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4
  • 原文書名: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
  • 集數: 第4集
  • 作者:榎宮 祐
  • 插畫: 榎宮 祐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憲權
  • 出版日期:2014/1/28
  • ISBN: 978-986-348-094-5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4.遊戲玩家兄妹遭遇現實戀愛遊戲而逃》
在一切都以遊戲決定的世界【迪司博德】──面對能夠驅使魔法或超能力的眾多敵人連戰連勝,至今仍保持不敗紀錄的最強遊戲玩家兄妹『空白』,其實也有〝兩個〞他們仍未成功破解的遊戲……
此時有位人物前來拜訪在東部連合享受悠閒假期的兩人,她就是吸血種少女‧布拉姆。空與白雖然拯救了種族的危機,但是她所提出的遊戲內容正是兩人尚未破關的遊戲之一「現實戀愛遊戲」──以碧藍的大海為舞台,戀愛的花朵即將綻放了嗎?
這次要走輕鬆路線,炙手可熱的異世界幻想小說,輕鬆愉快的第四集……?(2014年1月28日上市)
相關資訊
這是比海更遙遠,
久遠得遙不可及的一段《童話故事》──

某個地方有位美麗的公主,
她有一頭令月亮稱羨的金髮,
明亮的眼眸讓繁星相形失色,
美妙的聲音即使小鳥也為之羞慚。
她的美貌響譽七大陸塊,
世界各地的男人紛紛前來向公主求婚。

公主這麼說了:
「誰能送給我世界上最好的禮物──我就將我的愛獻給他。」
於是眾多男子帶著令人炫目的寶物前來求婚。
金銀財寶固然不用說,
公主更收到超過百筆的領地,成千的城堡,上萬的奴僕。

但是公主一點也不滿意。
「我要更美麗、更寶貴的東西。」
於是又有更多男人送來獨一無二的寶物。
世上絕無僅有的愛情誓言固然不用說,
公主更收到世上唯一的祕寶、天上無雙的神物。

然而公主還是不滿意。
不論怎樣的美,也比不上公主美;
不論怎樣的愛,對公主而言也理所當然;
不論怎樣的寶物,公主都已經擁有。
──這世上再也沒有任何珍寶,可以使公主驚奇了。
即使如此,公主仍然這麼說:
「來人啊──還有沒有更加美妙的寶物呢?」

──就這樣到了某一天,
一位王子來到公主面前。
王子和公主所見過的任何男人都不同,
他既年輕又強壯,卻是一身寒酸的穿著打扮;
身上也不像攜帶了任何財寶。
但是王子卻獻出『小小的寶物』,並且說道:
「我要獻上一個公主絕對不曾見過的寶物。」
看到王子獻出的──這世上最美麗的寶物,
公主不禁為之讚嘆,
進而對王子許下愛的誓言。
那項寶物是──

…………
「──就是這個!這才是『真正的愛』呀!」
《她》用力地闔上手中的書本大喊道。
就這樣,《她》為了追求『真正的愛』而進入漫長的睡眠。
等待持有童話故事中那個『小小的寶物』的男人出現的那一天。
──卻絲毫沒有考慮過,那將招來什麼樣的後果。

……《她》所閱讀的確實是《童話故事》;
不過,追求童話故事而進入睡眠的《她》的故事,卻不是《童話故事》,
那是比海更為遙遠,八百年前的──

愚蠢得令【十六種族】的任何人都不禁失笑的一段──《史實》。


簡易模式

獸人種的國家──東部連合,位於首都『巫雁』的郊外。
有一座前東部連合駐艾爾奇亞大使──初瀨伊綱的宅邸。
類似茶室建築的一棟木造房屋裡,飄散著新製榻榻米薰香的房間內。
在非常適合以草木皆靜來形容的寂靜暗夜中,只見一個人影晃動著。
「……白,妳醒著嗎?」
人影自被窩悄悄爬起,對著旁邊輕聲問道。
……沒有回答。
旁邊只有安穩的呼吸聲傳來。
確認了這個事實,人影點了個頭,鬼鬼祟祟地開始行動。
儘管匆匆忙忙,卻仍屏住氣息,不發出一點聲響,摸索著枕頭邊。
然後手一抓到目標中的物品,立刻一聲不響地移動至房間角落。
「確認右邊沒人,左邊沒人,除了白以外,大家都不在。」
人影口中如此唸唸有詞,一邊操作著手上的東西,只見那個人的面容在黑暗中浮現。
那是一名黑眼黑髮,眼窩下還浮現黑眼圈,使得面相更加惡化的青年。
他是空,十八歲,人類種最後的國家艾爾奇亞,兩位國王中的其中一位。
只見那位國王小心地警戒著四周,左手捧著平板電腦,右手拿著面紙盒,輕聲細語地宣言道:
「現在正是我排出累積已久的毒素時刻!!」

──真是個變態。
見到『國王』那種模樣,國民大概也會「OH……」的悲傷哭泣吧。
但是,請先等一下。
他與妹妹一起,被從異世界召喚至這個『一切以遊戲決定的世界(迪司博德)』,至今已有兩個月餘。
他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裡,登上被逼至窮途末路的人類種的王座,與妹妹一同經歷無數死鬥──制服能夠利用魔法、異能作弊的其他種族,奪回人類種的國土,如今甚至發展至併吞世界第三大國的地步。
他──空在那一連串激烈的戰鬥中,與無數的女生──不僅限於人類,還有天翼種、森精種、獸人種──有過好幾次的接觸,她們在遊戲中或洗澡時也曾數度裸露肌膚,但是每一次空都只能轉過頭,一個人玩沙,而平板電腦和智慧型手機裡,記錄了那世外桃源殘渣的動畫,卻因為妹妹總是陪伴身邊,至今他一次也沒看過……
所以該怎麼說呢,
他一直無處發洩啊──!
對於那樣的男人,指責他只是個變態,這樣合理嗎?
──啊啊,沒錯,女生們啊,妳們儘管輕蔑他沒關係。
可是各位男生們,你們應該能夠體會吧!
一個十八歲處男能夠忍耐到今日,只要想到那鋼鐵般的意志,怎不令人熱淚盈眶呢!
那已經足以令人肅然起敬了不是嗎?
那已經足以稱之為──『愛』了,不是嗎?
年紀尚幼的妹妹固然不說,
他為了保護周圍眾多的少女而克制自己的衝動──
那樣高潔的志氣──不是『愛』是什麼呢?
……有人能反對吧──不,沒有!
應該沒有……吧?
「想罵我變態的人儘管罵吧,我已經瀕臨極限──不對,這是崇高的行為啊!!」
懷著如此悲壯的覺悟,他──空將手伸至褲襠──

「那、那個……不、不好意思……」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空發出有如女孩子般的悲鳴,嚇得跌在榻榻米上。
一聲悲鳴──卻有三個人做出反應。
「……哥……要做就安靜做……」
爬起來不再裝睡,一頭純白長髮,冷冷地睜著紅色眼眸的妹妹──白。
「唔……還有其他人在不是嗎?伊綱也要一起睡、得斯。」
從天花板裡側探出頭,一頭黑髮帶著獸耳的獸人種女童──初瀨伊綱。
「有人膽敢冒犯主人嗎?要砍嗎?要砍下賊人的腦袋嗎!?」
就在各擁不同意圖的三道聲音響起之中,
空倒在榻榻米上,一邊重新穿好褲子,一邊受不了地大叫:
「這個世界沒有『隱私權』的概念嗎!?我遭受嚴重的侵害了吧!!」
然後就在他連拉鍊也拉上的時候,

「話~~說妳是誰啊!竟敢偷窺他人賢者般的行為!」
當空指著某個方向這麼大叫時,全員好像終於發現了異狀一般,視線往他所指的方向集中。
只見有個人影,彷彿融入暗夜一般,靜靜地坐在那裡。
房間裡昏昏暗暗──即便如此,那欠缺存在感的人影仍是非常不自然。
「哎呀──」
在指尖點起魔法光源照亮房間的吉普莉爾,好似很不愉快地歪起了嘴唇。
「我還以為誰有那麼大的本領呢,能夠接近主人還不被我發現──原來是『吸血種』啊。」
「吸、吸血種?」
聽她這麼一說,空等人再次將視線移向那個『人影』。

在光線照耀下終於現出身影的是一身黑色裝扮,彷彿將黑夜穿在身上的少女。
一頭藍色短髮,燦爛地閃爍著妖異光輝的紫色瞳眸,白色的牙齒,背上有著宛如蝙蝠般的小翅膀。
雖說以人類而言,她看起來就像是十五、六歲的少女,不過原來那正是『吸血鬼』。
她的模樣就和空與白所知的一樣,正是出現在創作中的吸血鬼造型。
──『超脫死亡者』、『不死王』、『暗夜的支配者』……
正如無數的異名所示,他們是受人畏懼的種族──不過,就這名少女的情況來說……
「……我、我不行了……拜託……請救救我……」
──她憔悴的臉色,衰弱無比的聲音,將恐怖的印象全然抵銷了。

「你們還是老樣子,在隱密幻惑──在偷偷摸摸、逃避躲藏方面,擁有耀眼的才能呢……」
「真可惜──」吉普莉爾語帶譏諷地接著笑說:
「我還以為你們終於有效活用那樣的才能,已經無聲無息地滅亡了呢,真是遺憾之至。」
「吉、吉普莉爾還是這麼言詞辛辣呢。」
看到她痛罵一名奄奄一息的少女,就連空也不禁感到可怕。
不過伊綱輕巧無聲地從天花板上跳了下來,她也側著頭感到疑問。
「伊綱也聽爺爺說,吸血種大概已經死在路邊了吧。」
「……咦?」
吉普莉爾的尖酸言詞,純粹是她毫不留情的真心話。
但是伊綱卻只是用字遣詞不當而已,她並沒有惡意。
也就是說,他們本來是應該已經滅亡的種族──?
「……【十六種族】……位階序列『十二位』……『吸血種』……」
看到空有所困惑,白出言相助。
她從被窩中爬出來,唸出她記住的情報:
「……吸取其他【十六種族】的血──靈魂……得以延續生命的……種族。」
然後白又繼續說道:
「然而……十條盟約……」
這時空「啊」的一聲,嘴角不住抽搐。
──『十條盟約』。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