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京都寺町三条商店街的福爾摩斯
  • 原文書名: 京都寺町三条のホームズ
  • 集數: 第2集
  • 作者:望月麻衣
  • 插畫: ヤマウチシズ
  • 系列別:輕文選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周若珍
  • 出版日期:2018/8/10
  • ISBN: 978-957-261-331-3
  • 新台幣售價:260 元
內容簡介
女高中生真城葵在京都寺町三条商店街裡的古董店「藏」打工。古董店老闆的孫子家頭清貴待人謙和有禮,直覺卻敏銳得驚人,是個有點「壞心眼」的京都男孩。一天,有位陌生客人帶來古董茶杯委託清貴鑑定,清貴立刻看穿那是贗品。不久又有一位自稱圓生的年輕僧侶出現,原來圓生是一名罕見的贗品製作師──超人氣輕推理作品第二集!
相關資訊
京都寺町三?商店街的古董店「藏」裡,有一位人稱「福爾摩斯」的奇妙男子;他擁有優異鑑定能力與敏銳觀察力,不是京都男人,而是「京都男孩」。
  
  「不,葵小姐,我之所以被稱為『福爾摩斯』,是因為我姓『家頭』的關係唷。」
  ──是的,家(福爾摩),頭(斯)。(譯註:日文中「福爾摩斯」發音為「????」,「家(home)」的外來語發音為「???」,「頭」可發音為「?」)
  「……你每次都這麼說。」
  
  這是一本以京都為舞台,紀錄著發生在福爾摩斯──家頭清貴,以及身為女高中生的我──真城葵身邊事情的愉快事件簿。
  
  序章  「夏日尾聲」
  
  從御池通往南穿過寺町商店街,途中會經過一間小小的古董店。
  招牌上只寫著「藏」一個字。這就是店名,而我──真城葵,就在這裡打工。
  店裡的裝潢融合了日本與西洋特色,洋溢著明治、大正時期的氛圍。古董沙發與櫃檯讓人聯想到古色古香的洋房會客室,宛如一間充滿懷舊風味的咖啡廳。
  略低的天花板上吊著一盞小型吊燈,牆邊豎著一座高大的立鐘,店內的架上陳列著各式古董和雜貨。
  現在在店裡的是老闆的孫子家頭清貴先生,綽號叫做「福爾摩斯」。
  他的身材清瘦,留著長瀏海,皮膚白皙,鼻子高挺,是個帥哥。
  
  「──葵小姐,妳怎麼了?」
  就在店裡的立鐘響起,告訴我們現在已經下午一點的時候,坐在櫃檯前的福爾摩斯先生一邊記帳,一邊這麼問道。他的視線仍停留在自己的手上。
  直覺敏銳的他明明沒有朝我這裡看,卻察覺到了我的視線。
  「啊,沒有,我剛打掃完,現在正放空。請問還有其他工作嗎?」
  我手拿著除塵撢慌張地這麼說。這並不是謊言。打掃完之後,我就只是注視著福爾摩斯先生端正的側臉而已。
  「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工作……那不如我們來上課吧。」
  「好、好的!我非常樂意!」
  我興致勃勃地大聲說,福爾摩斯先生開心地瞇起眼。
  「葵小姐,這裡不是居酒屋。(譯註:在日本,客人在居酒屋點餐後,店員習慣回答「我很樂意!」)那麼就請妳坐在櫃檯前吧。」
  「好的。」我點點頭,快步走向櫃檯。這時,福爾摩斯先生靜靜地站了起來,幫我把椅子拉開。
  「啊,謝謝你。」
  福爾摩斯先生對我輕輕點頭示意,便往裡面走去。
  一如往常,他的一舉一動都優雅又充滿氣質。
  我在這裡打工已將近五個月。每次看見他那優雅的行為舉止,都不免自我反省──我也應該表現得更成熟一點才是。
    
  「──今天請妳看看這個。這是家祖父的收藏品之一。」
  福爾摩斯先生從店內拿來一個小盒子,這麼說。
  他戴在手上的……並不是平常戴的白手套,而是黑色的手套。
  「福爾摩斯先生,你把手套換成黑色的啦?」
  因為我之前只看過白手套,所以覺得很新鮮,忍不住大聲說。
  「是啊,我也有黑色手套唷。妳不知道嗎?」
  福爾摩斯先生若無其事地說,同時在我對面坐下,小心翼翼地將盒裡的茶杯拿出來。
  「那我們就開始上課吧。」
  他將修長的食指豎在嘴前,露出一抹微笑。
  光只是把手套從白色換成黑色,氣氛就變得截然不同,令人莫名心跳加速。
  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陶杯。
  是的,所謂的「上課」,就是由福爾摩斯先生教我一些關於古董藝術品的知識。之前他雖然也會不定期地教我一些東西,不過正式進行「古董藝術品讀書會」,則是在我放暑假之後的事。
  因為放長假的關係,店裡希望我來打工的時間也變多了。
  但那並不是因為店裡有許多工作需要我做,他們只是單純需要有人待在店裡罷了。換句話說,也就是顧店的人手。
  基本上,這間店平常沒有什麼客人會進來,而打掃和確認庫存又沒完沒了,因此經常出現時間多到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情形。為了有效利用這些時間,福爾摩斯先生決定教我一些有關古董的知識。
  今天的這個茶杯,形狀叫做「碗形」,淡褐色的杯子上,有著用畫筆繪製的深褐色花紋。我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杯子。
  「……這是?」
  「這是古唐津茶杯。」
  「……古唐津。」
  「這是桃山時代在現在佐賀縣的窯燒製的。現在請妳先仔細觀察。」
  「──好的。」
  我仔細地盯著茶杯。這個茶杯雖然樸素,但是相當有質感;可是繪製在杯上的花,老實說看起來相當拙劣,讓人看不懂到底畫了些什麼。
  「……這好像畫得不是很好呢。」
  我忍不住老實說,福爾摩斯先生揚起了微笑。
  「是啊,但這也是古唐津特有的風味之一呢。人們常說古唐津是『喜愛陶器的人最後會喜歡上的東西』。它的特徵是土比較硬,刻意把杯底製作成有皺摺的模樣,而這種皺摺就叫做『縮緬皺』。」
  「縮緬皺……」
  我點點頭,從口袋裡拿出記事本,把福爾摩斯先生所說的話以及我自己感受到的東西寫下來。
  「……葵小姐,妳總是這麼認真呢。」
  「沒、沒有啦,因為假如不寫下來的話,我怕會忘記。難得福爾摩斯先生這麼親切地教導我,身為徒弟,這麼做也是理所當然的。」我對他擺出一個敬禮的動作。
  「什麼徒弟啦,我明明也還在學習,這樣講太厚臉皮了。」福爾摩斯先生苦笑著說,聳了聳肩。
  沒錯,這間店的老闆家頭誠司,是知名的「國家級鑑定師」,而福爾摩斯先生正是他的孫子兼徒弟。他現在也還在學習當中。
  「對了,所謂的學習當鑑定師,究竟是在做些什麼呢?」
  「這很難回答呢。總之就是要累積經驗,只能一直不斷去接觸真品。家祖父常說,只能注視著真品並且去感受它,鍛鍊你的心眼。」
  福爾摩斯先生一邊感慨萬千地這麼說,一邊把古唐津茶杯小心翼翼地收進盒子裡。
  原來如此──就在我用力點頭的時候,門上的來客鈴突然響了起來。
  「歡、歡迎光臨。」我趕緊站起來,向客人鞠躬。
  由於平常沒什麼客人光顧,所以每次遇到客人我都會很緊張。
  不過福爾摩斯先生卻完全無動於衷,他一邊把裝著古唐津的盒子放回架上,同時露出一個爽朗的笑容,說:「歡迎光臨。」
  這位客人是一名中年男子。
  他身上穿著帶有光澤感,看起來很高級的西裝,手上戴著金錶,手裡拿著一個包袱。
  乍看之下像是個有錢人。但不知為何,總覺得他有點不太自然,或是說不適合那身裝扮。莫非這個人是暴發戶?
  ……我在想什麼啊。或許是因為長期待在一眼就能看穿各種事情的福爾摩斯先生身邊,所以連我都不知不覺養成了任意評斷別人的習慣吧。
  「我想麻煩你幫我鑑定一下哩,可以嗎?」
  男子面帶笑容,走向櫃檯。
  「好的,請坐。」
  福爾摩斯先生揚起微笑,請對方坐下。
  「謝哩。」男子在櫃檯前的沙發坐了下來。
  「我想請你幫我看一下這個哩。」
  他立刻打開包袱巾,把包袱裡的盒子遞給福爾摩斯先生。
  (從盒子的大小看來,應該是茶杯吧?)
  我在與櫃檯有點距離的地方,一邊拿著除塵撢打掃,一邊偷偷觀察他們。
  「那麼請讓我鑑定一下吧。」
  本來就戴著黑手套的福爾摩斯先生打開盒子,從盒裡拿出一個茶杯。
  果然是茶杯。那是一個「半筒形」的茶杯,看起來沉甸甸的;土黃色的杯身上,畫著深綠色的花朵圖樣。
  「這是……」
  福爾摩斯先生彷彿看見了什麼有趣的東西,綻放了笑容。
  「其實我們家世世代代都在大阪經商,而這是在我家倉庫裡找到的。這是我已故祖父的收藏品哩,是不是叫做『黃瀨戶茶杯』咧?雖然聽說這是個好東西,但我對茶杯實在沒興趣哩。」
  可能是看見福爾摩斯先生對自己所帶來的茶杯感到興趣吧,男子顯得很高興,探出身子滔滔不絕地說。
  「黃瀨戶嗎?」
  說完這句話之後,福爾摩斯先生用眼角餘光瞄了我一眼。
  這是福爾摩斯先生的暗號,他正在用眼神問我:「妳覺得呢?」
  在從暑假開始的古董藝術品讀書會上,我已經學過有關「黃瀨戶」的知識了。
  我默默地點頭,再次仔細端詳這名男子帶來的茶杯。
  「…………」
  土黃色茶杯的表面沒有光澤,看起來堅固又厚重,也流露出歷史悠久的氛圍,乍看之下的確很像是黃瀨戶。
  然而它卻散發著一股怎麼也抹不去的「怪」。
  雖然只是我的猜測──這個茶杯應該不是真品。
  我沒辦法具體說出到底是哪裡不對勁,但就是覺得沒辦法接受。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