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 精靈舞踏祭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精霊舞踏祭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仁村有志、ねづみどし(Chiptune)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偽善
  • 出版日期:2018/2/1
  • ISBN: 978-957-260-536-3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全一冊)
描述還在教導院時期的神人與蕾斯提亞的關係,也提及了那對姊妹當時互動的『帝都精靈大祭』;為了身體不舒服的神人,劍精靈愛思特誕生至今首次進行的照料行動,居然掀起軒然大波的『愛思特當看護』;為了某個目的下定決心的菲雅娜,竟然偷偷開始打工的『公主殿下的秘密兼差』;史卡雷特隊的隊員們居然以偶像身分出道(!?)踏上舞台,同時也是全新執筆的短篇『精靈舞踏祭』。除此之外,也收錄了克蕾兒與史卡雷特的過去、大小姐們驚天動地的黑暗火鍋大戰,以及為了提升隊伍向心力的強化合宿等等,保證琳瑯滿目。描寫了神人等人日常光景的超人氣元素奇幻故事‧學院篇,在此堂堂揭幕!
相關資訊
第一話 帝都精靈大祭

「喝啊啊啊啊啊!」
銀白色的弧光撕裂了黑暗。
漆黑羽毛啪地散落,化為點點光粒消失在虛空之中。
──但也僅止於此。
並沒有傳來擊中要害的手感。
「……唔!」
「呵呵,真可惜呢,神人。但這一招還差得遠喲──」
豔麗的夜色長髮翻飛。
白皙的手指在黑暗之中舞動,下一瞬間,雷光迸射而出。
隨著「錚」地一聲刺耳聲響,少年用來抵禦的短劍被炸成了碎片。那是與鋼精靈締結了簡易契約所形成的精靈魔裝。
少年咂了一聲,向後跳了開來。他抽出插在腰間的備用武器──以〈鍊魔銀〉打造的短劍,探查著融入黑暗之中的對手氣息。
(闇精靈,妳在哪裡──)
少年利用刀身綻放出的神威光芒,一邊確認著立足點,一邊謹慎地移動腳步。
〈教導院〉的競技場有著崎嶇複雜的地形,是個與死亡比鄰而居的所在。只要失足踩空一次,就會和墜落谷底的無數殘骸一同作伴。
雖然〈教導院〉的老人們堅信少年就是由千年前的〈魔王〉轉生,但他們並不會以此為由,對少年的性命多加保護。
就算少年命喪於此,對他們來說,也不過就是代表少年的器量不足以成為魔王的繼承人罷了。
這時,少年在黑暗之中察覺了微弱的氣息。
(在那邊嗎──)
他憑藉著直覺,擲出了灌注神威的短劍。
──然而,氣息在此時卻早已消去,白銀短刃只削過了一片虛空。
「……唔!?」
「若是想殺掉我的話,你現在的功夫還不到家喲──」
──不知何時──
她的氣息移動到了少年的身後。
闇精靈的纖纖玉指輕輕地撫過了少年的脖頸。
下一瞬間,雷擊竄過了少年的全身,而他也就此失去意識。



「……人。欸、神人……你沒事吧?」
「……唔、嗯……」
額頭上傳來了冰冷的手掌觸感。
如絲般的纖細髮梢輕柔地搔著臉頰。
他沉浸在像是小睡片刻後的舒暢感之中,緩緩地睜開眼睛──
只見黃昏色的眸子正一臉擔心地窺探著自己。
「……唔!」
少年──神人雖然慌慌張張地想坐起身子,卻被她輕輕地按著額頭壓了回去。
「要是起得這麼急,可是會頭昏眼花的喔。」
「……唔,別把我當小孩子看啦,闇精靈……」
「你的確還只是個孩子吧?雖然遺憾,但憑你現在的身手,是殺不死我的喲。」
少女讓神人的頭躺在自己的膝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她是最高階級的闇精靈──蕾斯提亞‧阿休道爾。
她被賦予了教導〈魔王〉繼承人的職務,既是繼承人最強的勁敵,也是他們最後的對手。
即使是擊敗了無數戰鬥員,以九歲的小小年紀就獲得〈教導院〉首席稱號的神人,迄今也無法傷到她分毫。
「……呃、放、放開我啦……」
「你身上的麻痺應該還沒消褪吧。就在這裡好好躺一下吧。」
纖細的指尖溫柔地撫摸著神人的頭髮。
一股讓人想放鬆全身的感覺湧了上來,令神人不禁徜徉其中。
「沒錯,就這樣放鬆吧。在麻痺完全褪去之前,我就來和你說個枕邊故事吧。」
「……」
神人放棄抵抗,抿住了嘴唇。
對於神人來說,她告訴自己的枕邊故事,是探索外面世界的唯一途徑,而他也對這些包含在故事裡的資訊深感好奇。
「……妳愛講的話,我就姑且聽聽吧。」
「真是的,你真不坦率。」
闇精靈少女輕輕聳肩。
「……我想想喔,這樣吧,今天就來聊聊帝都的事情好了。」
「帝都?」
「是呀。就是奧地西亞的首都〈奧斯德基亞〉。你應該有聽過這個地名吧?」
「我記得是全大陸最為繁華的都市……」
神人仰躺著如此低喃道。
「沒錯。那是由在千年前消滅了〈魔王〉的聖女艾雷西亞所打造的要塞都市。該都市的外牆牢不可破,而且還有許多守護精靈駐防。都市的正中央有著被廣大庭院包圍的倪菲斯卡爾宮殿,而其周遭則有著上流貴族們的宅邸──」
闇精靈少女將與帝都相關的資訊娓娓道來。
不過,以一篇枕邊故事來說,這些內容實在是過於簡潔,就像是在朗誦早已備妥的資料似地。
枕在少女膝上的神人很快就打起了哈欠。她平常會說給自己聽的枕邊故事內容應當是更為有趣、更能勾起年幼神人的好奇心才對。
「別再說什麼帝都的話題了。妳上次不是說過,多拉古尼亞龍公國裡有一座山上棲息了無數巨龍嗎?比起帝都,我更想聽那個地方的故事呢──」
「呵呵,看來帝都的話題太枯燥乏味了呢。」
蕾斯提亞露出苦笑,聳了聳肩。
「不過,這對你來說可是必要的資訊喔。」
「……什麼意思?」
就在神人回問的同時──
「別對〈魔王〉的繼承人灌輸不必要的知識,闇精靈──」
罩著灰色長袍的人影無聲無息地在黑暗之中現身了。
他們是執掌這座設施的絕對支配者──〈教導院〉的老師們。
「我只是在告訴他和這次任務有關的必要訊息罷了。」
蕾斯提亞靜靜地瞪視著老人們說道。
她的聲音裡帶著一股通透的冷冽,與面對神人時的口吻有著天壤之別。
「可別太自以為是了,闇精靈。」
「要記得我們隨時都能將妳再次封印起來啊。」
「……嗯,這我知道。」
蕾斯提亞以微微發顫的語氣低喃道。
神人從她的膝上起身。
「有任務嗎?」
並向老人們這麼問道。
「沒錯。接下來,我們要你前往帝都。」
「帝都……」
恍然大悟的神人回頭望去,只見蕾斯提亞用力地點了點頭。
「我們要你們去奪取用在〈精靈大祭〉上的軍用精靈。」
老人們的說話聲在黑暗之中沉沉地迴盪著。



──交付任務已經是四天前的事了。
兩人混入了走私精靈礦石的商隊之中,在沙漠的交易都市稍作停留後,於兩天前抵達了帝都。在潛入市區後,他們便藏身在教導院安排的秘密基地,並收集起情報。
而所謂的藏身處,則是便宜旅館的一間客房,裡頭連一扇窗戶都沒有。
大批人潮的喧鬧聲,從死氣沉沉的房間外頭傳了進來。
(總算到了行動日了啊……)
〈精靈大祭〉是一年一度,由帝都主辦的祭典。而神人被交付的任務,便是奪取預計在祭典中首次亮相的軍用精靈。
調整完畢的軍用精靈,即使是舊型也能在黑市之中賣到驚人的天價。而買家則多是不具備正規軍隊的小型國家。
但話又說回來,他們這次打算強搶的,並不是普通的軍用精靈。
根據情資,要在祭典上亮相的,是以那個〈魔王〉所羅門使役過的七十二柱精靈為基底調整過的精靈。若傳聞屬實的話,也難怪信仰魔王的〈教導院〉老人們會甘冒風險出手強搶。
(……那兩個人應該沒被精靈騎士逮住吧。)
這次和神人聯手出擊的,是排行第二和第七的戰鬥員。
根據計畫的概略說明,排行第七的莉莉?弗雷姆負責在帝都收集情資和鞏固逃跑路線;而排行第二的〈怪物〉──穆亞?亞蘭詩多則是會利用其異能使精靈失控,藉以襲擊姬巫女奉獻演舞的廣場;至於神人則是趁著混亂混入其中,並奪取封印軍用精靈的觸媒。
那兩人應該也藏身於帝都的某個角落,但神人並不清楚她們落腳的實際位置。在做定時連繫的時候,也是由駐點在市區的幾名特務負責處理的。
──此時突然傳來「喀」的一聲。
原來是房間角落傳來了放下茶杯的輕響。
「神人,你打算在這個陰沉的房間裡待到什麼時候?」
坐在地板上的神人輕輕睜開了一隻眼睛。
只見坐在椅子上的闇精靈少女,帶著一臉無奈的神情凝視著自己。
「任務是從姬巫女進行演舞時才開始,在那之前沒有外出的必要。」
在冷冷地回覆之後,神人再次閉上了眼睛。
他坐在地板上,雙手結著手印,正在集中自己的精神。他習慣在出大型任務之前像這樣讓自己變得更加專注。
「我不是這個意思。雖然身為闇精靈的我說這種話有點奇怪,但偶爾曬點太陽對身體比較好喔。都難得來帝都一趟了,老是窩在房間裡也不是辦法吧?」
「外出只會增加不必要的風險。」
「唉,真拿你沒辦法……」
蕾斯提亞嘆了口氣,從椅子上起身。
聽到她毫不猶豫地走向自己的腳步聲,神人不禁睜開了眼睛。
「……怎、怎麼啦?」
「你給我仔細聽好囉。」
蕾斯提亞露出甜美的微笑,用力拉起了神人的耳朵。
「……蕾、蕾斯提亞……妳幹什麼?」
「雖說我一直忍耐到現在,但我也是會生氣的喔,神人?」
轟轟轟轟轟轟轟……
黑暗鬥氣自蕾斯提亞的全身上下迸發了出來。
目睹最高階級的闇精靈所釋放的鬥氣,令神人感到害怕起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