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百鍊霸王與聖約女武神
  • 原文書名: 百錬の覇王と聖約の戦乙女
  • 集數: 第6集
  • 作者:鷹山誠一
  • 插畫: ゆきさ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文渠
  • 出版日期:2016/1/21
  • ISBN: 978-986-462-833-9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神帝希格德莉法突然出現在勇斗面前。君臨整個攸格多拉西爾的她,竟然長得和勇斗的青梅竹馬美月如出一轍。雖然勇斗對這件事感到驚訝,但還是招待微服出遊的她前來自己的宮殿。勇斗從她那裡聽說了能夠回到現代的線索,因而希望大增。但就在這時,勇斗的宿敵・虎心王史坦索爾率領《雷》的軍隊來襲!勇斗準備了新的奇策迎戰,可是卻……!?

(2016年1月21日上市)
相關資訊
PROLOGUE

幢幢燈火將室內映出一層薄紅。
空氣中濃烈地充斥著男女交媾後特有的,混合了體臭與液體等氣味而成的妖魅氣息。
「呼……」
隨著滿是倦怠,又帶著某種滿足感的嘆息,女人從床鋪上挺起汗水淋漓的身體。
她瞥了一眼背對自己入睡的男人。
女人一直很清楚,這個男人對自己連一絲一毫的愛情也沒有。
對他而言,自己不過是用來達成目標的道具而已。
可是,女人認為這樣也很好。
情啊愛啊什麼的,是霸者不需要的東西。
女人喜歡勇猛強悍的男人。
也喜歡聰明的男人。
更喜歡野心勃勃的男人。
支持、扶助那種男人,看著他有朝一日成為天下的霸者。
那就是女人的夢想。
老人家總是愛說,被男人愛、被男人寵才是女人的幸福。
但女人並不那麼認為。
她想主動去愛、去寵溺具有霸王資質的男人。
協助擁有霸王資質的男人爬到更高的地位,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
因為看出這男人具有那樣的資質,所以女人或明或暗地扶持男人、用盡所有手段也要讓那男人成為天下霸者。
女人下了這樣的決心。
為了那男人,就算變成惡鬼或羅剎也無所謂。女人早已有所覺悟。
有必要時,不論什麼事,她都做得出來。
就算那些事違背了男人的想法,她也在所不惜。


ACT 1

「別隨便碰妾身,你這下賤的東西!」
低頭看著跌坐在地面上的醉漢,莉法悍然說道。
她是有著一頭雪般的白髮、面貌姣好的少女。身上穿戴著無數貴金屬製的飾品,看得出身分相當高貴。
「莉法」是只有極少數人才有資格使用的暱稱。她的全名是希格德莉法,是神聖阿斯嘉特帝國的第十三代神帝。
原本她是這種出入於市郊酒館的下賤之徒,別說碰觸了,就連用眼睛瞧上一眼都不允許的天上之人。
光是得到直接和她說話、聆聽她聲音的機會,就已經是至高無上的幸運了。但是豈有此理,這男人居然摟著她,甚至把嘴湊了過來。
實在是罪該萬死的行為。對莉法來說,只把男人扔出去,他就應該感謝自己大人有大量了。可是,
「妳說什麼!?」
醉漢原本就滿臉通紅,現在因為怒氣,臉變得更紅了。他憤恨不已地爬了起來。
一點也沒有反省的意思。
「真是比傳聞中更糟的地方呢。全都是些鄙俗下賤之人。」
莉法聳肩嘆道。
說起來,瀰漫在這室內的空氣讓她很不喜歡。光是呼吸到這股空氣,腦子就開始朦朦朧朧的。說真的,她覺得很不愉快。
也許就像兩名隨從說的,別來這種地方比較好。
「啊啊!?老子不知道妳是何方神聖啦,不過妳可別太囂張哦,臭婊子!」
也許是對莉法那從容不迫的態度感到不滿。男人恐嚇似地狠瞪著莉法,壓低聲音惡狠狠地吼道。
像是以那聲音為暗號似地,好幾名喝醉的客人紛紛從店裡的各個角落出現,開始包圍住莉法。看樣子,剛才大吼的那個男人是這些人的首領。
被五名喝醉酒的男人包圍。如果是普通的少女,在這種情況下應該除了恐懼害怕之外什麼也做不到吧。但是莉法卻毫不動搖。
莉法是整個攸格多拉西爾的世界裡,人們傳說恐怕沒有第三人的,擁有雙符文的英靈戰士。
這種程度的小嘍囉,就算乘以兩倍,被十個人包圍,她也有全身而退的自信。
總之,先從那些吵得要死的傢伙們開始收拾吧。就在她這麼打算時──
「等一下!等一下!你們冷靜點!」
一道與這種場所完全不搭嘎的少年聲音響起。
從被醉漢人牆包圍的莉法角度無法看清詳細情況,但是那少年似乎是因為聽到吵鬧聲而趕過來的。
可是,被那種小鬼頭勸告,怒氣是不可能平息的。
「啊啊?你是啥傢伙!?」
「想多管閒事的話就從你開始打哦?」
就像莉法的推想,果然變成火上加油的情況了。
雖然如此,畢竟對方是特地過來當和事佬、極為難能可貴的少年。莉法不忍心見他被捲進麻煩裡;而且追根究柢,都是因為自己微服出巡才會惹出這件事的。
(快點把事情解決掉吧!)
莉法深吸一口氣,開始提高身上的咒力──
「肅靜!你們認不出站在這裡的大人是誰嗎!?容我僭越告訴你們!這位可是第八代《狼》的宗主周防勇斗大人哦!」
緊接著響起的少女大喝聲嚇得莉法瞬間把凝聚起來的咒力散光了。
並非因為音量大而被嚇到。不,的確是有點因此受驚沒錯,但是莉法的本事可沒有不濟到會被那種小事影響,而害咒力的控制力出錯。
打亂莉法集中力的原因是,少女說出的那個名字。
《狼》的第八代宗主‧周防勇斗。在神聖阿斯嘉特帝國的高層之間,被斷定為「黑者」的男人之名。
他,現在人在這裡?
「哈啊啊?妳白痴嗎!」
「宗主大人怎麼會在大半夜跑來這種偏僻的酒吧……咦!?」
「啊、啊、啊啊啊!」
醉漢們原本都一副「這傢伙在說啥瘋話?」的表情,可是到最後,說話聲開始因恐懼而顫抖起來。
似乎是看準了醉漢們的變化,剛才的少女再次說道:
「宗主在此,爾等小民還不速速下跪!」
「「「「是、是────!」」」」
醉漢們一齊應聲跪伏下來,勢道之猛,連額頭都快直接撞上地面了。
光是這種反應,就能明白這些人有多麼畏懼《狼》的宗主。
人牆消失,莉法的視線不經意地與少年對上。
就莉法看來,那是一名沒有什麼特殊之處的少年。
年紀大約比莉法大上一、二歲吧?個子雖高,但是身材清瘦,看起來不是很強。而且長相也離凶惡遠得很,應該說,根本是張穩重溫和的面孔。
既然是即將毀滅帝國的魔頭,莉法以為他一定長得有如凶神惡煞。正因為如此,見到本人後反而覺得頗為洩氣。
硬要說他有什麼值得一提之處,那麼就只有一點,亦即那好像要融入夜晚黑暗中似的,漆黑且不祥的髮色與瞳色吧。
「什麼!?」
另一頭的「黑者」也在見到莉法後露出驚疑不定的神情。
像是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之物般的眼神。
不過,莉法早已習慣那種眼神。
(哼,反正是被這不祥的髮色和瞳色給嚇到了吧。明明你也半斤八兩不是嗎?)
她不由得自嘲地笑了起來。
但是,「黑者」接下來說的話卻出乎她意料之外。
「美月……?」
他呆呆地說道。那是神帝未曾聽過的語彙。
莉法搜索著腦中的記憶,果然沒有印象。
「……美月?那是什麼?」
莉法皺著眉頭,訝異地問道。
「啊,啊啊,對不起,因為妳長得很像我認識的人,所以……」
「哦?和妾身很像?那她的出身應該相當高貴吧?」
「不,只是個鄉下女孩而已。」
「你對第一次見面的人講話很沒禮貌呢。」
「呃?……啊!我不是說妳長得很像鄉下女孩……咦?」
彷彿事到如今才發現似地,黑者盯著莉法的服飾端詳了起來。
雖然有點沒禮貌,不過就任由他看吧。
對邊境鄉下人的無禮行為寬宏大量、不加以計較,這才算是王者的度量吧。
「哼哼。」
莉法炫耀似地,故意挺直背脊,撥了撥頭髮。
她身上穿的衣裳是以從極為遙遠的東方進口的絲綢製成,質地細緻又帶著光澤,高級的質感是其他布料無法比擬的。作為扣環使用的裝飾品也都是以純金打造,而且胸針上還鑲著紫水晶。
這是攸格多拉西爾的文化中心之地,格拉茲海姆的上流貴族之間現在最流行的服裝款式。
這下子你可終於知道誰才是鄉下人了吧?莉法信心滿滿地看向黑者。
「這麼高級的服飾,妳到底是什麼人……?」
正如所料,他的眼睛睜得老大。
這反應讓她有些消氣,於是莉法將手放在胸口,自報名號道:
「幸會,《狼》的宗主。能在這種場所見面,真是奇遇哪。妾身是※1賈爾家的家長,※2斯韋格基爾的孫女,名為莉法。」(※譯註1:典出北歐神話的貴族始祖賈爾〈Jarl〉,意思為「王侯」。 ※譯註2:典出北歐神話的瑞典國王之名斯韋格基爾〈Sveigðir〉。)
嗯,妾身完全沒說謊哦。莉法在心中追加道。
只是省略了很多真相沒說而已。
假如身為神帝的事曝光,她很有可能被充滿野心的宗主監禁起來,被當成傀儡操弄。但是以莉法的言行舉止,想裝成平民老百姓又太困難了。
因此她採納了乳兄──《劍》的宗主法古拉培爾的意見,假扮為具有皇族血統的公主。
「!三大皇家之一!?」
黑者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氣。
賈爾家是為數眾多的皇族中,被稱為最接近皇位的「三大皇家」其中一家。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