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重生勇者面露冷笑,步上復仇之路
  • 原文書名: 二度目の勇者は復讐の道を嗤い歩む
  • 集數: 第2集
  • 作者:木塚 ネロ
  • 插畫: 真空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杜信彰
  • 出版日期:2017/10/30
  • ISBN: 978-986-486-924-4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2~為夢痴狂的魔術師~

打倒魔王之後,我‧宇景海人遭到所有隊伍成員背叛,最後慘遭殺害──我決心要復仇。
「我絕對饒不了你們所有人……!」
我帶著遭到背叛者殺害的記憶重生,與獸人少女‧米娜莉絲冷笑著步上復仇之路,出發前往王都。
往最初的目的地學術都市『愛爾彌亞』的途中,我遇見了一群令人憎惡的傢伙。
玷汙我珍貴回憶之地的冒險者們,以及過去背叛我的禍首‧魔術師尤米斯。
為了將復仇對象打入地獄深淵,我開始思考各種方式──
「殺掉他們。無論如何都要殺掉他們。我要將這些傢伙的一切踐踏在腳底下,再殺死所有人……」
折磨、再折磨,一點一點削奪其生命,壯烈的異世界復仇奇幻故事第二集!

(2017年10月30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所謂的回憶,究竟能讓心中的那把天秤產生多大的傾斜呢?

地點本身並無意義。
重要的是深藏心中的記憶,也唯獨這份記憶絕不會落入他人手中。
如今依然璀璨耀眼,是第一輪的我所留下的少數寶物之一。

……但也正因如此,我有種那份寶物遭到污穢的手玷污的感觸。

我曉得對當時的你們而言,大概不曉得那個地方到底帶有何種含義。
也清楚對你們而言,當時只不過是採取了天經地義的行動而已。
即便如此,那已成了就算要我斬殺你們千萬遍也仍嫌不夠的充份理由。
我說,你們作何感想呢?

在殺人不需什麼特別理由的這個世界。
在昨天有說有笑的同伴,隔天便翻臉成為敵人的這個世界。

在彷彿深陷泥潭底端拼命掙扎的我所目睹的這個世界。

我說啊,你們作何感想呢?
你們的生命當真

………………具有足夠讓我心中那座天秤傾斜的份量嗎?

第一章 料想不到的重逢及心之天秤

離開王都經過數天時間。
今天依然一成不變地沿著看不見盡頭的道路推進。真要說有所改變的地方,大概就是周遭的樹叢密度,已由雜木林提升至可稱作森林的境界吧。
「唉……我果然是病入膏肓了啊。」
「?您這話什麼意思呢?」
「沒什麼啦,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像這樣露出真面目行走於街道正中央,竟讓我感到渾身不自在啊。」
我如此回答因聽見我嘆了口大氣而主動出聲詢問的米娜莉絲。
最近,也就是在第一輪移動時,受到公主等一干人馬緊咬不放的追擊影響,根本就不像現在這樣輕鬆愜意。
當時我要嘛就是利用月黑風高的夜晚,不僅將『闇精靈之衣』的能力發揮至極限,還搭配妨礙他人認知的心劍能力,以如此耗費集中力的魔力運用手法隱藏行蹤,不然就是透過【天邪鬼之鏡刀】徹底改變自己的外貌來躲避追擊。
是說我活用後者那種方法的次數少得可憐,基本上幾乎都是利用前者那一招就是了。
我好像只能變換成另一張固定的相貌,而那張相貌似乎是特別漂亮的美少女,因此不管怎麼做都會顯得格外醒目。
直接目睹過我另一張變身相貌的人並不多,而等級高到可以看穿我偽裝變身的高手也是少之又少,但在逃亡期間變得那麼醒目沒啥好處可言。而且主動靠近搭訕的男人,絕大多數都超越了不是只用一句噁心就能帶過的境界。
「因此,最近我從沒像這樣趁著太陽高掛的大白天走在大馬路上啊。縱使有,也是混進某個商隊之中,刻意壓低兜帽避免被人看清自己的長相就是了。」
就算現在回想起來,那仍是一段那麼悶到極點的逃亡之旅。
前提是假如漫無目的的逃亡行動,可以用『旅行』來加以形容的話。
「坦白講,就連像現在這樣跟妳一同展開旅程,都讓我覺得有點不太對勁。畢竟當我混進商隊時,都未曾與周遭的任何人打過交道啊。」
問題並不是出在米娜莉絲身上。只是由於太過習慣所謂獨來獨往的生活,導致我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對應這種有伴的旅程。
「這段往事,跟您所說『病入膏肓』一詞又有何關連呢?」
面對一臉不可思議地提問的米娜莉絲,我如此作出回應。
「只是光明正大地在大太陽(*)底下行走,居然會感到忐忑不安,這讓我不禁覺得自己已完全沾染上犯罪者的壞習慣了啊。」
明明沒有如此繃緊神經的理由,我卻提心吊膽地感到坐立難安。
虧我一再被教導千萬別做有愧天地定理的事情,如今卻是落得這種德性。
這是孩提時代所受的教育,也純粹只是我與父母親之間的小小約定,不過看來我似乎又毀約了。
(反正當我打定主意展開復仇大計之時,就註定沒機會在受盡折磨之前先一死了之了吧。)
「老天爺(*註:原文為?天道?,有“太陽”及“老天爺”的意思),嗎?」
「啊,這個世界基本上並沒有信奉太陽之類的概念對吧?」
也許只要找一下就能在某地發現類似的宗教,但至少就我所知,在這個世界並沒有把太陽當成信仰對象的宗教。
這個世界的宗教或是正派也好、邪門也罷,種類可說是相當繁多,但一般而言可分成神祇信仰及精靈信仰兩大類,除此以外的宗教就算存在,也幾乎不為人知。
「在我的故鄉有把太陽當作神明崇拜的傾向。因此流傳著一種人只要為非作歹,就會覺得良心不安而不敢面對太陽的說法。」
「哦……原來天底下還有這麼不可思議的思想啊。」
「嗯,畢竟我的故鄉是個號稱有八百萬天神,不僅太陽,就連平常使用的道具都有神祇寄宿在其中,簡直毫無節操觀念可言的國家呢。」
就某種層面而言,這算是一種滿積極正向的思想,但我覺得連我們日常使用的茶碗、茶杯,甚至茶壺都有付喪神寄宿其上的想法,實在有夠膽大包天就是了。
儘管不太清楚實態為何,不過得知這世上似乎真有個自稱神祇的角色存在之後,我就更不由自主地產生了這種想法。
「反正我大概再過不久就會習慣,妳不必太過在意。」
沒錯,人類就是一種習慣成自然的生物。
就跟我先前已經習慣孤獨到了認定自己形單影隻是理所當然的地步一樣。相信我遲早也能再次習慣像這樣光明正大地邁步行走。
更何況,我已不打算再透過善惡來決定自己的下一步行動。
因為我已深刻地學習到那種無聊透頂的判斷標準,究竟害我錯失了多少重要的事物。而今後我也必定……會逐步完成無論在誰看來都是大錯特錯的事情。
「那先撇開不談,今天的課程1來嘍。」
「唔!?」
我邊切換思緒邊停下腳步如此宣稱,米娜莉絲聞言立刻一鼓作氣換上嚴肅神情。
在旅途中,只是單純移動未免太過無趣,因此我動不動就會為了提升米娜莉絲的基礎能力,而展開這樣類似修行的特訓。
而『課程』一詞就是開始特訓的暗號。
「附近好像有滿美味可口的獵物,設法揪出目標的行蹤。由於對方非常擅長擬態及隱藏氣息,因此妳就算依靠肉體感覺也絕對無法發現喔。」
見米娜莉絲一聽我吩咐她揪出獵物便開始抽動鼻子,我便如此出聲提醒她。
獸人的身體能力很高。這代表嗅覺等五感的敏銳度自然也不在話下,而米娜莉絲大多都依靠她的靈敏感官偵測敵人的動靜。
此舉本身並無不妥,也是很理所當然的反應,但安於現狀就不是好事。
過度依賴某種索敵方法,反過來說就形同對能夠避開該種手法的敵人束手無策。
有句俗話說“截長補短”,在這個世界若放著能夠修正的弱點不管,那簡直就是一種極端愚不可及的想法。
換句話說,在無法發揮長處的場合不僅會失去優勢,還會連帶自曝其短。而在戰鬥中更會因此衍生出致命破綻。
這類破綻,可以輕易要了一個人的命。
「捕捉目標身上的微弱魔力氣息。就跟妳分辨氣味的要訣一樣,找出魔物身上沒能完全隱藏起來的魔力交界點。」
(難度有點太高了嗎?)
實際上,我也是為了幫米娜莉絲找個有助她修行的對象而聚精會神地偵測周遭氣息,才好不容易找到了這個目標物。
偵測魔力乃是一種言詞難以形容的感覺。
說穿了就是類似在視野模糊不清的狀況下凝神注視;或者像是在隔著一面牆壁的狀況下,聽出混雜於喧囂聲中的某個特定人物之微弱嗓聲一樣,是一種難以捉摸的感覺。
由於要用言詞加以講解實在太過困難,因此絕不能錯放這種大好機會。
「那是一隻只要找得到就能不費吹灰之力輕鬆解決的獵物。然而肉質相當鮮美,就拿來當作今天的午餐食材吧。」
這種魔物的外表雖然非常那個,可是肉的滋味卻是極品中的極品。
甚至在日本也有養殖類似的食用動物,只要能設法克服外觀所帶來的印象,這種魔物絕對有辦法在我個人的美味魔物肉排行榜上名列前茅。
「找、找到了,就在那邊!!」
『呱啊啊啊!!』
米娜莉絲射出的匕首,伴隨著“咻”的一陣微弱破風聲響沒入樹陰之中。
隨後只見一隻渾身顫抖不止,大小跟山豬沒啥兩樣的青蛙,彷彿從原本看似空空如也的地方緩緩滲透出來一般現出蹤影。
『皮利亞巨蛙』
那隻青蛙乃是另一款名叫『純種蛙』,體積跟日本百元硬幣差不多大的小型青蛙突變種。
「這、這隻魔物……真的能吃嗎?」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