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百鍊霸王與聖約女武神
  • 原文書名: 百錬の覇王と聖約の戦乙女
  • 集數: 第15集
  • 作者:鷹山誠一
  • 插畫: ゆきさ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呂郁青
  • 出版日期:2018/9/13
  • ISBN: 978-957-261-747-2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鋼》族勇斗,與《炎》族織田信長展開劇烈衝突!
霍爾巴爾瑟終於被打倒了──以莉法的生命作為交換。但是在攸格多拉西爾滅亡的倒數計時之中,勇斗不能因此停下腳步。為了稱霸天下,他片刻不停地展開了下一個布局──昭告所有宗主務必歸順神帝。《炎》族織田信長當然無視勇斗的詔令,開始往北進軍。從未來被召喚到此處的兩名宗主,展開了劇烈的戰鬥。勇斗的作弊能力,對亂世英雄也管用嗎!?
備受注目的異世界奇幻戰記,風起雲湧的第十五集!!
相關資訊
「嗚嗚!父、父親殿下總算成為神帝了。真、真是令人感慨萬千啊!嗚嗚!」
約爾根灌著酒,百感交集地哽咽道。
他的年紀約莫四十五歲左右。
雄健魁梧的身材、光頭、眉毛與臉頰帶著刀疤,凶神惡煞般的外表。只要一瞪,就能把普通的菜鳥新兵嚇到落荒而逃。
真不愧是《鋼》族少主副手,兼《鋼》核心氏族《狼》的宗主──應該說,果然必須是這種重臣中的重臣,才能擁有這身氣魄與威嚴吧。
然而,這種等級的英雄豪傑,現在卻不顧顏面地在眾人面前放聲大哭,儼然是極為異樣的光景。
「約爾根大哥,還是就此打住吧。您最近喝太多了。」
如此勸誡約爾根的,是一名給人不祥之感的男子。
瘦削的雙頰、蒼白的肌膚、眼神銳利如隼鷹,散發出的氣場危險得有如死神。
「不要在這種大喜之日說掃興的話啦!你還是一樣陰沉呢,斯卡兄弟。有喜事時就該盡情地喝!這才是人生啊。咕嚕咕嚕咕嚕,噗哇~~!」
但是約爾根不在意他的勸誡,反過來說教一番後,將杯中麥酒一飲而盡,對著斯卡維茲的臉,大大噴出一口充滿酒味的氣息。
這種醉法實在頗為惡質,但如果是今天,確實也是沒辦法的事。
因為,約爾根打從心底懾服、敬愛的那男人,終於爬上全攸格多拉西爾的頂點──神帝的寶座了。
「您上次也是這麼說,結果隔天頭痛宿醉到直說再也不多喝了不是嗎?請考慮一下自己的年紀,這樣喝對身體很不好的。」
「哼,不管什麼時候死,我都無憾了。父親殿下不但決定在這個世界定居下來,甚至成為神帝,如此一來我們《鋼》的未來肯定昌隆永安,我可以安心去了!咕嚕咕嚕咕嚕,呼啊~~!」
「快別說這種話了,約爾根大哥現在依然是《鋼》不可或缺的中心人物呢。」
「哦!你也挺會說好聽話的嘛,哇哈哈哈!」
約爾根大笑起來,用力拍打斯卡維茲的背部。
他手勁極大,絲毫沒有收斂的意思,就連一向面無表情的斯卡維茲也不禁皺眉。
「不用擔心啦,我也不打算這麼早死。至少要拜見過父親殿下貴子的尊容才行嘛。而且我還想親眼看到女兒嫁人的模樣呢。」
「這麼說很好。」
「話說回來,斯卡兄弟,你呢?」
「我?」
「當然就是這個啊。」
約爾根豎起小指,奸笑起來。
好幾年前,斯卡維茲痛失了愛妻、愛子。
也許是受傷極深吧,在那之後,斯卡維茲不再續弦,一直保持單身。
「都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你也該放下過去,積極向前看了吧。」
「哈哈,我已經受不了家人比我早走的事了。」
斯卡維茲輕笑著,小口小口地啜飲麥酒。
「而且,沒有家累,孑然一身的話,有什麼萬一時也比較沒有懸念。」
「哼,小鬼頭說什麼乳臭未乾的傻話。」
「咯咯,沒想到我年過三十,還會被稱為小鬼頭呢。」
「哇哈哈,看在我眼裡,你確實就和剛出生的雛鳥沒兩樣。再說,順序也錯了吧。」
「順序?」
「如果要走,也該是我先走。年紀大的先死,這才是一般的道理嘛。」
忽然,約爾根沁出一股哀愁的氣息,他以難以言喻的笑容,感慨良多地道。
畢竟是這種戰亂的時代。
他肯定目睹過無數比自己年輕、很疼愛的後輩們先走的場面吧。
會有所感傷,也是當然的。
「不這樣可不行哪……」
約爾根說著,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



ACT 1

「對不起啊,只能幫妳辦這麼寂寥的喪禮。」
勇斗以沉痛的表情皺著眉,抱歉地說道。
他是攸格多拉西爾很罕見的黑髮黑眼少年。
儘管才十七歲,但已經是帶領原本弱小的氏族,不斷擴大版圖,最後登上神帝寶座的稀世英雄了。就連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強者,也都會被他身上發出的驚人氣魄震懾。可是,現在的他,身上沒有絲毫的霸氣。
那也是當然的。
因為在他眼前,一名少女正躺在棺木裡,被花掩沒。
少女的名字是,希格德莉法。
她是勇斗的第二正妃,婚禮一結束,就立刻離世了。
這兒是巴拉斯佳爾宮殿深處的某個房間。儘管有十數人到場為她送別,但畢竟是前代神帝的喪禮,就這點而言,人數還是少得異常。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假如莉法大人完婚後立刻逝世的事傳出去,肯定會出現傷害父親大人威嚴的負面批評。莉法大人絕不樂見那種事發生。」
法古拉培爾以平淡又堅毅的語調說道。
聲調中帶著一絲顫抖──這點勇斗自然發現了。
這也是當然的。
就連勇斗自己都如此悲傷了。
更何況是身為希格德莉法同乳姊妹,而且把她當成親妹妹疼愛的法古拉培爾。
可以想像,她會有多麼哀痛欲絕。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啊……」
儘管點頭同意,但勇斗的聲音反而更加沉重了。
身為神帝,希格德莉法非常清楚政治的機微。在臨死之前,她殫心竭慮地做好各種安排,以免自己的死拖累勇斗的名聲。
說起來,這場只有親密友人才能參加的低調喪禮本身,就是莉法事前安排好的。
除此之外,為了不在死後造成混亂,她早就在各方面幫勇斗做好交接的準備了。
就這點而言,只能說,不愧是從小學習治國之術的皇家公主,才有辦法做到這些事。
勇斗真的覺得她幫了大忙。
打從心底感激她。
但也正是因此,才會滿心慚愧到不能自己。
「那傢伙為我做了這麼多,我卻完全無法報答她的恩情……就連最後的送別,都只有這種程度……」
勇斗咬住下唇,低著頭,無法再說下去。
希格德莉法對他實在情深義重。
最大的恩情是:奮不顧身地把被送回現代的勇斗,再次召喚到攸格多拉西爾。
在那之後,她不但爽快地把神帝的位子禪讓給勇斗,而且在大地震之後,還以歌聲幫勇斗安撫民心。
假如沒有她,《鋼》肯定不會有今日的昌盛,不只如此,說不定早已被敵國殲滅,不留形跡了吧。
對這種大恩人,自己究竟回報了她什麼呢?
雖然莉法總是說──光是和勇斗以及《鋼》的眾人在一起,她就覺得很幸福了。可是相較於莉法的恩情,勇斗還是覺得無以為報。
「請別在意了。還不如說,比起隆重的喪禮,莉法大人更喜歡這種型式的告別呢。」
「是嗎?」
「是的。反正都是要前往瓦爾哈拉,比起表面隆重,其實沒人發自內心哀悼的喪禮,還不如被深愛自己的人包圍,含淚緬懷追思更有意義呢。莉法大人一定會這麼說。」
面對求救般發問的勇斗,法古拉培爾用力點頭。
法古拉培爾是莉法的同乳姊妹,也是莉法的心腹部下。既然她都這麼說了,勇斗也稍微覺得輕鬆了一點。
當然,罪惡感和後悔沒有完全消失。
但正是因此,勇斗才會再次立下決心──
──我一定會拯救攸格多拉西爾的人民!


「菲麗希亞,把所有部將集合到謁見廳。盡快!」
默思完畢,勇斗倏然轉身,外衣隨之飛揚。
剛才那個憂傷到無法自己的少年已不復存在。
現在在這裡的,是在戰場上出生入死過無數次,全身殺氣騰騰的老將。
但是,對於朝夕相處了四年,於公於私都支持著勇斗,甚至成為側室的菲麗希亞而言,勇斗正在逞強,是一目瞭然的事。
「哥哥大人,至少今天休息一下……」
「放心,我沒問題。」
「可是……」
「而且現在讓我做點其他事,反而可以分散注意力。」
「……我明白了。」
既然勇斗說成那樣,菲麗希亞也只能點頭了。
不久之後,《鋼》軍的主要將領全數集合在巴拉斯佳爾宮殿的謁見廳裡。
昨天是他們敬愛的誓盃之父,勇斗登基為神帝──全攸格多拉西爾的正統統治者──的,值得紀念的大喜之日。
因此,除了極少數知道真相的人之外,在場者全都有些心浮氣躁。
「今日召集各位,沒有其他要事,就是為了討論昨天莉法在婚禮上說的,攸格多拉西爾即將面臨的,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機的對策。」
勇斗開門見山地道。眾人驚訝地瞪大眼睛。
的確,他們依稀記得莉法在婚禮上提過此事。但是當時的氣氛並不沉重,而且婚禮後的宴會極其熱鬧。這件事就在大口喝酒,放聲高歌,盡情狂歡之中,被眾人排除在意識之外了。
「莉法的話不是恐嚇,也沒有誇張的成分。不久的將來,攸格多拉西爾將會出現前陣子的大地震完全無發相比的天地異變,最後沉入海中。這是註定的事實。」
「「「「「!?」」」」」
眾位將領紛紛動搖了起來。
畢竟,這個說法實在太誇張了,令人難以置信。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