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重生勇者面露冷笑,步上復仇之路
  • 原文書名: 二度目の勇者は復讐の道を嗤い歩む
  • 集數: 第1集
  • 作者:木塚 ネロ
  • 插畫: 真空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露露
  • 出版日期:2017/6/19
  • ISBN: 978-986-486-406-5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被召喚到異世界成為勇者的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宇景海人捫心自問。
受到他人乞求協助,於是我成為勇者、打倒魔王,拯救了這個世界……所有隊伍成員卻彷彿說著我已經沒有用處般──背叛了我,將我設計成世界的敵人、變成人人喊打的對象。我被那些自己視為同伴、曾經苦樂與共的傢伙冠上莫須有的罪名,最後悽慘地死去。在臨死之際,比起祈求救贖,我選擇詛咒,我要千般、萬般折磨再殺掉那些傢伙──甦醒之後,我發現自己帶著遭到背叛者殺害的記憶,回到了被召喚到異世界的那個時刻。公主、魔術師、聖女、騎士、商人和王……我一定會殺掉所有人!
用最殘酷的方法,給予他們無可救贖的痛苦,讓其溺死在慘嚎的血之深淵!!
我和共有復仇之心的獸人少女一起踏上旅途!
異世界復仇勇者的奇幻故事!「────來,開始復仇吧。」

(2017年6月19日上市)
相關資訊
「不斷地思考、思考、思考,找出這個世界上最殘酷的復仇吧!」
「我一定會報仇的。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


序章

骯髒,汙穢,令人反感,作嘔。
再次環顧四周,放眼所及盡是這種人。
帶著笑容背棄離叛,笑嘻嘻地踐踏善意,在鬨笑中心懷鬼胎。
為了這些傢伙拚死奮戰,的,我,簡直就是個白痴,真恨不得痛毆當時的自己。可惜時間無法倒轉,徒留絕望般的悔恨。
只能怪自己至今為止都未能洞察這一切,會有這樣的下場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儘管如此,我還是覺得難以接受。
我感受自己生命的泉源隨著插在胸口的劍一點一滴流逝,看著圍繞在我四周的同伴──應該說是我原以為是同伴的傢伙。
「…………成功了。」
「嘖,還真是頭怪物。」
「不過總算是解決了。這一切都要感謝神是神明的引導,讓我們淨化了這世間的邪巨惡啊。」
我怎麼會相信這些傢伙……
啊,這一定懲罰吧;懲罰我盲目聽信他人的話語。
我會好好記取教訓,要是能有第二次機會,絕對不會犯下相同的錯誤。
所以,如果真的還有下一次,我一定會把他們全都殺了。

殺死公主,殺死騎士,殺死村人,殺死魔法師,殺死戰士,殺死聖女,殺死武鬥家,殺死暗殺者,殺死舞孃,殺死商人,殺死國王,殺死女王,殺死貴族。

我要用最殘虐的方法,緩慢長久地折磨他們,把他們殺個精光。
為了確保來世也不會忘記這次的教訓,我將這個誓言狠狠地、確實地刻鑿在內心深處。

【系統訊息:復仇聖劍已經解放。】

在意識逐漸朦朧之際,我聽到了一??道聲音。
但我的身體卻已經無法動彈,一點辦法也沒有。??
『吶,咱們是不是在哪個地方做錯了呀……要怎麼樣才能一直存留在那個遊戲般的時間之中呢……還是說,打從一開始,這就是注定無可避免的……如果,還有機會再相遇的話,希望能以不同的方式……』
最後出現在我腦海裡的身影,是我不得不以刀劍相向的那名少女。
被喚為魔王的少女,也和現在的我一樣身上插著劍,臉上浮現了無可奈何的虛弱笑容。
「……咕嗚、啊哈哈噗嘔!啊哈嘔……啊咳哈嘔噗哈哈哈哈哈!!!!」
笑聲隨著嘔血自她我的口中湧出。
說起來還真是好笑,長久以來被視為世界之敵、勇者宿敵,而被迫征戰的魔王,其實才是最瞭解我的人。恐怕連小丑的舞蹈都沒有這麼滑稽呢。
「嘖,怎麼還沒死啊!」
「別理他,反正他已經沒有力氣再站起來了。只不過,要淨化巨惡得花多一點時間吧。」
「是啊,他現在頂多只能乾瞪著我們罷了。」
聽到那些傢伙再度發出了訕笑,我也不得不承認他們所說的得沒錯。
我已經失血過多,恐怕連好好思考的力氣也沒有了。
……因此,從我口中流瀉出來的,是牢牢刻劃在本能的念頭。
「哼、我一定會、殺光你們所有人的……」
喀嚓!HP已經消耗殆盡,我的意識逐漸沉入黑暗的幽谷中。
我──宇景海人就此死亡。(插圖P11)


系統訊息:訓練模式結束。
經過時間:044年9898天1717時5252分3535秒。

依照經過時間,扣除等級及經驗值。
由於扣除值大於所獲經驗值,等級回歸初始設定。
負債20000點。
依照經驗值,等級上限每10級進行調整。

扣除值超過負債上限。
將依據不足之扣除值,執行相對應的剝奪‧扣除技能。
剝奪‧扣除技能成功。技能全部初始化。

扣除值超過技能,將執行固有技能「心劍」的形態剝奪。

……因【復仇聖劍】效果,作業失敗。

剝奪處理中止,執行封印處理,累積經驗值可解除封印。
封印處理成功。5858種「心劍形態」中,5353種遭到封印。

扣除值全部處理完畢。

進行回溯模式開始地點的準備作業……完成。
執行回溯模式至開始地點。


第一章 嗤笑重生世界

「歡迎您的到來,勇者大人,咕噗!」
一睜開眼睛,看到可恨的人似乎就站在眼前,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揍一拳再說。
反射揮出的拳頭正中對方心窩,公主愛蕾希雅‧歐洛雷亞搖晃著銀白色頭髮踉蹌地退後了幾步,痛苦地抱著肚子跪倒在地。
其實我原本瞄準的是臉部,但因為坐在地上,對方臉部在拳頭不可及之處,加上我的姿勢不好施力,因此這一擊的效果並不如預期。
「「公、公主殿下!!!!」」
周圍的騎士對於突如其來的事態反應不及,呆立了半晌,才紛紛趕向公主身邊。其中幾人急急忙忙詠唱起下級治癒咒文後,一道淡淡的光芒包覆著公主。
我看著眼前的光景,心裡充滿了無法接受的疑惑。
儘管我沒有使用武器,而且是在未經蓄力或強化之下,揮出這不盡人意的一擊,但對方在沒有魔法強化、祝福或裝備的保護下,居然只受到這點程度的傷害,實在是讓我想不透。
隨著這個疑問,對於眼前現狀的疑慮問也一口氣湧了上來。
「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在做夢嗎?還是死前的人生走馬燈?」
我明明應該死了,但低頭一看,我的身上一點卻異狀也沒有。
原本應該插在胸口上的『不死者皆殺寶劍』不見蹤影,身上也不是死前最後所穿的衣服。
而是我在四年前第一次踏入這個世界時所穿的黑色衣服。
也就是我──宇景海人當時所就讀的高中制服。
「你這混帳,到底在搞什麼鬼!!!!」
「就算你是勇者,也不該出手傷害公主!!!!」
其他騎士沒有直接衝上來,只是拔出劍指著我。他們充滿敵意,卻不帶有殺意的恐嚇,可能嚇得了還沒上過戰場前的我,但對現在的我而言可是連微風都不如。
我絲毫不理會他們,一心想釐清眼前的狀況。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這裡看來像應該是位於王都城堡內的召喚廳。
而我在昏死之前之前所在的地方,應該是位於祕境盡頭龍堂澱最深處的龍骸地之間才對。
兩地之間的直線距離少說也有一萬公里,就算使用轉移魔法,也至少需要執行十次長距離轉移。就連擁有驚人魔力量的魔王,也不可能在一瞬間抵達這裡。
……看來,這恐怕真的是臨死前的走馬燈吧。不過,這不僅僅是重現體驗,我還能這樣不疾不徐地思考,不可能是走馬燈才對。
如果是在做夢,那揮拳的手感與周遭的敵意未免也太具體了。但如果不是夢境,也不是走馬燈,我實在想不到任何理由能夠解釋眼前的狀況了。
「喂,你聽見了嗎!!!!」
「沒有。」
「什麼!?!?!?你這傢伙!!!!」
我隨口敷衍了對我不停大呼小叫的騎士,這行為似乎傷害了他們廉價的自尊心,原本的敵意出現質變,向著我的劍流露出真正的殺氣。
就在這一瞬間,我姑且不管顧因這不上不下的殺氣而感到乏味退縮的心理,身體已經率先做出了反應。
「咦?咕嘔!?!?」
我踩住對方向前踏出的腳,再順勢憑藉身體重量往手肘施力,朝喉頭重擊。而這一連串的動作,都是毫不留情地全力攻擊。
我受到召喚,成為勇者三年。
而在打倒魔王,失去用處之後,以戰後復興的活祭品為由遭到整個世界追殺了一年。
如果在感受到敵意時,無法毫不猶豫地展開致命的攻擊,恐怕無法存活這麼久吧。
面對這出乎意料的事態,騎士們再度驚愕地呆立在原地。而那個遭到攻擊的倒楣鬼撞上牆壁後,喉嚨半毀,口吐白沫,下半身也無法自制地流瀉一地。
「啊?頭沒斷呀?脖子經過精靈強化嗎?不對,我並沒有感受到那股魔力。說起來,我的身體好像格外沉重?嗯嗯~?」
在鴉雀無聲的房間裡,只有我的聲音迴盪著。
那個騎士感覺上極為普通,並非特別高強或精通技藝;雖然我沒有使用武器,但實在不應該只有造成這點傷害。
原本應該要脖子以上都扭轉了一圈才對,然而實際上卻沒有收到這樣的效果。
「羅、羅蘭!!!!」
過了幾秒鐘,其餘的騎士才從石化狀態中解除,慌張地聚集到受傷的騎士身邊,試圖詠唱治癒咒文,卻發現恐怕已經來不及了,便從腰間取出中級藥水塗覆在傷處。
「請、請問您有什麼不滿嗎、勇者、大、人……」
公主似乎已經復原,鐵青著臉戰戰兢兢地開口問道。我聽了之後,不自覺地全身散發出充滿殺氣的威勢,壓制了所有人的行動。
「妳還真好意思問呢,愛蕾希雅,真不愧是公主殿下。我有什麼不滿,還用問嗎?妳的聲音、眼神、長相、態度,我全都看不慣。光是聽到妳的口中說出勇者兩個字,就讓我想吐!」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