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
  • 原文書名: 六畳間の侵略者!?
  • 集數: 第26集
  • 作者:健速
  • 插畫: ポ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宜叡
  • 出版日期:2017/10/19
  • ISBN: 471-094-555-345-0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首刷限定版》隨書附錄「少女的煩惱」外傳小冊+首刷書卡

以佛德賽的未來為賭注的決戰,終於分出勝負──!!
擊敗艾雷克斯、協助艾法莉亞恢復皇權後,新生佛德賽正規軍終於與政變軍展開對決。
即使失去了席格那汀與薩格拉丁,孝太郎依舊在眾多『同伴』支持下奮戰不懈。然而,邦達利翁完全失控,他操縱的凶暴武器,將以壓倒性力量蹂躪整個宇宙!
激戰結束後,佛德賽將迎來怎樣的結局……!?
依附於長劍的意念及光芒開拓希望的未來!「黃金公主與青騎士篇」邁入最終章!

(2017年10月19日上市)
相關資訊
襲擊 十二月二十日(一)

敗在孝太郎等人手下的艾雷克斯、真耶以及黑暗彩虹的眾家少女暫時前往DKIDKI—─—─Dragon Knight Industry的總公司。那裡是能讓大家休養生息最近的地點。
「……話雖如此,因為我最快在今明兩天就會被解除職務,所以稍微休息一下之後就得移動到其他地方才行。」
「這麼丟臉的事情,你說起來倒是很開心。」
「啊哈哈哈,因為真的已經無力回天了嘛。」
艾雷克斯開朗活潑的笑聲迴盪在充當交通工具的運兵車之中。誠如真耶所言,他看起來不像是失去一切的男人。
等到早上九點股市開盤之後,孝太郎將會以龐大的資產買斷DKIDKI的股權。一旦成為最大股東,孝太郎勢必將解除艾雷克斯的職務,剝奪他最高執行總裁的頭銜。現在才剛天亮,固然還不成問題,不過動作夠快的話,艾雷克斯恐怕在今天下午就不能自由進出DKIDKI了。到時候真耶以及黑暗彩虹當然也不例外。
「不過艾雷克斯少爺,我們還能移動到什麼地方?整間公司不是都被奪走了嗎?」
也難怪闇橘會萌生這個問題。既然艾雷克斯不再是DKIDKI的員工,不管到哪間分公司,理應都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公司雖然落入他人之手,對方卻無法連我的個人資產也一併奪走,所以沒問題的啦。我又不是因為經營失敗,才被股東會炒魷魚的。」
就表面上的現狀而言,DKIDKI的營運一切順利,因此艾雷克斯是因為特定股東的考量而遭到解職,並不會被追究相關責任。如果解職的理由是基於DKIDKI介入他國政治的問題,或許連個人資產都有可能被沒收,不過孝太郎等人也是在跟時間賽跑,無暇顧及這方面的問題,因此解職的原因純粹只是股東個人的考量。在這種情況之下,艾雷克斯的個人資產也就獲得了保障。
「我有好幾間別墅,總之就暫時選一間藏身吧。」
「好幾間……就算失去公司,你依然是個超級有錢人?」
艾雷克斯的說詞聽得闇紅是瞠目結舌。此時此刻的訝異,足以讓闇紅忘卻身上傷勢所帶來的疼痛。這些傷勢都是先前的戰鬥所造成的。
「應該是整個家族所累積的財富,不能說是我的。我們家可是延續了兩千多年的望族呢。」
「……果然是名符其實的富家大少。」
「闇紅,我不希望連妳也以這種方式來稱呼我。」
艾雷克斯的家族目前雖然只是一般平民,祖先卻可以回溯到兩千年前的梅肯豪騎士團。直系祖先是隸屬於騎士團的從騎士,過了數代之後棄軍從商,千百年來累積了相當可觀的財富。相較於孝太郎的資產固然不算什麼,不過這純粹只是比較對象的差異罷了,就一般人的認知而言,艾雷克斯依然是相當了不起的資產家。
「好想看海喔,佛沙里亞弗沙里亞都沒有海。」
「闇靛,這個主意不錯!少爺,有沒有在海邊的別墅?」
「有啊,喜歡哪一個季節?」
「連季節都可以挑選?」
運兵車裡洋溢著歡樂的氣氛,跟冷冰冰的外表大異其趣。艾雷克斯的人格特質固然是主要的因素,不過大家都很清楚這次是盡了最大努力之後無怨無悔的失敗,這也是原因之一。不過唯獨一人例外。
「……大家可真是看得開……」
闇綠並未跟著大家起鬨,獨自從運兵車的小窗戶眺望外面的景色。其實闇綠也不是不能體會大家的心情,不過她在先前的戰鬥之中還有另一個目的,戰敗之後的心情跟其他人有所不同,因此才會一個人百般無聊地望著窗外。
闇綠的另一個目的,就是打倒真希。她對真希個人沒有特別的好惡,得知真希成為敵人的時候,內心甚至還萌生出一絲的遺憾。闇綠無法原諒的是她所關心的闇紅一直將真希放在心上,所以才熱切地盼望親手打倒真希,讓闇紅將全部的感情都放在她一個人的身上。
「闇黃,妳沒什麼想去的地方嗎?」
「這個嘛……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不過倒是有想做的事情。」
「什麼事情?」
「找個風景好的地方,替自己建造一個小小的家。」
「是哦,這種興趣不錯耶!建好之後,記得要找我過去喔!」
「嗯,我會的。」
「可別把人家的房子拆了喔,闇紅。」
「廢話,那還用說!闇紫,妳把我當成什麼啦!」
即使視線望向窗外,闇綠的耳朵還是能聽到闇紅的聲音。闇綠不擅長表達內心的情感,往往會自然而然地流於這種模式,因此她對向來有話直說的闇紅抱持著一份憧憬。事實上闇綠跟真希十分相似,不過她絕對是打死不承認的。
「……咦?」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一瞬間掠過闇綠望向窗外的視界。由於真的是一瞬間的事情,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即使將臉頰貼著窗戶仔細打量,那個不知名的物體早就不知道消失在何處了。
「會是什麼呢?」
大概是一隻鳥飛過去吧,闇綠是這麼認為的。不過在一連串的戰鬥當中成長茁壯的闇綠還是依照往常的習慣使用了魔法。
「……Precognition。」
闇綠使用的是她最擅長的預知魔法。這次是預見就近發生、即將發生的未來,算是比較初階的魔法。闇綠是以闇紅為中心發動了魔法。畢竟對於闇綠而言,闇紅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不好了,大家提高警覺!就要受到攻擊了!」
發動後的預知魔法在闇綠的意識之中所投射出來的畫面,是運兵車的車體被炸出一個大洞的未來。大洞的輪廓相當模糊,可以從洞穴的中心清楚看到外面的景色。也就是說不管洞穴是大是小,車體被炸出一個洞的未來極有可能發生。
「何時?何地?何人?」
「Greater Protect Wall!」
無視闇紅的詢問,闇綠發動了防禦魔法。只見闇綠的魔力形成平板的形狀,配置於可能會被炸開的地方,剛好可以填補大洞。而這個位置,就在闇紅的正後方。
轟隆!
闇綠發動防禦魔法之後,運兵車的車體就真的被炸出了一個大洞。


小行星帶的攻防戰 十二月二十七日(一)

代理皇帝一職的瑟蕾修皇女於今日再度向國民做出呼籲。自從她要求軍部解除武裝,並且提供足以證明艾法莉亞涉及不法的證據之後,今天已經是第十天了。然而軍部—─—─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邦達利翁卻並未遵照瑟蕾修的命令。他不但公然違抗命令,甚至還讓艦隊集結於小行星帶,表現出徹底抗戰的姿態。
「—─—─我於前些日子命令軍部解除武裝,並且提出證據。然而經過整整十天的時間,兩方面都是毫無進度,迫使我不得不做出判斷,將他們視為發動政變的叛徒。」
情況發展至此,瑟蕾修終於做出決定,那就是將軍部迄今的所作所為認定為軍事政變。這也是足以撼動佛德賽的一大事件改變構圖的瞬間。
「既然無法提出艾法莉亞陛下涉及不法的證據,不得不認定軍部為了構陷陛下而公然扯謊,同時這也代表了軍部是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長期拘禁陛下。這對國民以及國家不啻是一大羞辱,更是不可饒恕的重罪。」
過去的構圖是軍部追究艾法莉亞的政治責任,如今被追究的對象換成了軍部,構圖完全顛倒了過來。
「光是如此就已經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如今軍部甚至對解除武裝的要求毫無回應,表現出徹底抗戰的姿態。由於他們的主張並沒有確實的證據,將被視為單純的武力行動。簡而言之,就是試圖以不實的說詞迫使皇帝下野,並且擅自調動軍隊,試圖將佛德賽納入掌中。這無疑是軍部的武裝政變。」
過去軍部打著揭發艾法莉亞的大旗,獲得了輿論的支持,更以議會的背書—─—─事實上是被迫背書—─—─為後盾。然而如今卻同時失去了輿論的支持以及議會的背書,徒留指控不實以及軍隊私有化的事實。於是邦達利翁從揭發艾法莉亞的急先鋒,淪落為政變軍的首謀。
「皇族議會也將軍部的行動認定為不當的政變,於本日決定解除針對艾法莉亞陛下的皇權停止處份。如此一來,艾法莉亞陛下將正式重返皇帝的寶座。」
既然軍部無法提出艾法莉亞涉及不法的證據,本身的行動又被視為非法的政變,就不得不解除針對艾法莉亞的皇權停止處份。由於身為皇族的艾法莉亞天生享有的權利—─—─亦即皇權遭到中止的決定間接造成了讓出皇帝寶座的事實,因此當皇權恢復的時候,就代表她再度成為佛德賽的皇帝。
「這也同時象徵在下瑟蕾修代理皇帝的職務就此告一段落。感謝黎明女神的保佑,才能讓我順利履行這項重責大任,同時也要向所有支持我的國民致上最高的謝意。」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