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
  • 原文書名: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
  • 集數: 第9集
  • 作者:榎宮 祐
  • 插畫: 榎宮 祐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憲權
  • 出版日期:2017/1/25
  • ISBN: 978-986-482-426-7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一切以遊戲決定的世界【迪司博德】──空與白終於擊敗神靈種。對於持續擴張的艾爾奇亞聯邦,全世界無不加強警戒,國內外緊張的情勢高漲──但是!……這些事姑且先放一邊。在城堡掛上『暫停營業』的牌子,放下內政不管的空白P,正傾全部心力要將神明‧帆樓打造成偶像……
就在混亂的情勢全力加速的時候,就像是看準了這個時機般,空的智慧型手機響起。位階序列第十位的『機凱種』……結束過去大戰的機械男子(愛因茲希)敬告──
「『心愛的人』啊,我好想你,來,讓我們培育愛苗吧!」
『最新的神話』休息一回合……!? 超人氣異世界幻想故事的第九集!!

(2017年1月25日上市)
相關資訊
──雖然突然,不過我們來講解前情提要吧。
可能會有人抱怨是不是有點太突然了?不好意思,恕我不接受那樣的申訴。
凡事往往需要『重新整理』。
當今這個時代,如果每次讀取進度都要看一遍前情提要,那個遊戲想必會獲選為GOTY(年度最爛遊戲)。
但如果只看一次的話,請懷著寬容的心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若您還是會在意,請直接跳過這段。

──故事舞台位於『盤上的世界(迪司博德)』
依據『十條盟約』,那個世界禁止所有的武力,一切以遊戲勝負決定。
降臨於那個世界的是──地球出身,長處只有玩遊戲的兩兄妹。
不,這樣的形容太簡略了,請容我鄭重更正。
這對兄妹──空與白是家裡蹲的廢宅,而且有溝通障礙。在廢人之道方面,研究頗深。
而他們另一個身分是在各種遊戲寫下『不敗』戰績的『空白』──兩人即一人的玩家。除了那個身分之外,兩人在社會上相當受到排斥。兩人所降臨的地方就是──『艾爾奇亞王國』。
它曾經被逼到只剩最後一座城市,是瀕臨滅亡的唯一人類種國家。
而空與白兩人不費吹灰之力就當上了艾爾奇亞的國王。
面對可以使用魔法和超能力等官方認可外掛的【十六種族】,這對兄妹接連和不同種族比賽遊戲。
不過,很遺憾的是,兩人跟愛、友情或正義這些優等生合不來。
他們帶領著欺瞞、舞弊、虛假、虛張聲勢、權謀數術等一幫損友,陸續以遊戲打敗天翼種、獸人種、海棲種以及吸血種。
最後終於連神靈種──『神』也敗在他們的手下。
他們不奴役、支配、壓榨那些敗者,
而是將之納入『旗下』,於是『艾爾奇亞王國』成為『艾爾奇亞連邦』,轉變為史上第一個『多種族連邦國家』,至今領土仍持續擴張中。
兩人僅僅花費了數個月的時間就完成如此豐功偉業。
靠著兩人的努力不懈,瀕死的都市國家艾爾奇亞,如今除了成為世界屈指可數的大國,同時也成為世界最大的威脅……不過這些事情先擺一邊。
凡事貴在持之以恆,即使他們是廢人,為這些功績鼓掌喝采應該也不為過吧。

話說回來……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熵增加原理』吧。(很多人都知道『熵增加原理』?不可能吧!物理的熱力學第二定律,太高深了!連「熵」這個字的讀音,都沒幾個人會唸耶。)
簡單說就是比起集中,萬物會更趨向於平均分散的原理。
這個道理很簡單,相信每個人都有類似的經驗。
比如說,要將房間收拾整齊很辛苦,要把房間弄亂卻輕而易舉。
博取意中人的好感很困難,被討厭卻只是一瞬間的事。
辛勤工作賺來的錢,拿去賭博很快就會花完。
以及要贏得遊戲需要孜孜矻矻的努力──輸掉遊戲則不需要……
就像這樣。
總合來說,破壞比建設容易,失去也比維持簡單。

──好了,前面都略過未讀的各位讀者們,
除了前情提要之外,我也順便來『爆雷』吧。
先前說到的空與白,他們兩人也遵守熵增加原理──失去了一切。
沒錯,就是一切,王位、全權代理者的寶座──全部都失去了。
他們累積起的一切成就,全都從一通電話開始崩壞。
手機在異世界不可能響起,先前也一直收不到訊號。不對,因為根本沒有朋友會打電話給他們,所以不管在哪裡,手機都不可能響起,如今卻響了。
他們覺得奇怪,接起手機一聽,電話裡傳來的話語是──

『懇請與我們見面,人類種之王啊。意志者啊,我們是──機凱種。』

■■■

──這裡是仍存在時的艾爾奇亞連邦‧艾爾奇亞王國。
堂堂聳立於首都中央的艾爾奇亞城──現在出現了一面看板。
巨大的看板吊掛在尖塔上,上頭堂而皇之地寫著:
──『歇業中』。

而在歇業中的艾爾奇亞城內……更正。
根據釘在石碑上的木板所寫,這座城似乎名叫※『989藝能公司』。(譯註:日文的989也可以讀作空白。)
在每個人都被命令休假,如今空蕩蕩的城內,
只有紅髮少女史蒂芬妮‧多拉──通稱史蒂芙的腳步聲響起。
「不行!!帆樓,妳那副模樣也想成為偶像天后嗎!?」
「……沒幹勁的話……就別跳了……!」
在同樣掛著木板,上頭的字如今被改成『練習室』的議事堂內──
「吾也不明白幹勁是什麼意思!可以不跳的話,吾就不跳了!!」
「什麼!!叫妳別跳妳就真的不跳,妳是現代小孩嗎!?」
「……就是因為這種態度……才會被稱為……寬鬆世代……!」
年幼少女哭喪著臉,抗議空與白的指示意義不明,而不折不扣是寬鬆世代的空與白,則是忍不住嘆氣。
前者是帆樓──她是一名少女,身後還跟著一個飄在空中的墨壺,高度大約與她的身材一樣高。
沒什麼好隱瞞的,她就是如假包換的神,位階序列第一位的──神靈種。
後者是空與白──上衣有『I❤人類』字樣的哥哥與白髮紅眼的妹妹。
雖然極力想隱瞞,不過很遺憾──他們就是艾爾奇亞的國王,兩個人都是。
神被兩個廢人弄哭──史蒂芙冷冷看著眼前的可笑光景。
「明天就是妳出道登台的大日子哦!!都已經到前一天了,妳那是什麼舞步啊!!」
但是空卻完全沒發現史蒂芙,只是專注於以誇張的言詞大肆批評帆樓。
空與白究竟在做什麼,甚至不惜封閉城堡?──眼前的景象就是答案。
也就是努力將神靈種──帆樓『打造為偶像』。
這個事實不禁讓人懷疑他們是不是瘋了,史蒂芙無奈地垂頭喪氣。
「帆樓可是依照汝等的指示在跳!汝等要明確指出問題所在!!」
聽到帆樓的抗議,坐在椅子上的空與白齊聲嘆氣,然後──

──兩人緩緩地站了起來,口中哼著歌,腳下踏出舞步。
就連史蒂芙也驚訝得說不出話──因為他們表演的歌曲與舞步,只能以完美來形容。
「呼……呼……!所以說就是要這樣跳!妳明白了嗎!?」
「……我、我沒有體力跳那麼多遍……請妳要明白。」
跳完後,空與白直接趴在地上喘氣。
「『跟先前的指示不同』呀!!」
但是帆樓大聲抗議,憤怒地跺腳。
竟然能讓神憤怒跺腳,在某種意義上也算是偉業了,只見兩人輕聲一笑──
「照著譜跳是外行人幹的事!『詮釋』樂譜,使觀眾熱血沸騰,那樣才是高手!」
「……雖然我們跳的時候都沒有觀眾……因為我們不是玩電視遊樂器……就是在沒人的時候玩機台……」
在音樂遊戲和跳舞遊戲都拿到最高分的兩人這麼說道。
對於帆樓而言,要完全模仿看過的動作是輕而易舉,然而──
「完全模仿是沒有意義的!妳不是機器,要投入感情啊!」
「可是何謂『詮釋』,汝需要明確定義是什麼感情呀!」
帆樓對著只會下達模糊指示的無能製作人喊叫。
……話說回來,在此之前,史蒂芙已經叫了空與白的名字四次了,但是──
「好了,帆樓!再從頭跳一次『天神summer救救我☆』!要開始囉!」
看來除非使用那個稱呼,不然他們是不會有反應的。
看到兩人維持一貫無視自己的態度,史蒂芙大大地嘆了一口氣,然後──喊出那個稱呼。

■■■

「Producer(製作人)────!!」
「嗯?哎呀,妳來了啊,經理。」
「……可以輕鬆點……稱呼『P』就好。」
聽到史蒂芙終於肯用那個稱呼,空與白這才回過頭來,故意裝得好像剛聽見似地。
「我以為你們是說笑……不,老實說我一開始就不認為你們是說笑。」
空與白只要說出口,就不會只是說笑。
事到如今,史蒂芙也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她雖然似乎也死心了,還是不免要問──在王城掛上歇業的牌子,讓城內所有的人放假,而且關閉城堡,這樣做到底有何意圖。
「即使如此,我仍是要向你們確認──你們讓內政停擺,是想要搞垮這個國家嗎!?」
她的吶喊還包含了另一層含意──艾爾奇亞國王的精神還正常嗎?
「欸~?不讓員工休息,人家會說我們是血汗國家呀……」
「總比被人說國王瘋了來得好吧!?」
但是空卻僅僅注視著帆樓的歌舞,一副懶得搭理的樣子。
「兩位知道現在外面的人怎麼稱呼你們嗎!?」
史蒂芙伸手指著他們說道。
空與白心想──嗯,怎麼稱呼我們呢?
接連打敗上位種族,甚至戰勝了神,……偉大的中興聖主?
空與白斷定,再怎麼樣也不會有那種評價,兩人只想到各種毀謗中傷的話語。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