奶給寶寶喝、照顧寶寶的人。」
「唔~~為什麼這孩子的媽媽不自己餵奶呢?她死了嗎?」
「還活著哦。」
母親露出困擾的苦笑。


貴族階級婦女不親自哺乳、養育孩子,是自古以來約定成俗的慣習。母親應該是覺得,讓八歲小孩理解這件事有點困難吧。
「因為有很多原因,所以媽媽會代替這孩子的媽媽養育她哦……法古也要好好疼這孩子……把她當成里格疼愛……」
說到最後,母親的聲調中帶著嗚咽的嗓音。
距離失去愛子不過三天時間,這也是當然的反應。
「把她當成里格?」
聽了母親的話,法古拉培爾再次看向小嬰兒。
就算多看幾次,她和弟弟還是長得完全不像。
可是──
「!」
在小嬰兒對自己微笑的那一霎,法古拉培爾渾身都震撼了。
多麼惹人憐愛的孩子啊。
「嗯!」
法古拉培爾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母親的要求。
雖然沒辦法挽救弟弟的生命,可是不論發生任何事,法古拉培爾絕對會好好保護這孩子。
這誓言,如今也依然存於法古拉培爾的心中。


ACT 1

「什……麼!?真、真的沒搞錯嗎!?」
聽了傳令兵的報告,《灰》的宗主道格拉斯瞪大雙眼,顧不得體面地驚惶大喊。
身為氏族之首,道格拉斯當然擁有符合這地位的膽量與見識。
儘管如此,他還是身不由己地戰慄了。
「三萬!?我從來沒聽過這種兵力!那開玩笑的人數到底是怎樣!?究竟是從哪裡找來那麼多士兵的!?」
「從旗幟的花色看來……他們應該是由《雲》、《牙》、《劍》、《槍》、《兜》五個氏族組成的討伐聯軍!」
「唔,雖然猜得到《劍》會出兵,可是沒想到連《槍》、《兜》也參戰了……」
道格拉斯反射性地咬住下唇,呻吟起來。
就算把整個氏族的士兵全數集合,頂多也只有四???人吧。敵我軍力差了將近八倍。面對這種壓倒性的劣勢,連道格拉斯都覺得全身血液倒流,通體冰涼。
「敵軍正朝著靼偉城推進!推測應該後天就會抵達!」
靼偉城位於《灰》領土的最東側,是為了抵禦《雲》、《牙》兩大強國的威脅而建造的城砦。
從前前任宗主的時代起便不斷地修建、補強,經年累月下來,靼偉城成為畢佛斯特盆地最堅不可摧的堡壘之一。
再加上勇斗已經料到鄰近諸國會聯手進攻《灰》,因此早已做好充分的對策。
讓《灰》的八成兵力,總數三???的士兵駐守在靼偉城裡,事先準備好大量武器、軍糧,並由《灰》的名將※赫列姆守城,可說是盡所能想出的最好布局了。(譯註:典出北歐神話。赫列姆(Hrym)登場於諸神的黃昏,是霜巨人的大船納吉爾法的掌舵者。)
但沒料到的是,敵人居然是那種規模的大軍。
「這下子,有辦法撐到父親殿下的援軍抵達的時候嗎……!?」
道格拉斯嚥了嚥口水。
攸格多拉西爾史上前所未聞的最大規模戰役,就此揭幕。


「父、父、父親殿下!《灰》的宗主來信,請求我們盡快派兵支援!」
「哼,終於來了嗎?總之你先冷靜一下。來,喝口水再繼續說吧。」
《爪》的宗主伯特韋德苦笑著朝桌上的水瓶揚了揚下巴,對闖進辦公室哇哇大叫的義子說道。
態度實在是從容自若、氣定神閒。
他早就從勇斗那兒聽說,周圍氏族可能會一齊攻打《鋼》的事了。
而且伯特韋德的專屬情報網也已經向他報告過《劍》、《牙》、《雲》三氏族和解、締結和合誓杯的消息。
討伐聯軍的進攻本來就在意料之內,沒必要事到如今才開始慌張。
而且,故意擺出臨危不亂的態度,還可以贏得子民的崇拜。
伯特韋德就是靠著這種無懈可擊的計算能力爬到今日地位的。
「說吧,敵軍總共多少人?」
見義子喝完水,喘了口氣後,伯特韋德問道。
其實這部分他也早已調查過了。
大概一萬五???人左右吧。
至於《灰》的兵力,再怎麼努力徵調,也湊不滿五???人。
看來會是場硬仗──
「總、總共三萬人!」
「什麼!?那是什麼數字!?我可從沒聽說過人數那麼多的部隊哦!該不會是為了打擊我們士氣,灌水捏造的人數吧!?」
聽到這數字,伯特韋德不禁忘了演戲,臉色大變地向義子質問起來。
比預期高出一倍的兵力,即使是人稱「畢佛斯特的蝮蛇」的伯特韋德也無法冷靜以對。
「這就不清楚了……可是從《灰》送來的求援信看來,應該不是為了嚇唬我們而吹噓出來的人數。」
「唔……」
伯特韋德皺著眉頭沉吟起來。
他已經和《灰》的宗主道格拉斯約好,會在敵軍入侵時派兵支援了。
可是《爪》能派出的援軍頂多只有三???人,再加上《灰》能動員的兵力,就算再怎多算,還是不到五???人。
「敵軍總數三萬,能不能撐到主力部隊趕來救援,可是個問題呢。」
假如敵軍是預料中的一萬五???人,那麼我軍有堅不可摧的靼偉城可以作為屏障。
只要徹底進行守城戰,應該可以順利撐到主力部隊到來的,但是……
「……看來會是場久違的嚴苛戰役呢。」


對《鋼》的包圍網,除了東部戰線之外,也在西方燃起戰火。
《豹》最北方的奇薩加涅卡城砦。
「地平線那頭出現許多騎兵的身影!旗幟也已經弄清,是僭主一黨!」
「來了嗎?」
聽著探子的回報,男人眉頭動也不動,淡淡地點頭。
這是一名乍看之下,給人的感覺相當詭異的男人。
他的雙頰凹陷消瘦,臉色慘白到彷彿生了什麼重病,只有那雙眼眸精光燦然,有如老鷹般銳利。
男人的名字是斯卡維茲。
原本是《狼》的少主副手,勇斗看中他的赤膽忠貞與武藝高強,命他擔任位於亞爾夫海姆地區西部的《豹》的新宗主。
「哼,被主公修理了那麼多次,還是學不乖呢。」
斯卡維茲露出令人渾身發涼的嘲諷冷笑。
朝他們進攻的,是不認同斯卡維茲為新宗主的《豹》的舊勢力分子。
這些人自行推選出新宗主,聲稱自己才是《豹》的正統繼承人。但是,從前任宗主弗貝茲倫古那邊正式接下宗主之位的斯卡維茲這邊,自然不可能承認那些人建立的新《豹》有任何正統性。
因此,他們故意用「僭主一黨」這種貶抑之詞來指稱新《豹》。
老實說,斯卡維茲對這種騙小孩似的文字遊戲毫無興趣,但這種事也是「政治」的一環。
「正好。只要趁這個機會把他們一網打盡,從今以後就能名正言順地使用《豹》這個名義了。而且還能順便鏟除來自北方的威脅,加快復興的腳步。」
斯卡維茲握住愛刀,唧的一聲,從椅子上緩緩起身。
「僭主一黨」給人小團體般的感覺,但其實他們是占據了米德加爾特西半部,領土大到即使稱為國家也當之無愧的集團。
畢竟是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裡,讓《豹》從米德加爾特的眾多勢力之一躍升為擁有全攸格多拉西爾最大領土的國家的騎兵團,就算人數減少了,勇猛依然不下當年。
是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的對手。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