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百鍊霸王與聖約女武神
  • 原文書名: 百錬の覇王と聖約の戦乙女
  • 集數: 第3集
  • 作者:鷹山誠一
  • 插畫: ゆきさ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文渠
  • 出版日期:2014/12/18
  • ISBN: 978-986-382-307-0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勇斗如今以《狼》族宗主的身分成為屹立不搖的存在。然而,勇斗在兩年前剛剛誤闖這個世界時,只不過是個不成熟的「少年」罷了。當時讓他有所成長的,是菲麗希亞和茵格莉特等美麗的女武神們,以及一位可靠的大哥……。在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勇斗是如何躍升到王者之位的呢?這次帶來霸王降臨篇《前傳》!(2014年12月18日上市)
Prologue

  「兄長大人,身為您的義妹,我衷心祝賀您納進兩位新義女。也非常感謝您邀請我來此參與盛會。」
  黎芮兒輕輕拎起裙襬,優雅地屈膝向他行禮。
  年齡約莫十五、六歲的她,是個嬌俏可愛的少女,別看她如此,她可是擁有優秀的行政能力,是名副其實的《角》族宗主。而且,不愧為前任《角》族宗主之女,受過英才教育,嫻熟宮廷禮法,行為舉止有模有樣。
  今天預計從正午開始舉行誓盃儀式,讓他和前一陣子在對《雷》戰役中立下大功的艾爾貝緹娜和克莉絲緹娜這對雙胞胎交換親子誓約。因此,他在離開宮殿前往聖塔做準備的途中,便與黎芮兒不期而遇。
  「嗯,謝謝妳特地遠道而來。」
  「嘻嘻,只要能見到兄長大人,這點距離算不了什麼。」
  「是、是嗎?」
  勇斗回應的語氣有點僵硬。
  他曾經拒絕過黎芮兒提出的結婚請求。儘管如此,她仍然把他當作一名異性來傾慕,讓他不知該以何種態度應對。
  即使是年紀輕輕便擊破四大氏族、名聲撼動整個攸格多拉西爾的英明宗主,也不擅長應付男女問題。
  「兄長大人於我有此生無以回報的大恩。您協助我族收復舊土一事,無論如何言謝,都不足以傳達我心中的感激之情。」
  「那是合乎表現的回報吧。妳不必這麼客氣啦。」
  在先前對《雷》的戰役上,狼族雖然成功奪下敵方三座城寨,但他仍將其中一座位於凱爾姆特河附近的城寨──原先是黎芮兒的親生父親赫朗格尼爾一代在《雷》族侵略下被奪走的土地──讓給了《角》。
  《雷》族實力堅強,若少了黎芮兒的協助便很難獲勝。而且在前陣子的戰役中,《角》也受到不少損傷。身為一名上位者,當然要公允地論功行賞。
  「拉斯穆司的情況如何?」
  勇斗不喜歡受到過度吹捧,便抓住機會問道。
  《角》族少主拉斯穆司被《雷》族宗主史坦索爾打碎右肩骨,至今仍在療養中。那是他的慣用手,聽說可能再也無法上陣殺敵了。除此之外,《角》還失去了另一位珍貴的英靈戰士。
  與《雷》一戰之下,光看結果可以說是《狼》族大勝,但實際情況絕對稱不上是輕鬆取勝。身為《雷》族宗主的雙紋英靈戰士史坦索爾是很棘手的強敵,不愧虎心王之名。
  他所留下的傷痕絕對不淺。
  「多謝您的關心。他的燒退了,食慾也很旺盛,精神相當不錯呢。」
  「這樣啊,那就太好了。」
  雖然在誓盃關係上,黎芮兒是義親,拉斯穆司是義子,但在她的親生父親赫朗格尼爾過世後,聽說一直是由拉斯穆司來擔任黎芮兒的監護人。
  拉斯穆司已年過五十,而且攸格多拉西爾和勇斗待過的二十一世紀相較之下,醫療水準極為低落。那種傷有可能成為奪走性命的原因。聽到他的狀況日趨穩定,最放心的人一定是黎芮兒。
  「……對了,兄長大人,您聽說了嗎?」
  黎芮兒壓低嗓音說道。
  勇斗見狀,立刻明白她所指何事。
  「妳是說史坦索爾(那個笨蛋)還活著的傳聞嗎?」
  「對,雖然我一時之間不太能相信……」
  「是啊,我也覺得應該是謠傳,不過……」
  勇斗也面露難色,輕輕嘆了一口氣。
  三個月前被他擊破的《蹄》,聽說也因為英雄尤古偉的死,造成原本順從的周邊氏族紛紛獨立,因此勢力一蹶不振。
  光是一名強大領導者的死亡,就意味著國家的衰弱化,讓其他國家逮到機會乘虛而入。隱瞞領導者死亡的事實,假裝人還活在世上,這樣的事情在歷史上屢見不鮮。
  日本歷史上也有類似例子。據說被譽為甲斐之虎的戰國大名‧武田信玄,便吩咐手下諸將隱藏自己的死訊長達三年之久。
  依照常理推斷,史坦索爾未死的消息極有可能也屬於那一類的隱匿之舉。但根據曾經跟他交手過的斯卡維茲和吉可露妮說,史坦索爾是背離常識的怪物,因此,他說不定還活著……這個可能性不能排除。
  如果此事屬實的話,那就不能置之不理了。
  「等儀式結束之後,我立刻讓克莉絲去調查。」
  今天將正式成為勇斗義女的克莉絲緹娜,不僅是擁有《驅風者》符文的英靈戰士,收集情報的能力也不能等閒視之。交給她處理的話,應該可以獲得確切的情報。
  「哎呀呀,小女怎麼了?」
  一個諂媚的嗓音插了進來,那溫和的語氣實在很像是裝出來的。對於這種彷彿蛞蝓般黏滑的噁心嗓音,勇斗再熟悉不過了。
  他轉過身,也同樣裝出笑臉說道:
  「喲,伯特韋德兄弟,你已經來了啊?」
  「哈哈,畢竟我的一對掌上明珠即將成為大哥的義女了呀。身為父親,見到兒女隆重踏上新的旅途,實在歡喜之至,內心急切不已,才會火速趕來。」
  伯特韋德露出諂媚的笑容。
  雖然他體態臃腫、髮量稀疏,是個看上去非常不起眼的中年人,但他是《狼》的另一個鄰國──《爪》的宗主,近鄰各族都知道這個男人是一名大意不得的梟雄。
  他曾經親手將《狼》推入危機之中的記憶仍歷歷在目。
  「哎呀,話說回來,勇斗大哥竟然如此輕鬆就打敗了那個虎心王……。這令我覺得,在攸格多拉西爾裡,已經沒有人能贏得過大哥了呢。」
  即使是做過那些事的他,現在也搓著手對勇斗阿諛奉承。
  勇斗瞥向身旁的黎芮兒,立即發現對方正仰望著自己,眼中閃耀著莫名的憧憬與尊敬之意。
  過去威脅到《狼》的存在,現在都一一順從於勇斗。他不禁意識到歲月的流逝。
  「我只是比別人更受上天眷顧而已,本身並沒有多厲害。戰爭也要看時運啊。這個世界沒有好混到凡事都能進展得如此順利吧。」
  面對讚賞之詞,勇斗故意冷淡地回應道。
  這是他毫無虛假的真心話。勇斗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是個擁有傑出能力的人物。
  他客觀地認為,一切都是拜不知為何有訊號的智慧型手機所賜,他才能發揮領先攸格多拉西爾數千年的二十一世紀之現代知識,使用別人絕對不會的密技。
  正因如此,無論出現怎樣的成果,他都不會滿足於現狀,更不忘積極提升自身實力以守護大家。
  這種永無止境的上進心,才是勇斗最可怕的才能,也是最不同凡響之處,然而他本人對此並沒什麼自覺。
  「嗯?怎麼了嗎?」
  勇斗忽然發現伯特韋德正目不轉睛地觀察著自己,於是詢問道。
  伯特韋德雖然笑咪咪的,但眼神卻像盯上獵物的爬蟲類一樣可怕,令人感到不太舒服。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您真是一位令人敬畏的人物。儘管擁有如此成就,卻一點兒也不驕矜,我深深覺得自己實在有眼無珠。……如果他因此得意忘形的話,我就能逮到可趁之機,但現在這樣子就沒戲唱了。」
  「我要是得意忘形的話,只會吃上苦頭罷了。」
  雖然勇斗並沒有聽到伯特韋德那番自言自語,卻偶然說出了相同的話,並聳聳肩。
  沒錯,他就是一時得意忘形,把那些年紀比自己小的人當作對手,企圖藉此來滿足虛榮心,才會被丟到這個時空不明的異世界裡。
  然後又不懂得靈活運用知識,被知識牽著鼻子走,將借物之力錯當成自身的實力,因而失去了重要的人。
  沒錯,兩年前的他,真是一個愚蠢至極的小鬼……

ACT1

  「好痛!」
  脖子上傳來的刺痛讓勇斗回了神。
  雖然他不小心看著宛如神話女武神般端莊神聖的美貌出了神,但現在並不是傻傻看著對方的時候。
  「你沒聽到嗎?我在問你是誰!?」
  女武神甩動銀色髮絲,以尖銳冰冷的嗓音問著他。
  即使勇斗看得出來她似乎在質問什麼,卻完全聽不懂她說的話。
  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落入這種情況之中。
  勇斗是就讀於市立八尾國中的一般國二生。在青梅竹馬志百家美月邀請之下,參加了試膽大會。當他試圖用智慧型手機的前置鏡頭拍攝供奉於月宮神社的鏡子時,就聽見奇妙的聲音,等他回過神來,人已經在這裡了。
  他明明應該在室外才對,這裡卻是室內;而且,不管是眼前的少女也好,或聚集在她身後的男人們也罷,長相都明顯不同於日本人。
  「快回答!」
  伴隨著一絲不耐的嗓音,銀髮女武神用劍身挑起勇斗的下巴。
  感受到那冰冷的觸感,勇斗的背脊不禁顫抖了起來。這一把抵在他喉頭上的金色利劍,絕對不是什麼玩具。他迅速理解到自己現在正處於生死關頭。
  「I…...I am Japanese. My…...My name is Yuto Suo.(我、我是日本人。我、我的名字叫作周防勇斗。)」
  總而言之,勇斗就用爛到不行的英語說明自己的身分,並且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敵意。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